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三章 师徒离别

至于回到林府,林涉等人对林宁提升之快的震惊与对凌逸的感激之意,便不再多提,在林家休整齐聚了几日,林宁对林涉提出了外出游历的请求,而游历的方向,恰好是凌逸所建佛殿的方向……
放走了凶兽,林宁深深看了旁边百丈远处的两处木屋,而后轻叹一声,快步奔回那许久未回的林家府邸之中。
这一刻,修炼不过区区几年,林宁便是从灵基后期一举跃升到丹融初期,这般修炼速度,便是凌逸都难以比拟!
唯有林宁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从丹田中发出,原本浑圆的五色元力丹逐渐现出裂痕,而那裂痕中一道道五色华光如冬后春笋钻了出来,继而伴随着最后一声轰响,元力丹终是彻底碎开,在林宁丹田中化作了一个五色元力漩涡……
许久,林宁头顶元力漩涡徐徐收敛,元力光柱也随之渐渐变细消失,林宁引导着体内暴增数倍的浑厚元力从灵脉各处直奔丹田元力丹而去,受到元力一波波猛烈冲击的五色元力丹少顷之后便出现了细密裂纹。
感受了一下充满力量的美妙意境,林宁畅快一笑,随即起身走到凌逸身前道:“师尊,简直无法想象,居然这么几年时间,我便是一个丹融期修士了!和-图-书
咔嚓,咔嚓——
凌逸闻言解释道:“这是我的道侣,身份没有问题,殿主他知道此事,你带我们过去就可以了。”
在林宁的牵引之下,天地元气中五行元气被一点点剥离聚集在了他的头顶,一个五色元力漩涡悄然成型,待至元力凝聚到极点,那元力漩涡仿若一个倒扣的水缸,由于积水过满,溢了出来,一道五彩光柱悍然灌向林宁头顶,在这元力光柱的轰砸下,林宁稍有长高的身躯猛然一阵,随即缓缓平静下来,牵引着元力漩涡灌输下来的元力与自身灵脉内元力融合,以达天人合一之境。
凌逸上前摸了摸林宁的头,温和笑道:“你师尊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能教你的也全传授给你了,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如果对为师产生太强烈的依赖性,对你以后的成仙之途有百害而无一利,等为师走后,去和你爷爷商量一下,最好外出历练一番,切记,游历之时面对任何陌生人都要保持距离,出门在外,你只能相信自己,好了,看你体内元力也足够浑厚了,现在席地而坐,准备迎接你人生中最后一次元力灌顶吧,等到成就丹融期,以后再作突破,便是要历经天劫了m.hetushu.com。”
林宁认真的点点头,躬身诚挚道:“师尊教导之恩徒儿定永世不忘!”
见林宁进入突破状态,凌逸心神一动,便将早已以融宝之术融入宸苍界本体的碧清萧幻化了出来,手持翠绿清透玉箫,缕缕浊元力掺杂在箫声中散出,一曲令人心神安稳、情绪平缓的箫声悠然飘荡开来。
林宁望着凌逸二人远去的身影,眸中含泪跪在地上连连磕了三个响头,随即起身吸了吸眼眶中的泪水,低声喃喃道:“放心吧师尊,宁儿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知使者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使者大人莫怪。”三人落座,邹旗双手抱拳,开口冲着凌逸恭敬道。
邹旗应是,面容粗犷的他其实心地十分细密,并未询问凌逸不自己前往血殿反而让他引领是因为什么,况且对于这般做法,他也乐得如此,毕竟血殿门徒中能够与血殿使者接触之人寥寥无几,这等机会,可是求都求不来的,目光投在柳芸晴身上,随即一触即离,邹旗出言问道:“不知使者大人身边这位是……如果不是我血殿之人,进入血殿主城可能会有些麻烦……”血殿势力庞大,由数十个大小城池环绕林立而成,分为主城副城,和*图*书副城与仙郡大多城池一样,只要缴纳灵石便能进入休息或者开设店面、购买修炼材料,主城则不同,想要进入血殿主城,必须是血殿弟子,而且还得是非外围血殿弟子,有这般要求,也是为了防止有其他势力奸细进入其中,扰乱血殿内部关系。
元力丹碎,灵涡现,即为丹融期之状!
回身看了看那四座庞大兽笼,林宁走到兽笼前将剩下的十几只零散凶兽放了出来,任其在树林中跑走消失,凌逸离开之前,已经为这些凶兽解除了禁制,只是碍于林宁往日的凶狠杀戮,若非实际对战激起这些凶兽的狠辣本性,一般情况下它们便向现在这般,畏畏缩缩不敢再对林宁生出歹意。
不过话说回来,林宁与凌逸没法作比,一来凌逸本身浊灵脉本就比其他灵脉宽阔强韧,能够吸收的元力多,提升境界所需付出的努力就多,二来林宁不像凌逸那般,修炼之时伴随着种种磨练厮杀,再加上修炼前面这几个境界本就容易提升,林宁又有凌逸安魂曲在一边辅助,晋升一事自然易如反掌,不过以后林宁再想进阶,花费的时间就要多上许多了。
林宁重重的点了点头,心智早熟的他明白凌逸离开定是有其必须离开的理和图书由,既然无法挽留,倒不如在以后的日子里用自己的方式去报答凌逸教导之恩,待将来二人再次相见,也好用自己强大的实力证明凌逸没有收错他这个徒弟,抛开离别烦绪,林宁席地而坐,丹田五色元力丹在其神识操控下滴溜溜旋转起来,一道道元力光条从中剥离飞出,灌入四经八脉,在他身体中不停冲撞!
“师尊你是要离开了么?”
出城后,三人点地升空,化作三道惊虹直奔血殿主城而去,没过多久,三人便来到了血殿主城门外,两名守城弟子一见邹旗到来,急忙躬身迎接,邹旗点头示意,便欲带着凌逸二人进入城内,这时两名守城弟子突然在凌逸二人身前伸手看向邹旗阻拦道:“邹大哥,这两位是……”
邹旗恍然,而后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们此时启程?”
凌逸笑着拍了拍林宁肩膀,也不再多言,扭头望了一眼身边一直默默观看的柳芸晴,略一示意,二人便是走到一起驾空而起,浮在半空中,凌逸低头看向林宁说道:“想要再遇到为师,就努力变得更强吧。”说完,凌逸便牵着柳芸晴的玉手,往那驯兽阁所在交易城池方向飞去,想来有了邹旗的引导,进入血殿会省去不少麻烦。
“嗯。和_图_书”凌逸点头,与柳芸晴一同起身,跟在邹旗后面往城外走去。
凌逸点头欣慰一笑,回应道:“将来的提升之路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好在你已经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凭借为师教你的种种神通,足以在丹融期圆满修士一下横行了,为师之前交代你的话务必牢记,性命丢了,可就什么都没用了。”
凌逸摆摆手,随即说道:“无妨,你安排一下,找个人暂且照看这驯兽阁,带我们前往血殿。”
林宁的话问出口,凌逸也不禁心中泛起了波动,说实话,在教导林宁的这段时间里,是他极少数能够与世隔绝、不参与修真界险恶争斗的平静日子,而且伴随着林宁每一次境界、实力、法术领悟上的进步,凌逸都会真心为其感到高兴,同时也会为自己收到这么一个心智坚毅、天资卓群的徒弟感到自豪,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得不离开这里,去追寻更高的境界,去迈向那一个个遥远的承诺。
林宁后面的事情凌逸并不知晓,在他看来,任何一名修真界里想要成仙的修士,必须探索自己独有的道路,一味倚仗外力将来成就必定有限。带着柳芸晴赶到驯兽阁,在邹旗盛情的招待下,三人齐聚在了驯兽阁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