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战血辉

对于三者的行礼,血辉没有理睬,而是径直走到凌逸与柳芸晴面前问道:“你二人是何身份?怎么以前在主城中没见过你俩?”
血色手指猛然攻来,凌逸冷哼一声,随后不躲不闪,神识一动召出由宸苍界本体幻化而出的血灵剑,如今的血灵剑经过宸苍界融宝之术的加强以及凌逸自身实力的晋升,其宝器实力已经能被发挥出下品劫宝的能力了,堪称凌逸如今攻击类宝器的最强之物!
“你们三个站住!”一名身材清瘦,面容毫无出彩之地,看起来二三十岁模样的修士路过凌逸三人后,突然回过头来将三人叫停,那两名正因为邹旗教训而嘀咕不停的守城弟子一听身后这一喝声,急忙走到那说话之人旁边,看清那人相貌后,立即躬身抱拳道:“见过血辉大人。”
那名守城弟子恭敬的接过血殿令,而后又把血殿令给身边的一名守城弟子看了看,最后确定了令牌的真伪,连忙将令牌送回凌逸手里,再次躬身致歉道:“不知使者大人驾临,弟子稍有怠慢之处,还请大人莫怪。”
这时邹旗迈着脚下步伐快步来到血辉身旁,出言刻意压低他那洪亮的声音解释道:“启禀血辉大人,这位是殿主新任命的血殿使者。”
两名守和-图-书城弟子一听“使者大人”四个字,急忙露出一脸恭敬之色,躬身退开,凌逸才要迈步入城,那两名守城弟子似是又想起了些什么,后退两步再次拦在凌逸和柳芸晴身前低声道:“使者大人可有血殿令?不是我等不相信大人身份,只是碍于职务本分,还请使者大人见谅!”
法令低喝落下,一道血色漩涡骤然在血辉胸前浮现流转,待血辉将神识锁定凌逸,抬指向其一点,一根成人臂粗的血色手指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从血色漩涡中冲出,滴滴殷红鲜血悄然滴落,此时若是仔细观看那血指表面,便不难看到,血指四周手纹清晰逼真,宛如血色巨人断下来的手指一般!
“大胆!本使者现在认为你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待将你拿下再慢慢拷问!”血辉看凌逸与柳芸晴要走,大喝一声瞬间移到凌逸身旁,抬手就要狠狠抓向凌逸肩膀,感受到肩上袭来的攻势,凌逸拦腰把柳芸晴抱入怀中,脚下一蹬往前暴掠出几丈距离,躲开了血辉的擒拿。
血殿主城的这两名守城弟子一把将凌逸与柳芸晴拦在了邹旗身后,闻言邹旗回过头来,狠狠瞪了那两名守城弟子一眼,用其洪亮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个小子找死是不是和*图*书?这是我们血殿新加入的使者大人,赶紧让开!”
“血神指!”
说话之时,血辉渡劫前期的威压瞬间笼罩住凌逸的身躯,对此凌逸淡然一笑,撤去身上部分幻息术,显露出窥灵期圆满之境、火、血双属性灵脉的讯息来。“出门在外,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把境界压低了一些,在下凌逸,的确是殿主新任血殿使者,这是血殿令。”说着,凌逸再次取出血殿令,把令牌隔空操控着递到血辉身前。
“血魔?!”凌逸心中暗暗记下此事,打算一举击溃血指,谁知不等凌逸出手、更不待血辉加大攻势,血灵剑剑身骤然一闪,那道变得逐渐虚幻的血指倏地一下,被血灵剑抽离成丝丝血条,吸进了剑身。
等凌逸身形站稳,松开柳芸晴的纤腰示意其靠后站站,转而把目光投在了一脸狠色的血辉身上。“别惹我。”简单的三个字并无太大的语气波动,但其中蕴含的冷意却是任谁都能感受到。
凌逸点头,也不多说,回头看了柳芸晴一眼,便是往城门内走去,邹旗则是狠狠敲了那两名守城弟子的脑袋一下,吹胡子瞪眼的责怪了两句,见凌逸二人已走,又赶快跟了上去,谁知三人才进入城门,连城墙还没穿过,麻烦又和-图-书来了。
血殿之人本就好战斗勇,血辉话毕,邹旗以及那两名丹融期圆满的守城弟子不仅没有阻拦之意,反而一个个露出炽热眼神,期待二者的交锋,谁知凌逸根本不为所动,面色平淡的说道:“既然血殿不欢迎凌某,这血殿不进也罢。”说完,凌逸也不管血辉追要血殿令,牵着柳芸晴的纤手便欲往城门外走去。
血辉眉头一皱,放出神识探入凌逸体内,随后目光阴冷的问向凌逸道:“你只有丹融期圆满修为,殿主会任命你为血殿使者?你叫什么名字!可有血殿令?!”
不错,发出童音的正是血灵剑剑灵小十,与血神指对峙少顷的它突生亲切之意,才出声说出那般话来。“嗯,主人,我感觉这血元力似乎……似乎和我最初的主人血魔有关……”
对此,凌逸只是轻哼一声,眼中轻蔑之意十足,而事实上,凌逸也有资本无视血辉的霸道。
忽然,一道稚嫩童音透过神识从凌逸脑海中响起,持剑淡然对峙血指的凌逸眉头一挑,传音回应道:“小十,你说这血元力的味道熟悉?”
血辉一把抓下血殿令翻看了几眼,而后并未将血殿令归还给凌逸,继续不依不挠的说道:“敛息之法倒是有些门道,居然连我都看不出来和-图-书,不过这不足以证明你可以拥有血殿令的实力,想成为血殿使者,先从我手里把令牌抢走再说!”
但凌逸是否真的身处困境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血指临,血剑对刺而去,无数道血色华光在这一次碰撞中不断四射飞溅,在凌逸如此强硬的正面撞击下,血剑剑尖就那么被他直直对向血指指尖,凌逸本人丝毫不为所动,反观血辉释放的那根血指,则是不断流散着威力,正当血辉脸色阴沉,准备掐诀继续往血神指之中灌输元力时,异变突生!
血辉这次出手虽然看似十分随意,但却蕴含了他五六成的速度,能够在这般情况下躲开他攻击的人,在窥灵期内几乎没有,因此凌逸放下冷话后,血辉看向凌逸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重视起来,当然,只是“有些重视”。“呵,窥灵期中能与我血辉这么说话的人还真是少见了,若是你执意不与我走,让我仔细拷问一番,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对于两名守城弟子的谨慎小心,邹旗刚欲怒喝责怪,凌逸则摆手阻拦下了邹旗,随后把手一翻,取出一块通体血红色,上面印有一个金色“血”字的令牌递到其中一名守城弟子手里。
见凌逸一脸嗤笑的表情,血辉心中怒意更甚,不再多言,一层www.hetushu•com层血红色元力渐渐环绕血辉周身,其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眼也徐徐变得血红,血眸之中嗜杀、残忍之色十足!而在这城墙中空的城道入口内,周遭空气也因血辉释放的浑厚血元力染上了一层猩红,血腥气味一直蔓延到凌逸身前。
血指疾驰而出,朝凌逸暴掠而去,所过之地血腥气味飞布、血色填充浸染,一股骇然杀意四射飞溢!
见得此状,拿了凌逸两千上品窥灵丹好处的邹旗也不由得缩到了一旁,不管他心中对凌逸身份究竟是何判断,但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如今见凌逸身处生死瞬间,他本应该上前一助的,无奈那飞驰到凌逸身前的血神指实在太过强大了,即便他上去,也只是死路一条,因此,对于凌逸现在的困境,他是有心无力,只能默默呆在一边,静静观战。
闻听身后的叫停声,凌逸三人停下脚步,把身体转了过来,正好看到两名守城弟子恭敬向那出声之人行礼,邹旗往前两步,认出那人身份后已是弯下他壮硕高大的身躯,恭敬说道:“邹旗见过血辉大人!”
一如当初遇见血菱那般,血辉亦是习得了这门血神指神通,只是渡劫期的血辉,在施展血神指时威势更为凶猛凌厉,嗜杀之气更加浓郁!
“唔——好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