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二章 胜血痴

轰!
攻击袭至,两者相碰,只见那血剑光影与血锤光影仅是对峙了几息时间,随后血痴的防御便是被破开,血锤光影碎裂溃散后,血剑光影去势不停,继续打在了两只血刺灵锤上,巨大的冲击力摧枯拉朽般在血痴体内充斥,一口鲜血喷出,血痴终是难以抵抗那股骇人的力量,双锤离开手心砸落在下方石林内,造成巨大的轰响波荡,而血痴本人也如炮弹一般,急速撞入地面,在石林中央砸出了一个大坑!
战斗结束了许久,坐在座位上通过玲珑图卷观战的血琪才第一个从一众震惊修士中发出声来,她是怎么都无法相信,以往在他们这一代年轻一辈中除了云殿、月殿有两个可以与其分庭抗礼者,其余之人别说击败他,就连走过几十回合的人都找不出几个。可如今,血痴大师兄却是败了?!还是败在一个她自以为毫无资本只是口舌犀利的窥灵期圆满修士身上!?
玲珑图卷内,正在与血痴持剑激斗的凌逸突然抓准一个空档,震开血痴那能够裂地碎山的血锤砸击爆退远远开来,而后不等陷入狂暴状态的血痴继续攻至,丹田正极速运转的浊元力灵涡瞬间剥离出一股股浩瀚血元力,这些血元力刚一透过凌逸身体流http://m.hetushu.com窜出来,便被其全部打入了手中血灵剑内,得到凌逸体内几乎所有剩余元力的支持,血灵剑开始不断剧烈颤抖起来,最终凌逸挥手一甩,血剑高飞升空,继而发出剑鸣声的同时,以力劈华山之势,遥遥朝着血痴斩去!
伸手一招召回血灵剑将其融入体内,凌逸不急不缓的飞入血痴所在巨坑,而后在其赞叹的目光中将血痴一把搀起,最终仰头看向玲珑图卷中的昏暗天空,示意血殿殿主将他二人牵引出去,见到凌逸的动作,血殿殿主神识一动,便是将二人从玲珑图卷里牵引到了大殿中,待二人刚一站稳,两粒血红色丹药便是从血殿殿主手里飞出,飘到了二人身前。
然而这一战凌逸为了隐藏实力,并未用浊元力将之前攻击、法术发挥到最强威力,而且很多强悍手段他也没用出来,更重要的是,元力枯竭的他,没有使用黯月争辉那等瞬间恢复体内大半元力之法!也就是说,假如凌逸与血痴真正放开全力一战,血痴败的恐怕还早!
唯一能够让他们达到一致的观点就是,凌逸,成了血殿殿主之下的第一人,前提是凌逸没有底牌未出!
尘土飞扬,碎石乱溅,待下方飘荡的http://www.hetushu.com尘埃散去,玲珑图卷外一众观战的血殿高层修士便是看到,血色道袍炸裂,气息萎靡、浑身被鲜血浸满的血痴躺在巨坑里一动不动,双眸褪去了血红,正半睁着望向凌逸,再看凌逸,身体虽无一处受伤,但其脸色的苍白也显露出来他此战消耗之大。
“不知现在能不能击败渡劫期圆满大能……”
血痴闻言摆摆手,目露精光道:“凌逸兄弟不必谦虚,法术宝器再强,没有足够的元力也是白瞎,从之前与凌逸兄弟斗法的过程看,凌逸兄弟体内的元力浑厚程度,似乎要远远比窥灵期圆满修士强得多啊,恐怕比我这个渡劫后期修士,也不逞多让吧?!不知凌逸兄弟可否给为兄讲讲个中奥秘?”
对于血痴这等好战直爽之人,凌逸心中也有不小的好感,扭头冲着血痴抱了抱拳,回应道:“血痴大哥的实力也是不凡,若不是小弟仗着法术宝器的优势,怕是早已败了。”
“咳咳!”
恢复了部分力量的凌逸心中如是想到。
“血痴大师兄……败了?”
经此酣畅一战的凌逸苦笑着感受了一下丹田灵涡内可怜的残余元力,与渡劫后期修士拼元力,果然还是半斤八两啊!
她不相信,和-图-书但事实败在面前,由不得她不信,她甚至想给血痴找一个战败的理由,都是千难万难,毕竟两人之前的战斗,所有在场之人都看在了眼里。
见凌逸看向自己,血殿殿主言带赞赏说道:“能够打败我这血痴徒儿,你的实力毋庸置疑,将来能否像血痴说的那般,助我血殿登顶仙郡霸主之位还要看你的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血殿核心人员。”
对此凌逸微微一笑,回应道:“大概是天生灵脉较为宽阔,所以储存的元力也就比较多吧,不说此事了,我们先说说,血痴大哥你把我这白袍染成这样,是不是该抽时间给小弟洗洗?”
随着血琪的声音发出,其余观战之人也一一回过神来,不过却没有一人说话,不是他们无话可说,而是此时任凭千言万语,也无法描述出他们的复杂心情。
“这是两粒血元丹可以帮你们恢复伤势元力,先服下稳定你们的气息。”血殿殿主指了指那两粒漂浮着的丹药,冲着凌逸二人说道。
话毕,所有在场修士同时把目光投在凌逸身上,不用说,血痴的这个问题,也是他们迫切想要知道的。
看到凌逸没事,柳芸晴先前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抬起那柔软白嫩的玉手抚了抚凌逸脸庞,感受到凌逸脸和*图*书上温度后又缓缓放下,美眸中爱意十足。
血剑出击的瞬间,剑身外部骤然凝现出一道百丈巨剑光影,那番景象,就如血灵剑膨胀变大一般,这凝现出来的血色巨剑光影,亦是随着其中血灵剑的动作,悍然斩下!
凌逸点点头,抬手拿下一粒吞入腹内,丹药入腹,一股温暖的气流瞬间流窜全身,不断滋养着凌逸因受到震击而内伤的身体,同时灵涡内也随之流入了四五成的元力,使得他的脸色略微红润了一些。经过此次与血痴的战斗,让凌逸惊喜发现,原本他估摸着自己凭借如今窥灵期圆满的修为境界,加上身上种种底牌手段,最多可以战败渡劫后期修士,不过最终结果一定是惨败。
望着凌逸二人在那边大秀恩爱,血殿殿主终是在一众面容尴尬的血殿使者们受不了前轻咳了两声,听到声响柳芸晴重新恢复冰冷神色叠手静坐,只是原本抬起的头此时微微低了下来,凌逸则是面色淡然,将视线放到高坐上方的血殿殿主身上。
听完血痴的戏谑言语,凌逸狠狠白了他一眼,随后走到一脸担忧之色却又因血痴之言俏脸微红的柳芸晴身边一屁股坐下,转而凌逸嘿嘿一笑,朝她眨了眨眼。
血色巨剑光影笼罩而下,原本因为激烈战斗变得有些和图书失去理智的血痴此时血色双眸中也恢复了些正常神色,一股危险气息悄然在血痴心头弥漫开来,血痴不敢怠慢,放弃继续朝凌逸攻击的去势,两把血刺灵锤被他交错高抬举在头顶之上,随即血痴同样把体内所有血元力灌入到血锤中,一时间,两只血锤光影瞬息浮现,准备硬抗凌逸这全力一击!
凌逸心有所想间,血痴也是因吞服血元丹的缘故重新有了行动能力,抬手拍了拍身边凌逸的肩膀,那还残留着鲜血的手掌在这拍打过程中也是把凌逸雪白道袍染红,随后不顾凌逸一脸黑线的样子,血痴豪爽一笑道:“凌逸兄弟手段强悍,我血痴自愧不如,看来师尊的眼光依旧毒辣,我血殿能有凌逸兄弟加入,怕是过不了多久,便可将云殿、月殿狠狠压下去了!血殿未来成为仙郡霸主,指日可待!哈哈!”
血痴抬眼看了看凌逸肩膀上被其拍出的血掌印,随即恢复一如先前所见的慵懒之色看向柳芸晴道:“凌逸兄弟有如此美人在陪在身边,这些贴心事为兄就不做争抢了,哈哈。”
听着凌逸这突兀的一句玩笑话,所有人也不再于凌逸元力过于浑厚的问题上再做纠缠,毕竟每个修士都有其自己的秘密,不管凌逸说的是真是假,人家不想说,你怎么逼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