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八章 浸入血池

“凌逸,希望你能继续带给我奇迹……”
凌逸没有急着去接触眼前血池中如岩浆般沸腾翻滚的血水,而是静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探入其中,试图查探出血水里引起狂暴动乱的原因,见凌逸此状其身边的血殿殿主与柳芸晴二人皆是同样安静的呆在一旁,丁点声响不发的陪同着,待凌逸神识查探一番,并未能发现什么奥秘后,才是动了动身体,扭头对血殿殿主摇头无奈道:“我的神识无法探入这血水太深,也查不出什么蹊跷之处,看来还得进去一探,或许方能有所收获。”
柳芸晴低声说了一句,接着凌逸将其从怀中拉起,决然道:“为了不让你做傻事,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好了,我早去早回。”
突然,血池中的血水好似再也不想与凌逸浪费时间,打算将其永远留在这里,化作它的养料,一道漩涡慢慢以凌逸为中心旋转出现,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直接把凌逸吸扯入内!
听着凌逸自信满满、已经将此次血池之变的麻烦当成了机缘的话语,血殿殿主微微一笑,点头道:“进去吧,放心,只要稍有异常,就算拼得重伤,本殿主也会把你从血水中拉出来的,不http://m.hetushu.com然你这佳人可不饶我。”
柳芸晴心知自己无论说什么也没用,只得轻轻点头,不顾一边的血殿殿主扑在了凌逸怀里,听着凌逸胸膛里传出的心跳声,感受着那股她这辈子唯一想要依赖的男子气息。
对于凌逸的暴怒,柳芸晴不予反驳,只是死死环着凌逸的腰间,决然道:“晴儿说过,夫君生,晴儿生,夫君死,晴儿亦不苟活。”
“夫君,不准你离开晴儿。”
佳人言语萦绕耳边,凌逸心中一荡,随即目露坚定之光的说道:“看来,为了晴儿你,我也得把这怪血水给驯服了啊!”
凌逸洒然一笑,拍了拍那块血石,深吸一口气后便是头也不回的一跃而起,噗通一声浸入了那沸腾翻滚的血水中,跳进血水的刹那,凌逸便是感到比泡进平常清水猛烈千万倍的压力蜂拥而至,似是要把凌逸这具躯体生生挤碎一般!为了抵抗血水的挤压力,凌逸竭尽全力紧绷起他那堪比下品防御类劫宝硬度的身体,如此这般,他那原本看不出强壮的身体顿时肌肉隆起,其血肉密度在此刻变得极其微小,毅然抵御着血水的冲击!
如今最后的和-图-书希望,凌逸只能寄托在这带给他无数好处却依旧神秘莫测的宸苍界上了,而宸苍界本体出现的一刹那,不等凌逸将他和柳芸晴一起牵引入内,被融入宸苍界本体中的血灵剑剑灵小十忽然出声。
望着血水中那张执拗不肯退缩的面庞,柳芸晴心如刀割,娇躯也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仿佛进入血水的不是凌逸而是她自己一样,她多想能够替凌逸分担哪怕一丝的痛苦,可是自知能力与凌逸千差万别的她,如今只能呆在一边驻足观望。
凌逸拉起柳芸晴如羊脂玉般散布着莹莹光泽的玉手,重重捏了捏安抚道:“晴儿,放心吧,我这条命硬得很,一定不会有事的。”
“主人,这里……有一股好熟悉的气息……”
“夫君……”
竭力应对血水那狂暴冲击之力的凌逸生生挤出几个字,示意血殿殿主不要出手,血殿殿主闻言狠狠攥了攥拳头,最终还是拂袖放下,继续关注着血水中凌逸的变化。
血殿殿主肃然点头,一脸凝重的对凌逸说道:“你与血痴一战,本殿主知道你应该是修炼过体魄,而且身体强度非常人所及,不过这血水经过我先前一探,其狂暴程度显然要比一月之m.hetushu.com前增强了许多,你确定还要进去?虽说本殿主心里的确希望这血池能够继续为我血殿打造人才,可却不想你这拥有无上潜力的小子死在里面,那样的话,怕是苍天都不会饶恕我的罪过。”
血殿殿主就这么扶着血池望着其中血水呆了不知多久,最终化作一声久久不散的叹息举步走出了这石屋。
很快,血池中沸腾的血水好像十分不满凌逸能够抵抗它的冲击,于是翻滚程度愈发剧烈,凌逸也是清晰的感到周身冲击力越来越大,渐渐地,他那身白袍也是被血水撕裂了一些,而那具仿若膨胀了一圈的身体,也徐徐渗出了凌逸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的血珠。
“吼!”
话毕,凌逸松开拉着柳芸晴的手,转身靠近那由血色巨石堆砌而成的巨大血池,轻轻触碰了一番那池边血石,一股冰凉触感传遍全身,不由得再度让凌逸头脑清醒了一分,这感觉仿佛在提醒凌逸,如果是一时脑热想要泡入血水,趁着因凉意而变得略有清醒的头脑,还是赶紧离开吧。
见得此状,血池边上的柳芸晴几乎想都没想便化作一道凄美残影跟着跳进血池,那等速度,让稍有失神的血殿殿主根本一点反应m.hetushu.com时间都没有,等凌逸二人彻底消失在这仍旧沸腾不已的血池里,血殿殿主才愤然走到血池边上,举起双拳狠狠砸在血石上,发出一声巨大轰响。不过很显然,这堆砌血池的血石并非搭建这石屋的血石所能比拟,在血殿殿主这渡劫期圆满修士的全力捶打下,连一丝裂纹都没出现。
说完,凌逸神识一动,一个不过尺高,不知由什么玉石打造的锥形宝器便是出现在了凌逸手里,正是他的本命宝器宸苍界本体!
心中喃喃一声,走出石屋回首看向关闭石门的血殿殿主重新戴上衣帽,往远处行去。
“别……别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凌逸脸上痛苦的表情一点点加深,脸色也不再是正常的红润,而是变得有些如同血水般的殷红,其忍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闻言凌逸淡然一笑,变强之心无比坚定的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能够让他更进一步的机会,深吸一口气毅然回道:“殿主能给我这么一个提升实力的好机会,我又怎么能白白浪费掉呢,这好东西可是三百年才有一次,珍贵的很。”
颇有调笑之意的话此时却未能让柳芸晴表现出什么羞涩之意,因为此刻的她芳心里慢慢都是对凌逸接下来所做之和图书事的担忧心情,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她清楚自己无法阻止凌逸决定做的事情,唯一能做的便是支持与祈祷,祈祷凌逸不会出事。
“难道……我血乏的运道已经到尽头了么……”
再说被血水漩涡吞入其内的凌逸和柳芸晴二人,由于柳芸晴跟进及时,所以在凌逸意识将要模糊,余光瞥见后方那道熟悉身影时,立即强扭身体停滞了一瞬,继而一把将柳芸晴揽入怀中,低沉喝道:“你个笨蛋妮子,非要跟进来送死不成?!”
一声宛若远古凶兽的低吼声从凌逸口中发出来,身体巨颤饱受摧残的他终是承受不住大喊出声,这痛吼声像是一把利剑,狠狠插进了柳芸晴那颗为担忧心绪充斥的芳心,旁边的血殿殿主此时也是皱起了眉头,抬手准备把凌逸拉出来。
和一众血殿使者一样,血殿殿主血乏之名都是后来生出血属性灵脉所改,见凌逸与柳芸晴在血水中消失了踪迹,血殿殿主那原本三四十岁的面容仿佛也随之苍老了一分。
进入血池的凌逸除了头部显露在外,其余身体各个部分已是完全深入其内,一头幻化的黑丝如钢针一般插入血水,而他那往日里淡然平静的面庞也因血水冲击带来的痛苦渐现狰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