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魔

视野徐徐宽阔,一道蒙蒙红光也是将漆黑的道路照亮了几分,等走在最前方的小十停下步伐,凌逸举步来到其身边时,一个面积大概长四五十丈、宽十丈的洞内空间便挤入了眼帘,这洞内空间四周墙壁上如寻常山洞一般无二,皆是凹凸不平的石壁,只不过这石壁亦是血色罢了,再看正对着洞口的前方,有一座高约丈许的血色巨大石台,石台上有一冒着冰冷寒气的棺材,棺材上方则飘荡着一个血色光团和一个微小玉瓶。
提及宸苍界创造者,血魔眼神中霎时流露出了一抹难掩的敬畏之色,随后回应凌逸道:“现在的你知道太多没有好处,既然当初我答应了他将我这血之传承授予你,而你又得到了我这本命宝器的认可,那么,你稍作休整,准备一下吧。”
然而他不做动作,却不代表小十会安静呆在他身边,在凌逸考虑对策之时,小十已是以他呼喊不及的速度化作一道血光飞上石台,随后凌逸和柳芸晴便是看到,小十抬起他那肉嘟嘟的小手轻抚着冰棺,视线紧紧盯着冰棺里面呜咽道:“主母……呜呜……主母你怎么睡着了……”
小十似是也感应到了凌逸言语中的迫切,几乎在凌逸问完便立即要求道:“主人,把我的本体幻化和_图_书出来,我必须以剑灵方式出现才能更好的帮助你控制四面涌来的血水。”
说着凌逸把手指指向二人身前正做开路先锋的小十,柳芸晴一见小十丝毫不知疲倦的吸收着周边血水,不禁掩口惊呼道:“它竟然可以吸收这狂暴的血水?!”
正当凌逸思考着要不要跟上石台,一探究竟的时候,那冰棺上方的血色光团似是听到了小十的呼喊,一阵刺眼血光闪过,待其缓缓收敛,凌逸与柳芸晴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一道伟岸雄壮、带着睥睨天下气势的男子便是高高漂浮在了那冰棺上方,一双透着凌厉霸气的双眼毅然朝趴在冰棺上的小十望去。
凌逸亦是表示不解的点点头,把刚才与小十短暂的交流告诉了柳芸晴。听完凌逸的解释,柳芸晴美眸一亮,猜测道:“莫非血灵剑与建立这血池的修士有渊源?不然为什么说熟悉呢?!”
听了小十的回应,凌逸丝毫犹豫也无,直接心神一动将宸苍界本体幻化成了血灵剑,然而血色长剑出现的瞬间,便是又一通血光闪烁,一个外表仿若六七岁模样、浑身肉噗噗、头顶一绺朝天辫的小童骤然凝现,继而凌逸立即感到周围血水造成的冲击力减弱了许多,疯狂旋转的漩涡也有些减缓和*图*书,再看以剑灵形象出现的小十,则是张开它那小嘴如巨鲸吸水般不断吸收着凌逸二人身前的血水,这景象一出,凌逸终于得以大松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那光影男子出现的瞬间,便是做出抬手之势,那样子似乎想要对触碰冰棺的小十出手,可当他看到小十的样子,一双狠厉的眸子忽然变得柔和,继而面带惆怅道:“血娃,你终于找到这里了吗?”
柳芸晴正欲肯定凌逸的猜想,前面一直吸收血水为他们二人减弱压力的小十突然停住了身形,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开口喃喃道:“主人……血魔……”
及至洞口,凌逸尝试着呼唤了一声小十,不过却并未得到回复,虽然他能凭借血灵剑融入宸苍界本体且又是他本命宝器的关系强行命令小十停下来,但当他看到小十那张十分富有人性又对山洞深处极为向往的表情,最终还是忍住没有那么做,而是牵着柳芸晴的手默默跟在后面,一路往山洞内部走去。
空间之内除了这些,便是再无他物。
闻言血魔稍作掩饰的答复凌逸道:“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我与兽仙等人在那场大战中陨灭,为了遵循他的命令寻找合适的传承者,所以才由血妖和-图-书骨甲之术到你因此得到小十认可,最终才引到这里,说来你的路线虽然大部分由你自己来走,可有些安排却是我们事先准备好的。”
光影男子缓缓飘下,抬起那厚大的右手抚了抚小十的脑袋宠溺道:“不是我不要血娃,而是现在的我,只剩下一道残魂,无法带你继续痛快厮杀了,而你也找到新主人了不是吗?”说着,光影男子目光灼灼的望向凌逸,凝视了一会儿没头没脑的说道:“你应该便是他的传人了吧,不错。”
小十的低喃声没能逃过凌逸双耳,“血魔”二字道出,凌逸马上肯定了这血池搭建者的身份,顺着小十的目光遥遥望去,透过那些涌动却无法近身的血水,凌逸看到在不远处有一个洞口,而后不等他有所动作,小十竟是先一步往那洞口飞去,它这一走,凌逸和柳芸晴身边的血水再度有了包裹趋势,无奈之下,凌逸只得带着柳芸晴紧跟其后。
小十稚嫩的童声传入凌逸脑海,那声音虽然在周边血水流动的响动中显得很轻,但对于身处绝境的凌逸却是如惊雷般轰打在耳边。“小十?你说这里有你熟悉的气息?”强忍着血水冲击的凌逸以神识传音急切向小十问道,现在已经不允许他再拖延时间了,自打柳芸晴跟着他http://m.hetushu.com进入血水漩涡,尽管只是过去几息时间,可柳芸晴的脸色却是早就变得苍白,显然极品丹宝品质的极寒冰裙无法抵御这血水冲击。
感受到那冰棺上传来的丝丝寒气,凌逸这才明白先前血殿殿主说血池内有一股极寒之力是从何而来了,接着他并没有直接跑上血色石头一探究竟,毕竟一般这些神秘、类似上古大能传承的东西,都会有一些考验存在,而这些考验往往都是威力极强绝对致命的手段,如果不谨慎对待,恐怕即便他拥有宸苍界都不一定能在触发考验的瞬间移入其内,躲避灾难。
同样感受到压力剧减的柳芸晴此时也睁开了美眸,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随即不离凌逸怀抱仰头问道:“夫君,这是怎么回事?”
凌逸低头豁然一笑,轻轻吻了吻柳芸晴雪白的额头,回答道:“是血灵剑剑灵小十,你看。”
得到这个他隐隐有所猜测的答案,凌逸心中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按照血魔所说,他的出现以及后来得到的种种机缘,完全是很久很久前他们这几位真仙早就安排好的,那么这得是何等强大的推演能力?!简直犹如命运掌控者!
柳芸晴的猜测不由得让凌逸把思绪扯回了当初收服血灵剑的时候,随后像是记起了什么兴奋道:和-图-书“对了!当初在兽仙殿海岛上收服小十时,是因为它见到了我施展血妖骨甲之术,而且当时见了血妖骨甲,它胡乱的提到了兽仙、血魔两位前任主人,这血池……难道是那个血魔遗留下来的?”
“那是……”
对于这突然的传承,凌逸当然不会不要,在柳芸晴的身边席地而坐,一边缓解着身上因血水冲击而产生的伤痛,一边继续问向血魔道:“血魔前辈,兽仙前辈和您是什么关系?为何小十,哦,就是血娃会在他的兽仙殿里?”
山洞之路既不曲折也没有什么阻碍,走了不久,凌逸便是发现脚下的道路逐渐宽敞了许多,拥有多次探洞经验的凌逸马上反应过来,这处深藏血池下方的山洞怕是要到头了。
听到上方熟悉的声音,小十抬起头,用手摸了摸小脸上的血色泪水,随即兴奋道:“主人!你还活着!为什么不要血娃了?!”
“主人,这里……有一股好熟悉的气息……”
听到光影男子的话,凌逸自然能够听出所谓的“他”是指谁,一般而言有关宸苍界的事情凌逸是绝不会对外人讲的,不过既然这光影男子能道出“他”,再隐瞒什么反而有些好笑了。“您应该就是小十口中的血魔前辈吧?晚辈凌逸,请问前辈和传我道义的那位前辈是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