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拍即合

看着凌逸犹豫不决的样子,夜啼不由得焦躁起来,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返回灵界恢复实力的机会,他实在不想再次错过,虽说他自认为完全可以凭借实力来强迫凌逸来得到化劫丹,但如同凌逸一样,夜啼见到他也觉得颇有亲近之感,所以他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美人若是无意,夜啼定然放弃……
凌逸不知在灵界中,很多修士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夜啼。
接下来,凌逸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简要把他和伊凝萱的事情和夜啼说了一遍,听完凌逸的述说,夜啼立即双眼一蹬,气势汹汹的说道:“娘的,还有这么不是东西的宗派?!走,凌逸兄弟,虽说大哥我修为被封印了不少,但这一身本事在凡界灭个宗门还是很简单的,咱们现在就去把那个什么狗屁昆云宗给灭了!”
说着夜啼就要往城门方向疾驰而去,凌逸一把拉住他那淡金色袖袍劝阻道:“夜啼大哥,此事让小弟自己解决吧,毕竟当初我答应她,要亲自把她接回来。”
“凌逸兄弟还有什么事吗?说说,兴许为兄还能帮你加快点速度。”好不容易有了回灵界的机会,夜啼巴不得马上就渡劫飞升,一听凌逸说还要等些和_图_书时日,不由得急切道。
“说的我好像很爱惹事似的……”看着血琪那一脸警告之色的模样,凌逸摊了摊手回应道。
很快,凌逸便是看到对面以及两侧是石座上逐渐坐满了修士,而他们这一面石座上,也是熙熙攘攘来了不少人,尤其是云清,几乎在他们刚到没多久,便带着云殿之人隔着一丈远的距离坐到了边上,至于月殿的几十名女修,则是殿比即将开始时才一一雅然落座,半个多时辰后,中央那巨大擂台四面的这些石座上,全部挤满了来自各个势力的修士。
“哦?这是为何?”夜啼也是因凌逸的说法引起了好奇心,暂时抛开了自己迫切想要得到化劫丹的念头问道。
不知过了多久,闭目养神的凌逸突然被血痴拉了拉胳膊,睁眼后才发现已经有修士开始不断退出大殿,血痴也是站起了身子,招呼凌逸道:“走吧,还有一个时辰殿比就开始了。”
血琪轻哼一声,白了凌逸一眼道:“哼,反正你老实点就是了,还有你那个叫夜啼的朋友,让他离我远点,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揍他一顿了!”
场内热烈的喧哗声直到三道华光从天而和*图*书降,于凌逸等人最前方三个独立石座上收敛,才彻底安静下来,未曾见过月殿、云殿两大殿主的凌逸终是有机会一睹二人的风采。
此时希望在即,凌逸也顾不得太多了,夜啼立完本命誓言后,他便是立即面带恳求之色躬身抱拳道:“不瞒夜啼大哥,我那道侣对我而言比自身性命还要重要千万倍,希望你能理解,有夜啼大哥的保证,小弟也是放心了,那化劫丹我一定帮你凑齐,不过却是还需要等些时日……”
二人一拍即合,约定好了这一切后,才是一起回到了那交易大殿中,看着凌逸面带笑意和夜啼回到座位上,血痴等人心头一松的同时,不由得问向凌逸道:“凌逸兄弟,他……”
凌逸被夜啼这么一问,立即想起了昆云宗的可恶,忍不住面色一冷道:“说来还是因为我那道侣此时不在小弟身旁,我们二人也是有百余年未见了……”
对此凌逸很是赞同的点头答应了下来,笑话,一个渡劫期圆满又是黑暗灵体的修士给自己当免费大手,这个便宜不捡才是傻子了!
夜啼闻言慌张的看向血琪,同时侧了侧身子小声道:“靠,这女人真那么狠?!”
凌逸不http://m.hetushu.com可置否的耸耸肩,跟着血痴坐上了靠近最前方的一排石座上,不再理会夜啼,夜啼扭头看了血琪一眼,在其警告的眼神里忍不住抖了抖身子,不再纠缠跑到凌逸身边坐下。
不管夜啼在一边和血琪聒噪个不停,凌逸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交易高台上,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自己想要的宝物后,才微微闭目,静候交易会结束,殿比开始。
夜啼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强迫女人做什么,所以万一血琪真对他下手,他还真指不定吃上个大亏。
闻言夜啼愣了一愣,而后拍着凌逸肩膀笑道:“哈哈,好!你这小兄弟我是越来越喜欢了,娘的,反正这凡界我也没啥固定的去处,你不说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是那所谓的婚期之日了吗?在你给我化劫丹之前,我就跟在你身边了!”
说到丹苍决,其实凌逸也曾经研究过里面数万种珍奇丹药,想找一些能够解毒的奇丹,奈何一来他自身境界不足以支撑他掌控宸苍界更高级的灵草宝地,二来那些听起来拥有奇效的丹药炼制起来颇为繁琐,亦不是他现在这种神识强度能够坚持下来整个炼丹过程的,所以有关解决逝寿散和图书的方法,凌逸一直是空守宝库没有钥匙。
及至殿比举办擂台处,血痴带头登上了东面那观战石座之地,为了逃离夜啼的纠缠,血琪快步走到凌逸身边说道:“这东边石座上是我们三殿之人观战的地方,西面、南面、北面都是给其他宗门家族或者散修准备的,呆会尽量别和云殿那些人闹别扭,那云殿殿主不大好惹。”
血痴、血琪等人友善的和夜啼打了声招呼,夜啼一一回应后,见到血琪立即露出了本性,也不管人家对他爱搭不理的态度在一边套近乎套个不停。
看着夜啼那猥琐的样子,凌逸心中不由得暗暗鄙视道:一点也不注重流氓这个身份的素养,和自己一比简直差多了,泡女人明显要先装得正直一点吧?!
“哎,血琪姑娘,我这还没给你讲完呢……”血琪刚说完,夜啼便跑到了凌逸身边,要和血琪继续说些什么,见状凌逸急忙把夜啼拉到一边说道:“夜啼大哥,你小心点,她要发火了,指不定小夜啼得遭殃。”说着,凌逸还煞有介事的看了夜啼下面一眼。
“哦,他是我的一个旧识,叫夜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凌逸没有太过详细的介绍夜啼的身份,毕竟这对现在的http://m.hetushu.com血痴等人而言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要让他们知道不是敌人就行了。
当然,也幸好夜啼没有用武力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先不说他能不能凭借自己的手段灭杀凌逸,就算他把凌逸杀了,那进入宸苍界的方法也决然不是他能发现的,于是思考再三之下,夜啼面色一变,冲着凌逸肃然道:“凌逸兄弟我能理解你的顾虑,这样,我在此立下本命誓言,不管能不能成功帮兄弟你的道侣解决逝寿散之毒,我夜啼保证在凌逸兄弟来灵界之前,必定倾尽全力帮你照顾好她,而且绝对对凌逸兄弟的道侣以礼相待,不做任何越格之事,如违此誓,定遭三灾九难折磨至死!”
凌逸点头,起身理了理道袍,便是跟着众人一起往殿门外走去。
夜啼当着凌逸的面立下本命誓言,心系伊凝萱中毒之事的凌逸自知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唯有将希望寄托于此,得到了夜啼的保证,也是让凌逸宽心了许多,虽然他有把握等他修为境界再高一些,定能根据丹苍决后面的一些高级丹药来解决逝寿散之毒,不过现在时间显然不能等他成长起来了,所以为了伊凝萱活下去,他只能强忍离别之苦,争取保证夜啼和她能一同飞升到灵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