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殿比开始

但凌逸这么想,不代表和他本性有着大致相同之处的夜啼那么想,月苑莹的妙曼身姿刚一随着月光收敛凝现,夜啼立马一副如见天人的瞪大了双眼,什么血琪早就被他抛之脑后,双眼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飞与唐芳对峙而立,经过短暂的蓄势,李飞先是忍不住发动了攻势,只见一柄散布着白芒的大刀于其手中瞬间凝现,双手齐握刀柄斜放身侧,双脚迅猛蹬地急速窜出,元力金刀在擂台上拖出一道闪动着火花的光线,悍然直奔唐芳而去。
“嘘,你小声点,不怕死是吧?!让月殿殿主听见了,估计还没碰到人家裙角你就得死。”
简短的自我介绍结束,二人便是立即散发出了各自丹融期圆满的威势。
对于云羽的虚伪恭维,血乏理都没理,自顾自的抬手摘下衣帽,仰头适应了一下阳光,云羽对此并不恼怒,而是转头看向月苑莹,丝毫不掩爱慕之意的征求道:“苑莹,时间也差不多了,殿比是不是该开始了?”
自知事不可为的李飞也是果断,见那两道水纹丝带朝自己缠绕而来,急忙松开握刀的双手,身形在半空中一扭堪堪躲过丝带束缚,接着在后退的瞬间大喝了一声和*图*书“爆!”众人便是看到那被三条水纹丝带捆裹的白芒金刀轰然炸裂,与那水纹丝带交杂成点点白光水汽消失无踪,而李飞本人也借着这个功夫退到唐芳十几丈远处,目光凝重的看向对方。
一道道摸起来虚幻飘渺的云雾对战牌在血乏二人的随手分发下,很快每一名脸上透露着战意与兴奋光芒的三殿年轻修士便各自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不等这些年轻小辈缓解好情绪,云羽便是再度开口道:“对战牌已经分派完毕,拿到一号对战牌的两名弟子上擂台吧。”
凌逸也不管夜啼的心思如何,反正只要他不把心思打到自己家里那几位身上,其余的他乐意怎么搞就怎么搞,只要最后碰了一鼻子灰再让人从凡界打到其他界面别找他帮忙就行了。
月苑莹脸上不露一点表情,淡淡的看了云羽一眼发出空灵的声音说道:“妾身与云羽殿主并无过深交情,还请不要这么称呼,殿比开始一事,云羽殿主和血乏殿主发令便是。”
说完,血殿与月殿的弟子人群中各自走出了一名修士,纵身一跃飞上了四面观战台中央位置的那巨大擂台上,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皆被擂台上那看起来外表www.hetushu.com不过双十年华的一男一女吸引而住,二人先是冲着三殿殿主恭敬抱拳示意了一下,方才互相看向对方。
……
“碧波千丝!”
“天啊,老子每次都来这无聊的殿比,还不就是为了看月殿殿主一眼!”
“那就是云殿殿主云羽和月殿殿主月苑莹。”凌逸正为月殿殿主美貌惊叹间,一旁的血痴懒洋洋为其介绍道。
为了避嫌,每次殿比都是云羽凝聚对战牌,然后交予血乏和月苑莹随机给三殿年轻一辈修士分发从而让拿到相同对战牌的人进行比斗以示公平,其实说来这些过程完全没有必要,假如你实力足够,无论怎么分组对战最后胜利的终会是你,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让所有参与者或者观战者觉得心理上过得去罢了。
月苑莹的出现就连凌逸这些往日心境平淡的人都不免惊叹一番,更不用说那些毫不收敛自身不良心性的散修了,只见当月苑莹叠手端坐于那石座上时,场内立即发出了一片片连绵不绝的暗吞口水声。
“要是能让我一亲芳泽,就算立马去死也认了!”
显然,唐芳修习的法术神通大多与束缚有关,想来这种法术好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威力,但hetushu•com细想之下方可明知,若是斗法时被对手束缚住了身躯,那要杀要刮还不是悉听尊便?!
再说月殿殿主的容貌,更是惹人惊叹,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嫩胜雪,双目如两轮清月宁静高雅,五官精美绝伦,勾人腹生邪火。美人静坐,犹如明月照临让人不觉自惭形秽不敢亵渎,抛开自身气质有异不谈,单论姿色,竟是堪比柳芸晴那般美貌的人儿!
“血殿,李飞。”
不等李飞继续发动攻势,唐芳已是挥手散去了那一击未果的两道湛蓝水纹丝带,而后纤手闪电般迅速结印,一根根细如针线的水元力丝带由唐芳娇躯各处四散而出,这些蓝色水元力细线一经出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天而起,最终从各个刁钻的角度朝李飞捆绑而去!
说到三殿年轻一辈参加殿比的自身境界,基本上都是丹融期圆满之境,因为参加殿比修士有着必须是五百岁年龄以下这个规定,一般来说这个年岁的修士天赋再怎么妖孽,境界上也不会超过丹融期,而为了让自家小辈取得最好的成绩,血乏三人自然是选择殿中同辈中实力佼佼者来参加,因此在明面上来看,这些修士境界是没有太大差距的。
云殿殿主身材欣长,容和-图-书貌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些虚幻不真实,这并不是因为他本人长相如何出众,而是因为他修炼的灵脉属性比较特殊的缘故,即是云雾灵体,这种属性灵脉凌逸之前从未见过,也不知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从云殿殿主无意间散发的气息来看,其一身本事定然诡秘莫测,强大非常。
场内的喧哗伴随着血乏一声饱含威严的轻咳戛然而止,随即云殿殿主云羽冲着血乏微微一笑,说道:“还是血乏兄有气势,想我们三人中最能压制住这些修士的人非血乏兄莫属了。”
“月殿,唐芳。”
看着夜啼一脸猪哥儿模样,血琪十分鄙视的撇嘴轻哼一声,她本来就对夜啼没什么兴趣,加上他此时表现出来的见一个爱一个的样子,不由得让血琪对他的反感加深了几分。
“呃……我就是说说而已……”
猛烈的劲气扑面而来,唐芳不敢有丝毫大意,丹田灵涡内滚滚水元力倾尽而出,身形倒退之际,待得唐芳将法决打完,三道流动着水纹的丝带似是随风而动般缠绕在其周身,继而李飞近身,举刀猛劈,唐芳黛眉微皱娇喝一声,神识闪动间,那三道湛蓝丝带便是齐齐朝那白芒金刀束缚而去,控制住了金刀下压的气势!
月殿殿主m•hetushu•com不用多说,自然修炼的是月属性道义,而其本身更是变异月灵脉之月灵之体,从这天赋上来看,凌逸不难想象若是墨览月与她在同能修为施展同种法术的情况下,必然会逊色这月殿殿主一筹,所谓天赋异禀不外如是。
金刀受到束缚,李飞于半空中也是因此有了一丝停滞,抓住这个空当,唐芳法决再变,又是两道湛蓝色水纹丝带从其背后中凝聚飞出,径直缠向李飞腰间!
“太美了!”
凌逸表示明白的点点头,随即便是把目光从月苑莹身上收了回来,他喜欢美女不假,但他更注重的是感觉,一个女子长得再怎么美丽,若是不能带给他怦然心动的感觉,那么他除了以旁观者的眼光给予赞赏外,不会生出任何其他念头。
话音落下,场内掌声雷动,待得躁动停歇,云殿殿主挥手于胸前凝聚出一块块巴掌大小的云雾号牌分成两堆送到了血乏与月苑莹面前说道:“和以往一样,劳烦两位分发一下对战牌吧。”
云羽耸肩一笑,也不因月苑莹的冷淡气馁,似乎早就习惯了二人对自己态度的云羽面色一改,傲然起身环顾四周一圈道:“承蒙各位看得起我仙郡三殿来参加此次殿比,时间已至,云某宣布此次三殿殿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