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月玲败,英雄救美

这一击可谓是使出了月玲全部的元力,只剩下一两成元力的她此时面色略有苍白,娇喘连连的站在原地,一双美眸死死盯着月圆爆炸之处,等月光散去,里面那道依旧笔直站立的身影显现时,月玲苦涩的咧了咧嘴角,她知道,自己这一战败了。
说着,不等月玲出口认输,云炜双眸竟是涌上了一抹疯狂之色,先前对月玲的爱慕之意全无,双手不断挥舞着印决,继而观战众人便是在骇然的目光中看到,云炜周身凝聚出了数不清的透明尖刺,那些尖刺一经凝现,立即在云炜的操控下四射而飞,最终化作一张尖刺组成的巨口朝月玲此时那虚弱的身体吞噬而去!
正当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一朵昙花于凌逸先前所坐之地绚丽绽放,等那昙花凋谢,一道穿着雪白色道袍的身影便是陡然出现在了花容失色的月玲身前,接着众人惊讶的发现,那白袍修士轻描淡写的抬手一挥,一道血色华光悍然冲出,眨眼间便把那风刺巨口给生生撕裂破除,半空中一阵清风吹过,好像先前那紧迫的景象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于是,身处淡黄色光环中的月玲法决一换,再次挡开七把风灵枪的三轮袖hetushu•com珍圆月陡然并排浮在了月玲身前,而后月玲娇喝一声抬手朝着云炜一指,这三轮用来防御的月圆便是带着强大的破坏气息朝云炜疾驰而去!
砰!
“对一个美女下死手,可不是你们云殿所言的君子作风啊。”
“明月环绕!”
见云炜突施杀手,月玲毕竟没有经历过太多生死拼杀,此时的她见得如此凶狠的攻击杀来,早已乱了芳心,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时一直淡然静坐在东面前座的月殿殿主月苑莹冲着云炜娇喝一身,起身便欲出手将月玲救下。
“小辈,你敢!”
不过也不是说月玲的这全力一击一点效果也没达到,因为此时的云炜双臂交错于胸前,双臂表面以风元力凝聚而出的透明臂铠上布满了裂纹,而他那身道袍也被炸的碎裂了不少,露出其内一片片精壮肌肉,云炜的气息虽还算平稳,但嘴角已是流出了一丝鲜血。
三轮明月在云炜的视线里越来越近,他也是不得不扯回风灵枪进行抵挡,然而这次月玲的攻击显然用上了全力,待长枪回防,三轮明月与其撞在一起的一瞬,月玲突然道出一声:“爆!”那三轮淡黄色明月便是陡然爆炸开来和-图-书,将云炜与那七把风灵枪又一次裹在了清冷月光里。
感受到云炜攻击强势的月玲自知清月掌已是难以取得效果,在二人攻击碰撞在一处发出巨大元力爆炸之际,月玲秀手斜于身侧轻轻一握,一把充斥着清冷月光的三尺长剑便是被其握在了手里。等云炜的两记风拳冲破掌印猛然掠来,月玲侧身挥剑一撩,一道斜向而飞的淡黄色剑芒便是陡然凝现,杀向云炜!
透明光盾成型的刹那,月玲的清月掌也是随即打在了那圆盾上,巨响发出,二者的对碰散发出一阵阵刚猛的波荡,自那碰撞中心处四散开来!
“好!”
“月玲姑娘倒是真狠啊。”
“风灵枪,疾!”
月玲虽然没有凌逸看的那么清楚,却也是不愿就这么与身前风元力透明长枪消耗下去,横向全力挥出一道淡黄色剑芒逼退长枪的攻势,月玲把身体于半空中一正,将清月剑立在胸前漂浮,双手法决快速变幻起来。
这上演英雄救美的白袍修士不是别人,正是早就准备好施救的凌逸!
云炜略带调笑的声音从那逐渐消散的月芒中发出,继而一个巨大的透明风罩徐徐消散,抵挡住清月斩剑芒的云炜在进行防御的同时,竟是还hetushu.com在身前凝聚出了七把表面刻着龙卷风纹案的元力长枪!
“风灵盾!”
神识锁定下,云炜一声法令发出,七把透明却如实质的长枪卷着阵阵罡风直指月玲,长枪同时飞出,在飞行过程中却呈现了先后追逐之势,长枪交错袭来,月玲立即扭动身姿脚踩清冷月光左右闪避,但在云炜的神识操控下,七把风元力长枪仿若跗骨之蛆根本不给月玲还击的机会,见躲避不成,月玲银牙一咬,一边身形急退一边不断挥舞着手中清月剑释放着清月斩。
娇喝发出,那剑芒几乎以摧枯拉朽之势劈散了云炜的两个风拳,接着以云炜躲闪不及的速度狠狠斩在了云炜身上。
三轮袖珍圆月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那淡黄色光环的面积也随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扩张着,此时那七把透明长枪袭来攻在由三轮圆月极速旋转的光环上,发出阵阵金铁交击之声,片片火花四射飞溅,引起了场内观战修士阵阵叫好声,但这般现状显然不是月玲想要的,因为要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持续下去,那和先前用清月斩抵挡风灵枪的攻击并无两样!
奈何月玲与云炜的距离实在太近,这攻击又施展突然,如果等到月苑莹瞬移和-图-书到月玲身前,恐怕已是来之不及,此次比斗的变化让云羽也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若是月玲因此被云炜所杀,那么云殿与月殿的关系便会彻底恶化,再加上一直与云殿不和的血殿在一边虎视眈眈,那么到时候要不给月殿一个说法,估计云殿将面临两大殿的合击。
二人的斗法由此开始进入了比拼谁的元力更加浑厚的阶段,在一般修士眼中,同为差一步便进阶窥灵期的云炜和月玲照着这般形势下去,必然落得个元力枯竭,战成平手的局面,但神识强度远超同级之人的凌逸却是十分清楚,那云炜,元力浑厚程度绝非半步窥灵期之境那么简单!
清月掌继续朝自己攻来,云炜目光一亮叫了声好,而后右腿后撤微弓,两臂直于胸前攥紧双拳,其体内风元力流转之下,云炜那对拳面之上一阵罡风扭曲包裹,竟是形成了两道环绕刮动着小型飓风的透明元力光拳,待得月玲所施清月掌攻至,云炜沉喝一声双拳齐出,那两道裹着凌厉飓风的光拳便是与之对去!
一声脆响出现在云炜所放风灵盾表面,接着众人便是仰头望见,那透明圆盾在暗黄色掌印的冲击下出现了一道道细密裂纹,继而月玲再度挥出一道清冷月和-图-书元力径直打入那清月掌内,云炜的风灵盾才是终于抵挡不住压力,咔嚓咔嚓碎裂开来。
“女孩子太暴力可不好。”
响亮的撞击声发出,那蕴含着恐怖威力的清冷剑芒毅然落在了云炜身上,月光弥漫间,观战众人皆是不免为被月玲攻击落实的云炜暗自担心起来,那一击的气势,只要但凡有修炼基础的修士便能感应出来其威力的强大,要是与月玲同级的修仙者或修魔者用身体硬抗那一击,就算不死也肯定得蜕层皮,不过身为当局者的月玲却是明白,她那清月斩打中了云炜没错,但根本没对其造成什么实际意义上的伤害,因为在那月光之中,月玲能清晰的感受到云炜的气息依旧平缓,且一股浑厚的气息正在悄然酝酿着什么。
待那七把裹着罡风的长枪再度袭来,月玲的结印也是瞬息打完,法令声落,三轮散布着清冷月光的淡黄色袖珍圆月围绕月玲周身而现,极速旋转之下,在月玲身外形成了一道淡黄色圆环,将其整个护在了里面。
月元力掌印攻来,云炜淡然一笑,双手亦是以极其迅捷的速度连打印记,继而等他双手一定,一面透明却能看出其形状的圆盾便是挡在了其面前。
咔嚓!
“清月剑,清月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