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关系紧张

浅笑着看了云羽一眼,凌逸抬手抱拳道:“晚辈凌逸,乃血殿新任使者。”
月苑莹质问完毕,云羽也是离开了石座,飞到云炜身旁精神稍有紧绷的看向月苑莹。“苑莹,小辈之间比斗难免有情绪失控的情况,你看我这弟子不也受了伤么,那种情况下因发怒而失手攻击很正常,既然月玲小姑娘没事,不如此事就算了吧。”
想到这,云炜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劫后重生之色,只要月玲没事,碍于自己潜力的非凡,云羽必然会保住他的性命,最多也就是受点皮肉之苦的惩罚罢了。
凌逸那原本听起来风轻云淡的声音在此时寂静的氛围下显得尤为突出,在他随手散出一道血芒挡下云炜攻势时,月苑莹也是紧跟着来到了月玲身旁,看着月玲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月苑莹大松一口气之余,一双美眸含着明月独有的清冷之色望向云炜。“你这小辈难道看不出月玲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吗?殿比本就是三殿年轻一辈修士切磋互进,从未出现过有谁敢下杀手,你这是想要把云殿推上月殿死对头的位置上么?”
月苑莹言辞之中丝毫余地也不给云羽留,在这么多人的注目观望下,不由得让云羽感觉脸上烧的火辣辣的,深吸两口气平复下心境后,云http://www•hetushu•com羽才面色一沉,回首看向云炜道:“云炜,你自断一臂,给月殿殿主一个交代吧!”
“算了?!”听得云羽的话语,月苑莹一双柳眉皱的更深了,只不过好歹她也是一殿之主,更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在情绪上自然不会表现出太多的不镇定。“如果不是这位血殿道友出手救下月玲,你觉得现在你和我还有可能心平气和的在这里说话吗?今日不给我月殿一个交代,就等着月殿数十万弟子对你云殿展开战斗吧!哼!”
看到凌逸为自己解了围,云羽不禁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多谢这位小友为云殿解围了,不知小友怎么称呼?”三殿之中,能够入云羽法眼的除了月苑莹和血乏外,根本没有第四位,若不是在凌逸救下月玲前是从血殿人群里窜出,怕是云羽这辈子也不会主动和凌逸对话,不过先前凌逸不仅救了月玲免于两殿关系立即恶化,此时还帮他说了两句话,由此便让云羽对凌逸生出了一丝欣赏之意。
尽管早就猜到了凌逸的血殿门徒身份,但此时确定下来云羽还是不免心中一叹,凌逸身上那难掩的生机气息他怎会感应不出,在他看来,凌逸此时的年龄定然不会超过五百岁,而和_图_书他能在月苑莹都赶之不及的情况下帮月玲挡住攻击,出手还那么的轻描淡写,这就说明凌逸不仅身法神通过人而且其本身实力也早就超出了云炜那种层次的范围,想想血殿之所以没让凌逸参加殿比,应该就是因为人家已经不屑于参与这种低级的比斗了,基于以上种种,只能说血乏找到了比云炜不知天才妖孽多少倍的修士!
月苑莹夹杂着无尽冷意的声音传入云炜双耳,因为之前放出全力一击而发泄了愤怒有所清明的他此刻也是明白了先前那番举动多么愚蠢,若是方才凌逸没及时将他的法术抵挡下来,使得月玲命丧于此,那么带来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云羽为了保住他和月殿开战,另一种则是云羽放弃他交予月殿处置,而杀了月殿年轻一辈最强者的他,落在月殿手里定然难逃道消陨灭的下场,他可不觉得以女子掌权的月殿会心慈手软。
“两位殿主,这件事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月玲姑娘也没受到什么伤害,不如暂且把此事放在一边,先将殿比完成如何?何况下面这么多修士看着了,两位殿主也不想被这么多人看两殿的笑话吧?”正当月苑莹决定要和云羽一战时,站在两方中间的凌逸突然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开口和-图-书了,闻听这位救下月玲性命的年轻修士出言相劝,月苑莹轻哼一声倒是给了他一个面子,把释放出来的元力压制了下去,不过离她较近的人便不难察觉,月苑莹虽然收敛了元力,但她那随时爆发的状态可是依旧还在。
云羽出手替云炜化解了自己的攻击,月苑莹终于难以抑制芳心的怒意,浑厚无比的月元力从她身上弥漫开来,那样子,毅然是打算要和云羽一战了!
凌逸救人时在身法上小露了一手后,便自知从那一刻起,他的身影就正式出现在了云殿殿主这位很可能因为昆云宗之故与自己为敌的强者视线里,想到这里,凌逸不免感叹了一声世事无常,百余年在那青灵镇中,他如何能猜想到因为自己的青梅竹马一路追到这里,又怎能相信凭他这么一个生来就是废物、即便有丹药辅助缩短天赋上劣势的小人物可以走到今天和云羽这般凡界巅峰人物正面相对的局面?!可不管怎样,现在的事实就是,他来了,为了心爱之人,他孤身一人来到了这里,见了无数强者大能,并以绝对的姿态把一个个强敌踩在了脚下!
一听云羽要自己自断一臂,云炜表情顿时变得惊慌起来,虽说凭借云殿的底蕴,完全可以凭借丹药帮他重新恢复断了的手臂,可hetushu.com所谓什么好货也不如原货用着舒服,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万万不想把自己的手臂留在这里。“殿主,我……我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再说斗法之间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先前若不是弟子自己实力足够,那三轮元力圆月恐怕也足以将弟子性命留在这里了,难道实力强也有错?!”
“对一个美女下死手,可不是你们云殿所言的君子作风啊。”
见云炜不仅不接受惩罚,反而一脸振振有词的模样,月苑莹银牙一咬,渡劫期圆满的庞大气息陡然喷涌,浓稠如液体的月元力于其手中骤然凝现,一轮拳头大小的元力光月瞬间幻化而出,举手投足之间,那轮元力光月竟是把它周遭的空气都挤出了周边,形成了真空状态。
“好一个实力强也有错,那今日本殿主就用实力封住你的嘴!”
云羽心中的暗叹,自然是因为无法拉拢凌逸而感到惋惜,加上云殿与血殿本就不和,凌逸的出现,很可能将会给云殿带来不小的损失,不过这些都不是云羽现在要想的,他现在重视的是,月苑莹究竟作何态度。
不错,他是因为踩了狗屎运,得到宸苍界这么一个任谁都能凭其闯出一片天地的逆天宝器,可如果没有那股坚定不移的变强执念与承受一切痛苦危险的性子,即便得到了和-图-书宸苍界,他的实力也决然不会成长到现在这般地步,总而言之,他永远不会满足现有的成就,因为他相信,他可以变得更加优秀!
法术一出,月苑莹连犹豫都没犹豫就把那元力光月甩向云炜,感受到那几乎光凭气势就能把自己湮灭的元力光月,云炜脸色大变之际便是要卯足了力气移动身形躲避,这时云羽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而后抬起另一只手于二人身前一抹,一道飘荡着雪白色云雾的屏障便是现了出来,元力光月在那屏障成型的一刹那便打在了上面,接着不等那轮淡黄色圆月爆炸,云羽施放的云雾屏障突然变幻将月圆包裹在了其中,最后云羽攥拳在那云雾团上迅速一锤,二人的法术便是同时化作了虚无。
“苑莹,小辈之间的比斗我们这种级别的修士不适合参与吧?”说来云炜也是云羽内定的亲传弟子之一,能够被云羽这种眼光极高的人定为亲传弟子,那云炜的修炼天赋自然不用多说,先前月苑莹的一招虽然没有使出太大力气,但假若打在云炜身上,云炜定是难逃一死,况且云炜说的一席话也并无道理,修士斗法不比凡人拳脚打闹,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让云炜自断一臂赔罪已是云羽能做的最大让步了,可让步归让步,这并不代表云羽怕了月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