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云清

“水火两种属性灵体并存么。”
云清的攻击一举成功,并未发出什么太多剧烈的声响,只是在红蓝光华乱溅四射间不断轰击着血灵剑剑身,遭到巨力冲击的凌逸脚下那一片擂台青石霎时破碎,双脚离地的凌逸由于没有了支撑点,只得在水火光束的冲撞下极速往后退去,云清的攻势虽猛,但所有人都不难看到那被动抵挡的凌逸身上一点水火之力都没落上,云清一切攻击皆在那血剑绽放的血光下悉数阻挡在了前方。
一股浓烈战意在凌逸身上散发之时,云清法令已是铿锵落地,其头顶水火灵镜在操控之下骤然绽放刺眼光芒,接着那明亮的镜面从中间徐徐分开,一个红蓝光芒交错的镜洞毅然浮现,最终在云清一指指向凌逸的刹那,一道桶粗红蓝光柱夹杂着火焰、水汽悍然朝凌逸喷射而去!
话毕,云羽笑着点头同意了下来,接着用神识传音给云清嘱咐道:“此人如今加入了血殿,想来是不会为我们云殿所用了,所以待会要是可以的话,给他留些麻烦也不错,省得将来对我们云殿发展有所影响。”传音后云羽与云清一老一少两个阴险伪君子相视一笑,接着云清便举步腾空,和*图*书体放红蓝华光瞬间落在了擂台上,与凌逸遥遥而立。
使绊子?那就看看最后谁被绊吧!
水火光束喷出,所有观战修士便是感到屁股下面猛然颤抖起来,那光束蕴含的巨大威力,竟是牵动起了整座城池!
对于云羽说凌逸比自己天赋高的话,云清并没有什么嫉恨的样子,起码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容貌俊朗的云清冲着云羽微微一笑说道:“修炼天赋再怎么高也没用,师尊以前见到极有天赋却英年早逝的修士还少么……说来师尊有所不知,先前在交易会上我与他有些纠葛,不过师尊放心,弟子为了不让师尊稍后在月殿殿主面前为难,定会懂得进退分寸的,只是想教教那小子如何做人罢了。”
嗡——
然而凌逸这一击显然用上了全力,在得到血魔传承之前或许这一击最多也就把云清施展的灵镜之相抵消掉,可凝练融合出永生之血的凌逸此时一剑全力挥下,那单纯由元力凝聚而出的防御怎能抵挡的住?!
感应到云清那毫不掩饰的强烈水火气息,凌逸心中低声自语一句,继而嘴角咧起一抹看不清意味的微笑,若是他还是出生时那般的普通火属性和-图-书灵脉在同境界面对云清时或许还会感到畏惧,可如今身怀浊脉且能够将各种属性道义修至极致的他,早已无视了这种所谓灵脉上的天赋。
血剑在前,疾驰突刺之下凌逸整个身体被血剑剑尖顶出的一道锥形光幕包裹在内,待剑尖触碰到水火光束的刹那,锥形血色光幕便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把那光束全部分解击溃,大片大片的水珠、火焰交错乱飞,不过却是没有一丁点可以落在凌逸身上,那般模样,好像凌逸生怕弄毁自己的衣物才刻意而为!
见云殿派出与自己对战之人竟是云殿中实力仅次于云羽的云清,不由得让猜无遗策的凌逸皱了皱眉,他自认与三殿殿主定下的约定决然对云殿有百利而无一害,难道云羽就这么相信自己的实力?!不过等凌逸从云清那眼底闪过的一丝阴狠之色后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云羽这是要给自己使绊子啊!
“斩!”
对凌逸来说,能有一个和他激烈拼斗的对手实在太难了,如今得见,岂有懈怠之理?!
凌逸挥出的剑芒匹练距离云清三丈远时,云清手指镜身背后一顶,那水火灵镜便是在轰鸣之中骤然膨胀,一面与灵镜宝器本体相像的hetushu.com巨型灵境霎时放出,与血色剑芒对到了一处!
光束喷出几乎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凌逸近前,闪躲不能,凌逸唯有正面应对,伸手一抓由宸苍界幻化而成的血灵剑立即握在了手中,而后待水火光束即将打在胸前的瞬间,凌逸横剑挡在前方,任由那毁天灭地的攻击打在了血灵剑上!
正当云清准备再度利用水火灵镜施展此术时,突兀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一直进行防御的凌逸骤然撤剑往身后暴退,不等那威力消耗大半的水火光束继续追来,凌逸双手举剑过顶,犹如一道锋利尖刺飞身朝着那光束前方狠刺而去!
原本作为一殿之主下达命运后被自己的殿内弟子突然打断是一件极其让人不爽的事情,可云清道出自己的意愿,云羽不但没有面露不悦之色,反而扭头看向他这最为得意的弟子问道:“怎么,见到比自己天赋还强的年轻人,手痒了?”
“水火灵镜,现!”
咔嚓——咔嚓——
不得不说,云清能够具有与血痴分庭抗礼的实力绝不是吹出来的,当那水火灵镜显现,积蓄着毁灭力量的时候,凌逸之前轻视的心态便是尽皆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谨慎对待的念头m•hetushu.com与一股强烈无比的战意!
镜面破碎声几乎同时响起,灵镜之相仅仅挡住剑芒一息时间不到便全部支离破碎,冲破元力镜面剑芒继续悍然斩落,直接劈在了水火灵镜本体之上!
想到这,云清脸上笑容依旧,抱拳回礼道:“凌逸兄弟说笑了,能站在原地让血辉兄弟以任何方式攻击而不退一步,换做我也是不行啊,下面就请凌逸兄弟赐教!”话音落下,云清左右双臂陡然分别绽放出红蓝之光来,一息过后,凌逸便是看到云清左臂燃烧起了炽热烈火,而其右臂则是波动起蔚蓝水泊!
“灵境开,水火齐放!”
凌逸正有所想间,云清已是发动了攻势,只见他弥漫水火的双臂往头顶一指,一道火焰光柱与一道清水光柱便是从其手臂同时射出,最终交汇在了其上方三丈远的半空中,水火相遇激烈碰撞,一番冲击之下,一面闪烁着明亮红蓝色泽的圆形光镜便是陡然凝聚了出来,稍稍感应一下便不难发现,这水火灵镜可不是元力凝结之物,而是实实在在的伪劫宝层次宝器!
血色剑芒呼啸斩下,其中蕴含的恐怖威力身为渡劫后期巅峰强者的云清怎会感应不出,只见他面色更为沉重一分,双手法和_图_书决不断变幻的同时,那水火灵镜也被其招到了身前,接着云清伸指朝灵镜一点,一道水火交融的细小光柱打在其上,令水火灵镜猛烈轰鸣起来!
“灵镜之相!”
将水火灵镜释放的攻击整个击散后,凌逸陡然滞住身形径直升空,继而单手持剑愤然斩下,汹涌澎湃的血元力被其从丹田浊色灵涡中剥离输入血灵剑内,一时间血灵剑仿若有了生命,清晰可闻的血液流动声从中响遍四周,一股股流动着的鲜血于血灵剑剑身以其独特的方向流转着,血光绽放到极致,一道暗藏着诡秘妖异气息的血色剑芒随着凌逸劈斩而下毅然掠出,直奔云清身处之地杀去!
心中嗤笑一声,凌逸脸上装出比云清更为温和的笑容抱拳道:“今日得以与云清兄切磋比斗,实乃小弟人生之大幸,只是小弟实力有限,待会还请云清兄手下留情啊!”看着凌逸和善可亲的模样,若不是云清之前与凌逸有过纠葛,说不定还真会放下什么比斗约定直接过去和凌逸拥抱交好了,当然,这些都是无稽之谈,现在在云清眼里,凌逸可不是简单的切磋对象,更是他云殿未来发展的挡路石,不把这块石头弄出几道裂纹,那以后他必将成为云殿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