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章 战月苑莹

望着那如月中仙子的佳人飘然落在自己面前不足十丈远的地方,凌逸自然亦是没想到月苑莹真的打算亲自和他一战,不过这样也正随了凌逸的心愿。“晚辈实力拙劣,还前辈请赐教!”
“你们谁自认为可以击败云清?”对于这些弟子的心思,月苑莹自然十分清楚,她并没有出言直接否决她们的举动,而是似轻描淡写的问了这么一句。
“哦?那如果我说,代表月殿与你一战的人是本殿主呢?”月苑莹柳眉一挑,语气夹杂着细微的戏谑之意说道。
凌逸洒然一笑,再度朝月苑莹抱拳道:“晚辈感觉身体状况还行,应该还可以一战。”这话一说出来,放在正常情况下显不出什么,可是要知道凌逸可是刚才才和云清全力拼斗过啊!真像凌逸说的这般的话,那么也就是说人家击败云清根本就没费太多力气,如此一来,自然难免让云殿之人脸寒。
提到“大师姐”,这几位师姐妹的美眸中明显流露出了分明的崇敬之色,不用说,这位大师姐在月殿的地位俨然与云清在云殿、血痴在血殿的地位一般无二,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不过多说无益,由于她们这位大师姐前些时日闭关准备突破至渡劫期圆满之境,所和_图_书以至今仍然呆在月殿城内没有丝毫动静,此次殿比也就没来参与其中。
凌逸的话刚一落地,月苑莹居然就那么直接简白的应了下来,这让血乏、云羽二人都不禁愣了一愣,月苑莹是何身份?凌逸这么一个看起来没经历过多少岁月的小辈竟能引起她亲自出手?!
故而云羽上台,承认凌逸获胜的那一刻起,原本应该出现的哗然震惊之声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沉寂,这种安静落针可闻,因为他们实在无法用任何声音来舒缓心中的不可思议!
不过毕竟凌逸现在要做的事情对他云殿有利,如若他们出言讽刺喝骂,万一凌逸拂袖而去,云炜就必定难逃月苑莹处罚,而从月苑莹起初对云炜产生的杀意来看,这处罚绝对不是断臂那么简单了。再说血婷险些要了许仁的性命就不用说了,血殿好战护短是出了名的,万一云羽因云炜之故强行要处置血婷,那么云殿将面对的就可能是因此事而联合到一起的月殿和血殿两大势力了。
道理就是这般讲的,月苑莹活了两千余岁不假,可她能修炼到如今这般境界,除了自身修炼天赋过人之外,自然也少不了频率高、时间长的闭关苦修,故而在此刻的m.hetushu.com众人眼里,月苑莹现在就像一个走出闺门的绝美少女,勾人腹生邪火。
月苑莹不再理会身后一众月殿弟子的议论,将她那一双犹如两轮明月清冷高雅的双眸投到虚空而立在破损擂台上方的凌逸身上,望着凌逸那挺拔不屈、面露自信之色却不显自大的神采,一时间芳心中居然荡起了一丝轻微不可觉察的波动。
凌逸与云清两人的战斗结束,场内修士望向凌逸的目光再无半点轻视之意,如果说先前血辉的落败是因为师出同门故意放水,那么和云清的这一战则完全证明了凌逸的实力!
要不是亲眼所见,无论这话从谁嘴里说出来,他们是决然都不会相信的!
答案没人知道,只能怀着无比震惊的心继续看下去。
简单的一句谦让之言落入月苑莹耳中,月苑莹改为神识传音传入凌逸耳朵里有些愤懑道:“本殿主有那么老么!前辈长前辈短的!”话毕,也不管凌逸那一脸不明不白之色的样子,月苑莹一双散布着莹莹月光的玉手接连挥打,无数道清冷月光陡然从两人四周地面里往上窜动而出!
对此凌逸也是脸色错愕了一下,继而再度恢复平静,甚至眼中带着比之前对上云清更加浓烈的战意回应和图书月苑莹道:“能和月殿殿主切磋比斗,是晚辈的福气。”在和云清一战过后,凌逸对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个大致的猜测,他现在凭借所有底牌全力一战的话,击败渡劫期圆满修士不成问题,只是想要在对方全力逃跑下击杀有点困难,但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迫切需要和他“同级”的修士进行实战,这样才能更好的磨合他的修为和种种威力提高了的手段。
尽管月苑莹的年龄听起来像是一个老妖婆,但是要知道,修士为了逆天改命,在大部分的日常生活中都是在静坐闭关修炼中度过的,所谓让人成长的不是岁月,而是经历。因此在修真界里,许多修士可能有着千岁、万岁的年龄,但其心性也有可能连凡人间二十几岁的青少年都不如,试想把一个确定拥有一万年寿元的五岁孩童扔进一个没有人烟的环境,五千年后把他再放入世俗,谁敢说他就成了一个人老成精的家伙?!
果不其然,月苑莹的话刚一说完,那些月殿高层一个个都咬着银牙不再说话了,唯独有一名窥灵后期、相比之下年龄稍微小一些的女修低声说了一句。“要是大师姐在这里就好了。”
“好,那就如你所愿。”
血乏、云羽等人那般想,其余势力m.hetushu.com的修士则又是另一种想法了,此时在他们心里,缴纳灵石来观看此次三殿殿比简直赚大了!不仅看到了血婷、云炜、月玲、许仁那种年轻一辈的天才,还幸运的看到了凌逸这种怪物单挑云殿大弟子以及即将到来的和月殿殿主的战斗,这怎能不让他们兴奋激动?!
不顾场内修士的心情如何,凌逸脸上笑容不减,望向月苑莹那清冷容颜问道:“不知月殿殿主前辈派何人与晚辈一战?”此话一出,所有人的心脏再度抖了一抖,他难道不用休整调息的么?!要知道先前施展的那些神通法术威力之强,消耗的元力定然不是少数,可他却连停顿都不停顿就要求月殿殿主派人与他一战?!
云清是什么人?想必只要知晓云殿的修士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云殿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同级之中罕有敌手,不知多少渡劫期圆满大能落败在云清水火之术上,可如今竟是让一个渡劫前期的年轻人击败了?!
“你确定不需要休息一下,便接受我月殿的出战么……”遥望凌逸,月苑莹高贵如凡间皇后一般坐在石座上,声音不显喜怒轻声出言道,她那诱人红唇一开一合间,配以其绝美的容颜,那般诱人姿态,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是m.hetushu•com一个活了两千余年的修士!
凌逸的话传入月苑莹耳中,当即就有跟随其而来的月殿高层女修出言应战,这倒不是因为凌逸先前的表现使得她们心生爱慕故而想要表现一番,同样经历了不少人情世故的她们,怎会不知此战将意味着她月殿能否惩治那个险些击杀她们小师妹的云炜呢?
因此凌逸的话除了引起那些三殿之外的修士议论喧闹一番之外,东面观战台上的修士无一人言语,全部把目光放在月苑莹那曲线玲珑的身姿上,静看事态发展。
是自信?还是自负?
凌逸……从来没有在他们视线中出现,也从来没有听闻过的名字,将在此次殿比之后响遍仙郡大地!甚至有人在想,如果按照云羽最后一句所说,此刻或者将来凌逸和云羽对上,二人谁胜谁败?
“月之囚牢!”
要是让云羽知道月苑莹这个被他追求了近两千年而感情程度不动分毫的冷月此时竟是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动了心思,估计生气能死人这一奇异场景会立即出现在这里,而且气死的人还是一名凡界巅峰强者。
没有人有答案,因为从凌逸现在的状态上来看,击败云清的过程中他并没有使用全力!
三殿势力单对单结果是两败俱伤没错,可要是二对一……其结果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