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和月苑莹的谈话

所以血乏起码能大概估测出,凌逸的实力怕是已丝毫不弱于他们这三殿殿主了。
“还有音、火、黑暗三种属性?!”现在的月苑莹已经难以保持她那清宁的姿态了,此时的她掩口惊呼,完全难以相信凌逸的话,不过待那股震惊的情绪淡了些,月苑莹稍一回忆,想起曾经那位五行灵脉同体的林家老祖,她又有点释然了。“怪不得你能凭借渡劫前期的境界击败临近渡劫期圆满的云清,果然是灵脉属性越繁杂,积蓄的元力就越浑厚强悍。”
“什么?!你的灵脉属性中除了血属性还有月属性?!”
再说凌逸,环顾了一番四周环境,最后把视线落在了站在其对面位置上不曾移动半分的娇人身上。“前……咳,你弄这个干什么,好像这月之囚牢没什么攻击性啊。”凌逸原本还想开口叫前辈,可话到嘴边又想起了月苑莹施展月之囚牢前的那句神识传音,故而又强行把前辈的称呼咽了下去,干咳两声问道。
凌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而后解释道:“我没想帮谁,再说血殿和云殿的关系你也知道,如果我要想帮云羽的话,就不会救下你们那个叫月殿的弟子了。”
不出凌逸所料,但凡知道他灵脉属性多于一种,m.hetushu.com尤其是还都是稀有灵脉属性的修士尽皆难免惊叹,不过反正现在这月之囚牢中只有他们二人,方才他试了试就连他的神识也无法穿透出去,于是也就不怕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了。“嗯,我的灵脉天生奇特,除了血、月两种属性外,还有音、火、黑暗一共五种属性。”在透露自己灵脉属性时,凌逸多加上了一个就连血乏等人都不知道的黑暗属性,这么做其实是有他的道理的。
月苑莹一声娇喝落下,凌逸便是看到他与月苑莹所处之地方圆数十丈范围内全部为一道道月光栅栏围了起来,不过这还不算完,那些原本只有竹竿粗细的光柱居然随着道道月光从月苑莹那纤细娇躯中散出,慢慢变得更加宽粗,最后一阵耀眼明月光华闪烁,待凌逸再度睁开双眼打量起周遭环境的时候,竟是惊讶发现,他脚下已不再凌空,而是有了一层散发着清冷月光的地面供他踩踏,再说他的四周、头顶也被与地面相同的月光屏障实实在在的遮盖住了。
也有可能,会强过他们!
话毕,凌逸像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回应月苑莹道:“既然你都构造这么一方月之天地了,也不能什么都不干就浪费掉,这http://www.hetushu.com样,你我皆释放一记月属性神通,谁的威力更强就算谁胜,如此也省了不少力气不是?”
从外面观看二人此战的一众修士眼里,此时破烂不堪的擂台上出现了一方巨大月光牢笼!而月光牢笼之中到底发生什么,他们谁也看不到,甚至就连他们的神识也无法进入。
“哼,既然救了月玲,你又干嘛要定下这比斗帮云羽解围?!”提到云羽,月苑莹高雅清冷的面容突然露出了一抹不耐,似是很讨厌云羽,这也怪不得月苑莹对云羽有这般情绪,试想哪个女人愿意被一个自己不喜欢却又无可奈何的男子纠缠成百上千年?不烦才怪了!
听着月苑莹颇有道理的话,凌逸这个自诩情场无敌的家伙也难以看出月苑莹美眸中的点滴异彩,他可不知道,强大的男人永远是最吸引女人的,尤其他还是一个容貌俊逸的强大男人。“喂,我与你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还救了你月殿弟子,干嘛要这么认真……”
血乏心中喃喃一声,随即眼皮微垂,那样子似乎对凌逸与月苑莹接下来的战斗丝毫不予上心。
“走了个林家老祖,又来了这么个小子,难道我在修炼上真的还不够尽力么……”
凌逸点点和图书头,继续说道:“我这么说你应该也能明白,对于月殿除了交好,我并无其他想法,那云殿其实我对其不但没有好感反而有些厌恶,不过现在还不是和他们交恶的时机,不如苑莹殿主你给我个面子,今日之事就此罢了如何?”
凌逸耸耸肩,思考了几息,随后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般说道:“我喜欢美女没错,但也绝不是看上一个就随随便便喜欢一个,那样的话我就不用修炼了。整日呆在美女堆里过生活不是我追求的,至于救她,完全是因为我有一个月属性灵脉的兄长,而我又修炼过一些月属性法术,所以看到修炼月属性道义的修士有一种亲切感罢了。”凌逸敢和月苑莹摊明自己可以修炼月属性道义,其实是有过一番考量的,这样做一来可以与月苑莹交好,二来凭他现在的实力,在凡界已是不惧自己怀有多属性灵脉的秘密曝光,当然,浊脉的事情还是要保密,毕竟浊脉一旦现世,恐怕很多高层次界面的大能都要来抓住他研究研究了。
只有拥有够浑厚的元力,才有可能让自身实力超出凡界界面能够承受的能力之外,由此才会引来天劫,渡劫飞升,这也是月苑莹和云羽、血乏二人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之谈。
月苑和-图-书莹沉吟了一会儿,随后她那极美面容恢复如常,臻首轻点说道:“可以是可以,但你我这一战还是要打。”不管怎样,从凌逸的坦诚相待来看,月苑莹对其有了些许好感,但她心中更多的是想印证一下凌逸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这种念头月苑莹也不明白是怎么来的,或许,跟凡人间的比武招亲有点类似。
“师尊,月殿殿主她不会把凌逸兄弟给杀了吧?”眼见月苑莹施展月之囚牢将二人彻底裹在了其中,血痴面色严肃的传音问向血乏道。
月苑莹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芳心中萌生的一颗奇妙种子,见凌逸没叫自己前辈,她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种愉悦感,只是这愉悦感同样很微小,微小的细不可查。“修真界强者为尊,达者为师,你既然能把云清击败,理应与我同辈论交,以后叫我的名字便是,至于这月之囚牢么……看起来似乎没什么攻击性,可是在这里面,我的一切神通法术皆有威力加成,对付你,我可不会因为你的年轻而有所轻视,自然要全力以赴。”
月苑莹听完想了想,似乎事情还真是这么回事,但这么一来她就更有点不明白凌逸这一系列举动了。“哦?既然你不是为了帮云羽,那为什么不和我站在一边借此www•hetushu.com处置了云炜从而削弱一下云殿的实力呢?还有,你为什么会救月玲,莫不是看上她了?”说到最后,月苑莹眼中无意间流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光彩,只是这抹光彩显然不是高兴的那种。
当初的林家老祖显然给月苑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同为渡劫期圆满修士,之所以林家老祖能击败他们,除了五行法术变幻莫测外,更重要的是拥有五行属性灵脉的林家老祖元力浑厚到足够将他三人一一打败而不至于消耗空,这也是为什么林家老祖能够比他们早那么多年飞升灵界的原因之一。
血乏姿态不改,依旧闭目端坐在石座上,右手极有规律的敲打着扶手,简单回应血痴道:“你们放心吧,月苑莹不会傻到招惹那小子,而且就算他想杀凌逸,也不可能。”血乏的表情看不出有何情绪,但其实他的心里却是在凌逸击败云清的那一刻翻起了滔天巨浪,尽管在凌逸接受血魔传承从血池里出来与他们见面后,血乏发现了凌逸的变化,且在其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危险气息,可凌逸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血乏也难以估测,不过就在刚才那一战中,血乏明白,若是让他与云清一战,虽说必胜,却也不敢纯粹的依靠身体和元力防御下水火灵轮的不断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