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六章 灭门,夺人(二)

“老天,但愿这个凌逸不是血殿凌逸,先不说血殿那数十万嗜血好战的疯子,就单是那凌逸能够击败云殿殿主大弟子的实力,恐怕我们这些老家伙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不会吧,那人从来没在外界遇见过,若不是殿比盛事一见,我等根本就不知道仙郡还有这么一个修炼妖孽存在,他怎么会和昆云宗有过节?”
“万一……万一要真是他,我们来参加昆云宗的成亲仪式,不会被迁怒上身,殃及池鱼吧!?”
话毕,浊光起!
“谁知道呢,刚才那凌逸说是来昆云宗要人,莫不是昆云宗最近私自捉了血殿门徒?”
“月婵,你说这是幻象?不可能吧,建立如此大规模的幻阵需要的时间肯定不短,虽说这些阴魂火海一直没对人们造成什么实际意义上的伤害,可要说在我们眼皮下偷偷建立这么一个巨大幻阵,我们怎么会一点都不清楚。”冯琅听完自己这道侣云月婵的言语,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道,毕竟他不知道凌逸从幻仙传承中得到了虚实幻书这等幻术奇宝,故而对短时间造出这般巨型幻象十分难信。
云月婵此刻也是难以道出其中奥秘,不过从刚才一阵观察来看,无论是那些飘荡的阴魂还是漫和-图-书天的黑炎火海,看起来都十分逼真,可以她渡劫中期的神识都无法感应出这些东西上传出气息波动,加上先前有一些修士出手并未对那些阴魂造成伤害,反而透过它们攻击在了己方修士身上,基于以上种种,云月婵方有了现在这般猜测。“到底是不是幻象我也不能完全确定,不过八成可能是这样,总之夫君你先稳定一下他们的情绪,总不能还没见着敌人就先自乱阵脚。”
“凌逸……凌逸……莫非是殿比上那一战成名的血殿新任使者?!”
现在凌逸渡劫前期的强大威势毫不遮掩的外放,感应之下昆云老怪立即肯定了那殿比上大出风头的凌逸就是眼前这个他当初没有出手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的后辈,人老成精的昆云老怪怎会不知,现在的他已然绝非凌逸一合之敌了。“凌逸,没想到你还真追到仙郡来了,老夫知道你的实力不能用表面境界来评估,可是即便你再怎么能跨级挑战,我昆云宗宗主渡劫后期的修为也不是你一个渡劫前期的晚辈所能抗衡的,劝你还是束手就擒,争取宗主的宽恕。”
终于,冯琅似乎有些不满宗内弟子的效率,开始着手派出几名窥灵期长老,而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紫岚州和*图*书内的昆云宗宗主——昆云老怪!见到凌逸那张俊逸熟悉的面容,昆云老怪也是难以相信如今的凌逸居然强大如斯,三殿殿比他没去参加,不过听闻了一个叫凌逸的年轻修士击败了云清以及月苑莹,昆云老怪震惊的同时,也暗暗祈祷着那个凌逸不是紫岚州的那个,然而此刻“故人”就在面前,那个在窥灵期便以一人之力灭掉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昆云分宗,且从正面击败了他,最重要的是,凌逸灵脉属性的变幻多端一直是一个不解之谜萦绕在昆云老怪心头,谁都清楚拥有多属性灵脉的修士有多么变态。
陷魂曲出,所有被冯琅派来捉拿凌逸的昆云宗修士无论境界高低,全部被在陷魂曲的音律下失了心神,加上周围阴魂的不断浮现穿梭,一些境界低于窥灵期的修士尽皆发了疯,互相攻击起自己人来。
铺天盖地的狰狞阴魂四处飘荡交错,加以那漫天黑炎火海的恐怖场景,所有在场参加冯陨与伊凝萱成亲仪式的修士不管修为高低,尽皆为这一幕所惊惧当场,更有甚者居然化惶恐为怒意,施展着一记记法术神通攻向环绕而来的阴魂,哪知这些攻击发出去,根本无法对那些阴魂造成一点影响,直接穿透过去,打在了距离自http://m.hetushu.com己最近的修士身上,一时间,狰狞阴魂没伤及一人,倒是在场修士互相争斗起来,出现了自相残杀的局面。
对于这些小动作,慢慢从嘴边放下碧清萧的凌逸嗤笑一声,扭了扭脖子似是自语又似是在和昆云老怪等人讲话说道:“被虚实幻书营造的幻象困在城里,终于能不顾忌灵脉属性的奇妙被发现了啊。”
这条通往冯琅府邸的街道上,凌逸双手持萧轻吹不停,周围那阵阵混乱厮杀仿若根本不存在一般,彻底被凌逸无视掉了,途径厮杀激烈处,偶尔有断臂鲜血抛至身旁,一道无形的屏障便会自动从凌逸体内外放而出,将一切秽物阻挡在外。不知有多少昆云宗弟子死在了自己人手中,也不知多少血肉溅到凌逸身边,可凌逸那袭白衣依旧丝毫尘埃不染,在身后这条血路上映衬的十分刺眼。
“凌逸!果然是你!”
不过是与不是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过不了多久,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只有前后一共两页的虚实幻书在凌逸的操控下于半空中徐徐展开,随即凌逸将一股裹着阴魂炼狱景象的神识打入其内,持以凌逸丹田灵涡内浊元力的灌输,整座昆云宗所在的城池便被无数阴魂、漫天火海容纳在了里面,待得http://m.hetushu.com幻境营造完毕,凌逸伸手一招又将虚实幻书化作了碧清萧,翠绿玉箫入手,一曲陷魂毅然荡出。
就在所有人处于几近疯狂的状态中时,坐在昆云宗宗主身旁,身姿婀娜面带白纱遮容的昆云宗宗主之妻突然开口娇喝道,若是凌逸现在见到此女,一定不会觉得陌生,因为当初在紫岚州得知今日成亲一事的消息,便是凌逸亲耳从此女口中听闻得知。喝声落下,那些在喜台下方争斗的修士虽然依旧怒目相视,不过却也稍稍清醒了一些。
“你说什么?!是他?!”
甚至当时云月婵还放下话来要亲自到紫岚州取他性命,哪知现在那个当初羽翼尚未丰满的雏鹰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三殿殿比盛事冯琅一家三口没有亲自到场,可根据派去参加殿比的昆云宗长老回报,一个名叫凌逸的新任血殿使者种种精彩表现自然也传回了他们耳朵里,然而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最近风头正紧的凌逸会是紫岚州的那个。
场内成百上千的修士议论纷纷间,冯琅一家三口加上无法动弹言语的伊凝萱四人则各怀心思,虽说那日云月婵降临紫岚州把昆云老怪带回仙郡后把有关凌逸的情况和冯琅、冯陨二人细讲了一番,可那时候的凌逸不过是窥灵期而已,和*图*书其实力虽有不凡之处,却俨然没有到了需要他们重视的地步。
“够了!都安静下来,这些是幻象!”
再说凌逸,脚踏昆云宗城内后,伸手一祭便是将宸苍界本体召了出来,而后神识微动,锥形宸苍界本体一通扭曲变化,最终化作了一本如用美玉精心雕琢而成的透明书籍状宝器,正是由幻仙殿内接受幻仙传承后所得的虚实幻书!
冯琅赞同的点点头,目光略有火热的在云月婵身上停留了一瞬,随即转头冲着喜台下方众人沉喝道:“大家都别慌!内人说的不错,这所谓的阴魂火海只是幻象,无法对我等造成伤害,只要稳住阵脚,待我昆云宗弟子将那小辈抓住,一切自然会得以解决!”
……
闻听冯琅的话语,这些本身修为就不低的修士此时也是稳住了心境,但闹了这么一出后,他们心中对凌逸的看法再没有了半点小觑之意,能够在昆云宗城池内生出这么大的阵仗,不管接下来情况如何,起码现在已经证明了凌逸绝非仅仅是一个无名小辈。
昆云老怪话刚说完,凌逸便是看到其身后有一名窥灵中期老者偷偷变幻身形消失在了原地,不用说,俨然是因为昆云老怪自知他们几个不是凌逸的对手,因此要去禀报给冯琅,让其派一些渡劫期长老前来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