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萱儿……”
“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你这小妮子吧。”
凌逸心中满怀千言万语,可一见到这朝思暮想的人儿时,一时间又全部堵在了喉咙里,嗫嚅出两个字来。
“凌逸哥哥,萱儿想你……”
凌逸之所以没有在安全回到血殿后立即进入宸苍界与伊凝萱见面,一来是因为他的状态实在太差,不想以狼狈面容见伊凝萱,二来则是因为百余年未曾见过一面,虽说凌逸自信与伊凝萱的感情不会淡了半分,可就像你长时间没见一个挚友,突然见面之下也难免会有些心中紧张,手足无措。
发泄完毕的伊凝萱没有急于回应凌逸,而是睁着那双亮如繁星的明眸死死盯着他,最后抬手俏皮的捏了捏自己那吹弹可破的面庞,放下手来后噗嗤笑道:“反正哭丑了也有人要。”
“尽管爱慕她的三族同辈那么多,她又是那么的优秀,却不知为何唯独对我这个废物情有独钟,我原本不相信那比仙道还虚无缥缈的私定终身,但经历百年岁月,当我迈着稚嫩的步伐一步步走到如今时,俨然发现幼时的爱情不会随着长大而变质,反而犹如陈年佳酿,越藏越醇。”
满地五彩斑斓的奇花异草,丝丝浓郁的花草灵气与宸苍界内特有的天地浊气混在一起飘荡在这方天地中,和_图_书柔和且令人感到舒适的气息弥漫开来,让心生烦躁的人进入此地也不免情绪平缓开阔起来,一条浊色小径平铺在满园花草之间,神识微扫之下,凌逸很快便搜索到了那侧腿斜坐在浊色小径上、头顶红色盖头的佳人,又为自己鼓了鼓气的凌逸终是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漫步走到其身边,低头俯下身来。
“你再说一遍……”
“你确定不理我了?”
“确……咯咯……凌逸哥哥,你又来……”
熟悉的声调,熟悉的称呼,其中饱含的惆怅与颤动让瘫坐在小径上的娇躯不禁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这个称呼被这个男人叫出来,是她做梦都想要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事,多少个难以入寐的黑夜,多少个魂牵梦萦的白昼,她一直在等,也一直在盼望着那个在青灵镇中面对严鹏时骄傲的挡在自己身前,扬言从今往后,让他为自己扫平天下的男人来接她回家。
千言万语汇成这八个字,伊凝萱抬起那白嫩如雪的玉手一把扯下盖头,扑到凌逸怀里泣不成声。
最后一句话说完,凌逸仰起来的俊逸面庞已是落下两行清泪,分不出是因为百余年不停不停变强的辛酸,还是终于夺回佳人的怅然,伴随着嘀嗒嘀嗒的水滴声在浊色小径上响起,一道浊光在凌逸抬手间和*图*书闪过,伊凝萱顿时感觉到身体上的束缚消失无踪,继而不等凌逸为其拿下盖头,一声他祈盼了无数个日夜的呼喊毅然响出,宛如一记重锤狠狠敲在了他的心头。
“记得小时候,本来族人见我天生五行属性中最为霸道强横的火灵脉,于是家族长辈倾尽心力为我修道打基础,同辈之人见了我,除了艳羡之外,不敢道出丝毫嫉恨的言辞,直到族人发现我凝聚天地元气的速度缓慢无比,进阶速度也差的难以入眼。那些一个个往日对我百般亲近的族人开始疏远我甚至是嘲讽我,只有一个傻傻的女孩,不顾所有人的轻视与蔑笑,一直陪在我身边,还拿出自己家族为她提升修为所给予的怀灵丹偷偷送给我,为了就是不让那个人们眼中的废物在青灵镇里默默终老。”
此时此刻,蒙在红盖头里的伊凝萱因为受到法术禁锢的原因,无法行动言语,但其那双长长睫毛的不停抖动,却是道明了她心灵上的剧烈波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伊凝萱情绪趋于稳定,凌逸这才舒心的扯起一抹柔和笑意,轻轻捧起伊凝萱的脸庞为其一边擦拭泪水一边安抚道:“好了傻丫头,再哭就不美了。”
宸苍界内。
伴随着宸苍界内阵阵嬉闹声响起,这一对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可和_图_书凌逸明白,为了那逝寿散之毒他二人相聚不久变会再度分开,不过反正他有了通界神诀之法,如今的修为也差不多临近飞升渡劫的层次了,以后两人的日子,终会变得愈发充满光明与温馨。
所以这三天凌逸不仅一直在调整身体上的状况,还一直在为自己心理做准备,直到此刻盘膝调整的凌逸呼出一口浊气,重新感受到自己体内澎湃的力量后,才起身伸了个懒腰打量了一下仪容,暗暗攥拳转身进入了宸苍界。
“我知道,为了我她可以随时付出自己的生命,就像我为了她也愿意堕入轮回一般。”
“你敢!”
“哼,不理你了!”
“她最怕我搔她的痒,每次被我抓住,都会娇笑着冲我求饶。”
“那一年,我无法在那时对我而言几乎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的强者手里留住她,但我坚信,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哪怕变强之路上充满再多荆棘苦难,我也终有一天会再度站在她身边,告诉她,从今往后,就让凌逸哥哥来为你扫平天下!”
有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凌逸抬手不停抚摸着伊凝萱的玉背,嗅着鼻尖亲切的味道,他突然发现这些年来经历的种种根本不再苦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庆幸的滋味涌上心头,如果他没有得到宸苍界的传承,如和-图-书果他没在一次次挫折中坚定自己变强之心,恐怕此时的伊凝萱,已是躺在了别人的怀里,尽管凌逸清楚她永远不会背叛他,可修真界充满了无限可能,不管是消除伊凝萱的记忆还是施展法术将其禁锢当成一个发泄的工具,都不是凌逸想要的结果,不过还好,此时她正躺在自己怀里。
这一日,盘膝在床榻上整整三日的凌逸终于悠悠睁开双眼,自打昆云宗回来的三天里,凌逸除了中间外出一次扫听了一下云殿的反应外,一直都处于调息休整的状态中,至于被他神识牵引进入宸苍界的伊凝萱,凌逸只是让小九在其中默默守护,一旦发现有何不妥之处立即传音通知他,好在三天过去,蒙着红盖头躺在浊色小径内的伊凝萱一直安静无比,好像猜到凌逸在做些什么一样。
“现在,我做到了,我的萱儿……”
“每次分别,她总会要我先走,我也知道,如果我不走,她是不会安心离开的。”
哪怕云羽派出云殿所有渡劫期修士围堵他,凌逸不敢说全战而胜之,随手灭杀十几个再全身而退他自信还是能够做到的,更何况他如今也并非孤家寡人一个,回到血殿主城从血池口中得知凌逸凭一己之力灭杀昆云宗满门的血乏当场大笑,连说凌逸干的漂亮,并且当着所有血殿使者的面表明,和图书今后凌逸的事,便是他血殿的事,如果云殿知晓此事后想要报复,就得先问问血殿数十万个好战疯子答不答应!
“我们偶尔会去山上看日出,她最喜欢看着火红的骄阳冉冉升起,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指着太阳说,希望有一天能找个像人们找不到太阳的某个地方,与我厮守终生。”
“有什么不敢的。”
“她说,如果我不能踏足仙路,那她也不去什么炼衍宗了,要陪我在深山里幸福的度过一生。”
凌逸没有直接给伊凝萱扯下盖头,而是盘膝与她对面而坐,仰头望天轻叹一声,述说起往日回忆来。
作为覆灭昆云宗幕后黑手的凌逸,当然也从血殿弟子口中闻听了云羽发布悬赏令的消息,不过对于已经休整过来的他而言,早就把那所谓的追杀抛到了脑后,别说云羽不知道是谁覆灭的昆云宗,就算知道凶手是他凌逸,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渡劫期圆满终究不比玄灵期之境,拥有与玄灵初期强者一较高下能力的凌逸,岂会怕云羽那厮?
看着伊凝萱捏自己脸颊的动作,凌逸不由得大感好笑,他知道伊凝萱那是在试探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再加上后面说的这么一句,凌逸也是坏心一起,举起双手揉了揉伊凝萱绝美的面庞轻哼道:“哼哼,我可是坏蛋,不美丽的女人我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