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追凶

听了凌逸的话,血痴、夜啼赞同的冲其点点头,随即三人一起升空,踏云往血殿主城方向疾驰而返。
一旦让他成功活下来,那么带给血痴二人的,恐怕就是昆云宗这般结果了。
昆云宗灭宗后的第三天,终于有修士将此消息传了出来,一时间整个仙郡中心地带风起云涌,云殿的愤怒,云殿附属势力的惊悸,以及其他各个宗门家族的震撼,昆云宗好歹也是仙郡上层阶级的势力,居然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被人灭掉,如果说是某个势力大动干戈所为,那么昆云宗周边的势力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更为诡异的是,包括当晚参加冯陨婚事的所有其他宗门家族派去道喜的修士无一例外,全部死于昆云宗城中,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满心惆怅的再度在这座死城上流连了几眼,凌逸幻息术一施,将自身灵脉气息恢复到血痴、夜啼等人熟知的状态,而后翻手取出几十块极和-图-书品灵石稍稍恢复了些元力,待得面色红润了一些,才转身化作一道血色惊虹飞向城池门口之地,寻血痴、夜啼二人去了。
“凌逸兄弟,怎么样?”
昆云宗,一个不知传承了多少年的凡界大势力就此覆灭,而下手将其全宗弟子一个不留的只是一名实际年龄不过一百二十余岁的修真界后起之秀。
哦,不,用后起之秀这个词来形容凌逸似乎完全不够,尽管修真界无时无刻不再诞生着天赋异禀的年轻修士,可想要凭借百年道行达到如此地步的,不敢说后无来者,起码是前无古人。
经此一事,最为恼怒的当属云殿殿主云羽,昆云宗是云殿最为心腹的附属势力之一,说的更贴切一些,昆云宗除了名头上还保持着独立的姿态外,其实已然和云殿自身势力无异了,在自己眼皮底下让人杀了数万弟子,且还包括冯琅在内数名渡劫期、窥灵期高层,这如何不让云羽烦闷,再加上和-图-书众多想通过昆云宗与云殿牵上线的势力在昆云宗城内亦是损失了不少强者,虽说他们碍于云殿强势不敢造次,可这么一来必然会让云殿的形象在他们心里大跌,说不准这些墙头草顺风一摆,倒向血殿、月殿那边,如此一来,便相当于双倍削弱了云殿整体应得的实力,基于以上种种,云羽大怒之下发布悬赏令,但凡给予有关昆云宗灭门线索的修士,不论修为高低,皆可成为云殿长老级人员,并给予对应其等级的丹药,数量上绝对丰厚。
因施展血魔召后灵涡内元力再度空虚的凌逸看着残伤魔尊离去的那片天空愣了会儿神,继而想到被自己放入宸苍界内的伊凝萱,心中顿时交错起无数种纠缠在一处的情感,抬手将化作小童剑灵的血灵剑召到手中,一阵光华幻化间,等剑灵入手,已是变成了一个锥形宝器浮在凌逸掌心,看着这宸苍界本体,凌逸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和图书
“萱儿……凌逸哥哥做到了……”
由于幻境的阻挡,身处城池外面的血痴多次想要放出神识打探一下城内的情况,心想稍有不对就进去出手帮助凌逸完成夺人一事,哪知他的神识无论从城池哪个角度渗入,回馈过来的都是阴魂、黑炎火海之景,无奈之下血痴唯有将担忧强压在心底,希望凌逸不会出事折在此地。
一红一黑两道惊虹落在漫步走出城门的凌逸身边,血痴刚一落下,便立即上前一扫往日慵懒之色问道。
自打凌逸进入城内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尽管血痴明白凭借一人之力灭杀一个宗门或许能够做到,可时间方面可能会拖延很久,不过这种干着急的状态他实在有些按捺不住了,于是血痴刚要出言征求一下夜啼的意见,问问要不要一同冲进城内看看战况,却不料原本同样面色肃然的夜啼突然笑了笑,继而用下颚朝城门方向点了点,血痴见状急忙扭头看向夜啼所指方向http://m.hetushu.com,当他看到那一袭白袍安然归来的凌逸时,终于是大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么一出,仙郡这片地界上顿时掀起了一股追凶之风。
不过后面这些都是最坏的情况,正如凌逸感觉的那般,血痴与他交情不可谓不深,二人相见时以战会友,后来血痴又从凌逸手里得到了不少渡劫丹,再加上凌逸为血殿做的种种贡献,血痴早就把他当成了生死兄弟看待,至于夜啼,先不说他与凌逸一见如故的情感,单说他想要回到灵界的愿望,还必须仰仗凌逸的化劫丹,没了凌逸,估计他这辈子都得在凡界窝着了。
凌逸抬头冲着血痴微微一笑,回应道:“结束了,我有些脱力,等回去再说。”说来按照凌逸谨慎的性格,一般是不会把自己虚弱的一面展露在外人面前的,不过对于血痴和夜啼二人,不管是从交情上而言还是从感觉上来说,他都自信二人不会乘人之危,对他下杀手。另外,就算真的让血痴二人和_图_书因为自己身上的种种秘密动了杀机,他也完全可以凭借身体的强悍硬抗突击,再施展黯月争辉之术短时间内凝聚元力,最后借助九转昙花现进行逃离。
再说身处昆云宗城池外部静候凌逸归来的血痴、夜啼两人,当凌逸开始进入城内并利用虚实幻书造出炼狱幻象之时,关心则乱的血痴立即忍不住想要进去一探究竟,毕竟他不知道凌逸能够制造幻境这一本事,见到昆云宗内景象突变的他还以为冯琅等人知晓凌逸要来,故而提早设置了陷阱等其自投罗网,不过这一次血痴的动作仍旧被夜啼拦了下来,虽然血痴在凌逸入城之前便感到有一丝危险气息正在悄然酝酿,可反过来血痴又想了想,正如夜啼所言那般,有些事情,还是让凌逸自己解决比较好。
低声喃喃一句,凌逸俯瞰了一番下方已是再无一处生机存在的巨大城池,城池中红灯依旧,却是再无半点喜气洋洋之意,取而代之的,是街道上满地鲜血映衬出的惨淡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