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多变的性格

眼前扩大了数倍的俊逸面容惹得血琪一阵心慌意乱,嫩白的双手撑着屋顶连连往后退开几步,然而凌逸却像胶皮糖一样紧随而来,见躲之不开,除了正常害羞之外没有任何想法的血琪抬手又是一记板栗敲到凌逸头上,给其一个颇有女人味道的白眼不屑道:“哼,男人都一个德行,哪里有什么好东西,赶快离我远点,小心姐姐替晴儿妹妹和萱儿妹妹教训你。”
血琪这时也是从凌逸的突变回过神来,脸上挂着动人笑意俯身抬手摸了摸凌逸的脑袋,一副大人教训小孩子的模样说道:“那可不行,小孩子就要尊敬长辈知不知道,本来我就是你姐,为什么不叫。”
“那你还是说自己老喽?人家女孩子都希望别人把自己的辈分叫小,你倒好,反而喜欢……”血琪俯身抚摸凌逸脑袋的时候凌逸先是偏了偏头,让血琪抚了两下就躲走了,与此同时凌逸嘴里还在说着话,直到他完全把双眼放在血琪身上,这话就再也hetushu•com说不下去了……
听得耳边回荡起当日在血池中成功稳定住血婷心境的箫声,血琪紧绷的身体不知是因为安魂曲的缘故,还是因为确定了眼前凌逸的身份亦是随之徐徐松缓下来,安然走到凌逸身边坐下,血琪闭目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事实上也确实如凌逸所料,见战斗中霸道仿若帝皇的凌逸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可爱的一面,血琪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松开拉着凌逸耳朵的雪白嫩手,看着这双丝毫不逊于自己身旁佳人的玉手,凌逸忍不住啧啧称赞道:“血琪姐的手真漂亮,哎,对了,我会看手相,来来,给弟弟抓抓摸摸看看。”猥琐性子爆发的凌逸此时哪里还有往日里的温和洒然,一边嘴里花花着,一边就要去拉血琪收回的小手。
不怪血琪这么大惊小怪,因为自打她和凌逸在血殿主城内那家客栈相见一来,到后面彻底认可了凌逸的实力与为人,尽管她多次http://m•hetushu•com埋怨凌逸不跟着柳芸晴、伊凝萱叫自己姐姐,反而与血痴等人亲切的以兄弟相称,这一直以来让血琪感到无比郁闷,到了后来渐渐习惯了这个问题,血琪也就不在这件事上纠缠了,可今天才和凌逸见面,他就主动叫自己……姐?!
“我说血琪姐美丽大方、光彩动人、倾国倾城、风姿绰约……没人追血琪姐完全是他们不懂得欣赏,哎呦,快松开,要揪掉了!”被血琪抓住要害的凌逸身体犹如铜墙铁壁,其实一点也感觉不到耳朵上传来些许疼痛,但无比清楚女人母性光辉的他在这一刻及时做出了可怜状,并且一通夸赞言辞甩出去,凌逸可不相信没有女人不吃这一套。
没想到凌逸性格变化如此巨大的血琪恨不得现在狠狠抽他几巴掌,不过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骤然起身浑身爆发凶厉气息涌向凌逸娇喝道:“你是谁?!”
等血琪发现凌逸双眼发愣,一直瞪着自己身体某和图书处的时候,先是不由得自己低头看了看凌逸死盯的地方,接着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她立即俏脸滚烫发红,抬手狠狠给了凌逸一个板栗,双手捂住自己胸前丰盈嗔道:“你个猥琐的家伙,怎么净看女人那里!”说着的时候血琪这位血殿殿主三弟子难道露出羞意,双目嗔怒的剜了凌逸一眼,其中愤懑之意难掩。
猜到血琪想法的凌逸没有理会她,而是翻手变幻出一支玉箫放在嘴边,轻轻奏起安魂曲的悠然旋律。
凌逸的话声音的确很小,但对于血琪这种渡劫期大能岂会逃开听闻,美眸圆瞪的血琪伸手揪住凌逸的耳朵,一脸凶色愤怒道:“你说什么?!”
最重要的是,凌逸对血琪有的仅是真诚的友谊之情,而血琪对待凌逸的态度亦是如此,两人间的感情就和凌逸与血痴等人一样,不含半分其他杂质,虽然凌逸的确有足够吸引女人的资本,但也不是说所有优秀美丽的女修就全会爱上他,反正至今为止,血痴等人还没http://www.hetushu.com发现有能够制住血琪,让她服服帖帖的男人。
望着血琪美人微羞之状,凌逸邪恶性格顿时占据了思想的主导,一把拉着血琪的胳膊将其拖坐到自己身旁,转而目露邪恶眼神的凑到血琪面前调笑道:“我的眼光可是很毒的,不美的事物我从来不多看一眼,话说回来,血琪姐你这么漂亮,这么多年来就没有找到意中人?整日和血痴大哥他们混在一起多无聊。”
因为现在血琪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了,原本她的身材就足够火爆妙曼,身上一袭血红色紧衣更是把其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配以现在她这俯身翘臀的诱人姿态以及脸上难得的俏皮表情,凌逸顿时感觉小腹一阵火热冒起,鼻间一股热流差点就要喷涌而出,若不是凌逸强行把热意压住,估计现在两人就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来凌逸是真的十分冤枉,明明是你先俯身做出这么诱人的动作好不好?是个男人在女人面前见到这番姿态,想来谁也不会没有反应吧?www•hetushu.com更何况血琪还是一名容貌极佳的美女,虽说比不上凌逸那几位红颜知己,却也算是绝色佳人类别的了。
看着血琪好笑的动作,凌逸终于露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说实话,他给自己做了无数次安慰,却怎么也无法从伊凝萱再度离开的事情上走出来,想要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不乐意听,那以后就不叫了。”凌逸无所谓的撇撇嘴,躺在屋顶上回应血琪道。
箫声回旋婉转,箫声清丽悠扬,忽高忽低,忽急忽缓,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度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阶却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令人心神安稳,清宁非常。
又一次受到血琪“抚摸”的凌逸虽然没感觉到疼痛,却依然装作十分受伤的捂着脑袋退后嘀咕道:“怪不得没人要,这么暴力和晴儿、萱儿相比真是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