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为情苦逐,离殇雷念

假如夜啼引动的雷劫真有生命的话,估计一定要被现在的凌逸活活气死,因为凌逸除了挑衅其威严并以十分霸道的姿态将其破去之外,如今还借此有了明悟,基于对伊凝萱离去的黯然情殇,加上体内残余雷电之力的辅助刺激,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里,继极始水火盾、五行印两门神通之后的第三门自创神通终是在今日参透而出。
伸手召来胸前跳动游离的蓝白色电弧,这道新生电弧感受到凌逸的气息,就像孩子对待自己的爹娘一般,亲切柔和,谁也无法想到,它在凌逸面前那亲切柔和的外表下,是无尽的毁灭破坏之意。
长长伸了个懒腰,凌逸起身下床,走到窗边一跃翻上屋顶,体外一层蒙蒙血光释放凝聚,在凌逸的操控下像是一席被褥铺在了屋顶上,接着凌逸悠然一笑,惬意的躺在上面任由阳光洒在脸上,脑中回想着梦境中的领悟。
所有动作凌逸都是在黯然神伤中做出,www.hetushu.com体内仍有残余雷电之力顽强肆虐,不停冲击着他的身体,然而雷电带来的痛麻之感因为心里的忧伤被尽皆掩盖,躺在床上凌逸双手垫在脑后,双眼无神的盯着屋顶,脑海里泛着曾经和伊凝萱在一起时的一幕幕温馨场景。
因为在凌逸剥离的这道神识之内,有着对伊凝萱、柳芸晴、狐嫣儿、凤凰圣女等这几位红颜知己的浓烈思念以及离殇之情。一旦为其所攻,那么除非你脑子里没有任何感情存在,否则必定会因此牵扯起自身情绪的伤感,加上其外部代表毁灭的雷电之力冲击,这般攻势,试问有谁敢说能够抵挡下来不受伤害?!
这一觉凌逸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睁开双眼时,窗外阳光的炽烈道明了天色已至正午的境况,双眼稍稍适应了一下阳光,伊凝萱离开造成的伤感也在这一次睡眠中被凌逸深深藏进了心底,只要不断强大起和图书来,达到俯瞰众界的地步,届时一切不顺心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所以凌逸明白,现在他要做的不是黯然神伤,而是努力变强。
正当凌逸刚收回放在离殇雷念上的心思,准备起身回到屋内吞丹食果进行日常修炼时,一道靓丽的血红色身影忽然从屋顶下方窜了上来,突如其来的身影惹得凌逸精神一紧,虽说他清楚在这血殿主城之内绝对不会有外来修士明目张胆的来犯,可修真界里着实存在太多的变数,兴许哪个仙郡修士懂得什么诡秘的隐匿神通,潜入血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着想着,凌逸因为先前对抗雷劫的劳累居然不自觉陷入了梦境,在体内雷电之力的“辅助”下,他渐渐有了一闪明悟……
撤回电弧的凌逸看着自己的手掌喃喃一声,为他自创的这第三门法术神通取了名字。
苦逐不休。
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凌逸的情感生活再贴切不过,想到自己身边令人艳羡的绝和图书色红颜也不少,如今却一个也不在身旁,凌逸忍不住苦涩一笑,暗道自己命运的可笑可叹。
“离殇雷念。”
来者正是先后与柳芸晴、伊凝萱二人成为姐妹并建立不错友谊的血乏三弟子血琪,往日里脾气火爆,性格直爽的他一听凌逸叫她血琪姐,顿时怔立在了凌逸身边,一脸不可思议的惊疑道:“你叫我血琪……姐?我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说着血琪像个小女孩一样抬头看了一眼,像是真的在看太阳升起的方向一般。
如此一来,原本没有形态的神识就这么具有了自己的躯体,这具躯体与寻常雷电一般无二,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蓝白色的外表,电弧的形状,但若是真被这一道闪电击中,就会发现它的不同。
表面带着讽刺之意言语中却透露着些许同情之感的清脆女声传入凌逸双耳,闻言凌逸苦涩一笑,再度恢复了躺卧的姿势,仰面望着远处骄阳www.hetushu.com回应道。“血琪姐,我都这样了,就别再挖苦我了吧。”
盯着指尖三寸长的调皮电弧看了一会儿,随即凌逸摊开白皙的手掌,电弧像是投入自己父母的怀抱般顺着凌逸掌心皮肤钻了进去,犹如一条小虫在凌逸全身快速游走了一遍,最终分解成神识、雷电之力分别回到了识海和灵涡内,只有那股离殇之情默然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离别情殇黯然穿魂,雷电之力霸道透体,神识意念可渗万物,三者结合之后,应该会很有趣吧。”
打开房门,关上房门,踏上楼梯,躺回床榻。
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莫过于离愁别绪蔓延心头之时,而修士亦不例外,毕竟修士不是和尚,难免有着情感脆弱的时候,就算你当时没有,那凌逸也能让他勾出心底深处的情绪,如此一来,破敌还不是朝夕之功。
如此场面沉寂了约有半柱香的时间,随后凌逸轻叹一声往他所住楼阁中行去,望着凌逸落寞和_图_书的身影,血痴等人十分识趣的没有出言打破这种意境,他们明白,分隔百年再度与心上人离别,是一种多么残忍的对待。
再度全套温习了一遍这门新生神通的法决顺序,前一刻还安然静卧的凌逸突兀坐直身体,白皙修长的双手抬于胸前,一记记新奇的法决结印在其手中像是蝴蝶起舞般翩翩优美,随着掐诀速度的不断加快,一缕神识被他从脑中识海里分离而出,瞬息之间,这缕神识又被凌逸从灵涡内剥离出的一道雷属性元力裹住。
躺在屋顶双眼微闭享受着温暖阳光沐浴的凌逸嘴里自语一阵,嘴角不自觉咧起一抹邪邪弧度,其脑中已然有着无数道法决印记在演练掐打,并没有太多的刻意创造,一门新的法术就这么无意间成型在凌逸脑海里。
不过刹那之间凌逸便知晓了来人的身份,倒不是凌逸看清了其容貌,而是因为来者身上独有的芳香。
“我们博爱的天才凌逸如今孤独一人,是不是有点举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