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五章 凌逸心中的爱情

只是这所谓的血战,却没怎么让他流出血液来为其正名,不是凌逸心理变态,而是他真的渴望那种身处生死攸关、决胜瞬息的刺激与惊险,要是世上没了这些感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想清这些,凌逸冲着血琪无奈的耸耸肩说道:“人和人本就没有完全一样的,思想自然也不会有完全相同,俗话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朋友易得,知己难求,红颜知己的身份之所以当得知己二字,就是因为她们懂我,所幸,在你眼中我的极端思想和做法,家里的那几位,都坚定不移的为我信奉守护着。”
还担心一般人不禁打?
好像他不仅能在外界事物上创造奇迹,就连思想境界上,也要远远比同龄人高出千万倍之多。
或许所有听了他这个思想的人会暗骂他、鄙夷他,但是他不在乎,凌逸相信世上有真诚的爱情,却也坚定崇尚绝对的实力,如果没有实力,你再怎么想也只能局限于想,没有做的资本一切狂妄之言、嚣张思想都是白搭,幸运的是,他有潜力、有足够http://m.hetushu.com他一直挥霍的修真财富,凌逸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明白,只要你有让一个人变成一条狗的实力,那么一条狗的辱骂和鄙夷,又有什么作用呢?
更何况凌逸口中的新法术,也和雷属性有关,无它,正是离殇雷念这门凌逸新创造出来的法术,说来凌逸这所谓的切磋,也并非是想要用离殇雷念试试手,主要是进阶渡劫期以来,他实在是太过寂寞了,想想这一百多年来的修炼之路,凌逸基本上没有受过伤,哪怕连体外衣袍都很少被自己的敌人撕裂过。
凌逸的确享受那种高高在上,万敌不侵的感觉,可他也向往一场真正能够让他酣畅淋漓的战斗!
他可以允许自己有一个又一个完美的女人,却无法忍受自己女人的不完美。
徒增笑话罢了。
闻听血琪这番话,凌逸眼神中闪过一抹血琪没有发现的漠然之色,此时在凌逸心里,对于血琪的好感是真正停滞在了朋友之间上,虽然凌逸在认可自己女人的时候m.hetushu.com不一定要让对方的容貌多么绝色,气质多么脱俗或富有特点,但有一点凌逸永恒不变的信仰就是,绝对的专一!
凌逸富有深意的话语使得血琪对于爱情这个她从未接触过的东西更加好奇起来,从当初柳芸晴的嘴里她知道了凌逸的确切年龄,只是她一直难以想象的是,到底是什么经历和磨难能够让这么一个一百余岁的男人领略如此多的真理答案。
凌逸这一番话可谓是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从表面境界上来看,血琪比凌逸还要高上一个小境界,可血琪在外面也不敢说就能凭借血属性道义的霸道嗜杀能够击败渡劫后期强者,更别提和渡劫期圆满修士交战了,而凌逸如今却说就因为习会了一门新的法术,所以要找渡劫期圆满之境的修士练练手?
“雷属性灵脉?”血琪说的这名赵家现任家主的讯息不可谓不让凌逸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自打踏足仙路以来,见过唯一一个雷属性的就是当初紫岚州昆云宗的昆云老怪,可由于自身实力提升太快,上次灭昆http://www.hetushu.com云主宗时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把昆云老怪无情灭杀了,因此假如此次真能和这个赵黎一战,倒也是不虚此行。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凌逸这种“绝对专一”的思想放在他身上似乎有点可笑,他自知本身有着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洁癖,无法忍受自己的另一半和异性有哪怕一丝的接触,这也是当初在替小九报仇覆灭雍国时,狐嫣儿作势要和那名公子哥儿搂抱,最后被凌逸把血肉从其身体上一块块剥离下来,并当下冷然面对狐嫣儿的原因。
血琪还是有些不明白凌逸的思想为什么那般莫名其妙,不过凌逸无比聪明的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给血琪倒上一杯香茶岔开话题道:“赵家有没有什么比较出名的厉害人物?最近习会了一门神通,想找个差不多的修士试试手,最好是像血乏前辈那种的渡劫期圆满强者,不然我怕一般的身子骨太差,禁不住打。”
比如当日应对残伤魔尊的那一场,可以说是凌逸近百年来最毫无顾忌、最拼尽全力的一场血战!
看着凌和图书逸不满无奈的表情,血琪扑哧一笑起身道:“谁让你身上那么多秘密,你不说,我们只能抓住机会自己观察了呗。”
凌逸闻言瞥了血琪一眼不满道:“这话说的怎么好像我像是个杂耍戏人,整日给你们表演取乐一样?”
尽管心中对于血琪这种言论思想的女子极为不喜,可想到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血琪与他之间发生的种种,说得直白些,他们两个人现在的确无法成为床榻上的那种朋友,但是共患难的兄弟还是能做的。
如果血琪不清楚凌逸那妖孽怪物般的跨级挑战实力,估计一定要被这番狂妄话语气笑,不过深知凌逸变态的她此时没有露出一丝嘲讽之意,面容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赵家最强的人当属现任家主赵黎,虽然他本人的境界只有渡劫后期,不过持以其雷属性灵脉的毁灭性破坏力,实力上来讲,倒是不逊色于一般渡劫期圆满修士。”
见凌逸有了兴趣,血琪也是一脸期待的说道:“好久没看你这个变态战斗了,希望赵家那个老头能多挨一会儿。”
这就是凌逸!
血琪倒www.hetushu.com是没有被先前的那股杀意所影响太多,见凌逸心境稍稍平复下来,才继续问道:“但是你不觉得那样就真的对她或者她们太过束缚了吗?每个人生活在世上,都可能会有自己的亲人朋友,比如我和血殿的师兄弟,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像同胞一样,或许会偶尔嬉闹打斗以及身体上的碰触,难道这些你也不能忍受吗?还有,一个女人的心很复杂,或许让她思念的不止是爱人,也有可能是兄长、师尊,这些情况你也不允许吗?”
而说到自己的爱情观,凌逸微微一笑,目光认真的看向血琪回应道:“我眼中的爱情,其实说起来可能很自私,我希望我的另一半心里、眼里、脑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肮脏和背叛,有的只是相思与守候,她的身体和心灵只允许我一个人触碰,如果她被其他任何一个异性碰触了两者之一,那么不管我多么爱她,也会放弃她,甚至不惜毁了她!”言及至此,凌逸不知心中泛起了何种异样情绪,一股难掩的杀意顿时绽放,不过还好凌逸懂得自控,这股冷意也仅仅是稍纵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