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七章 赵家比斗大会(二)

这四道光彩不同的惊虹落定在观战台第一排上以后,等华光渐渐收敛,便是露出四名容貌大同小异,身材更是出奇一致的老者,只是这老者之称仅是从其长发飘白的特征上所得,其实数万人眼前的这四名白发修士,面色红润、皮肤饱满富有光泽,虽无出众之容,却含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难言魅力。
“赵黎。”
如今赵家真正的四个领头人物面朝观战台上仙郡各路霸强,不卑不亢,声音平缓脸带笑意缓缓道出简单的欢迎词,如此一幕自然是引来习惯了虚与委蛇的各路修士寒暄回应,待得再度应付几句之后,赵家这四位老狐狸才把目光放在离他们面前不远的三殿之人身上。
待得赵家一众参加比斗的数千族人行至黄金擂台下方,这些人刚一站定,便有四道华光陡然于赵家远处的建筑群中冲天而起朝观战台飞奔而来!
之所以使用黄金搭建擂台,想来赵家也是经过一番考量的,虽说黄金擂台表面比较光滑,不适合正常战斗http://www.hetushu.com,但那点光滑的问题对于修士而言就算不上什么了,再有一点就是,假如使用普通巨石搭建擂台的话,很容易因为法术或宝器的击打将其很快破坏掉,没了擂台,那比斗就会变得乱无章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会产生不小的麻烦。
凌逸在熟悉云殿和月殿两殿来人的同时,赵黎此时的目光也投到了他的身上,云殿与月殿来人因为某种原因他在先前就已然了解于心,而血殿这边因为他没算计在内,故而和其他各方势力修士的想法一样,以为血殿这次依旧会派一些无足轻重的弟子走走过场,不过当他看到血琪、血辉这两名血殿有名的血殿使者时,便反应过来这次比斗大会的进行好像有很多事出了变数。
而黄金就要坚硬许多了,如此一来既显得赵家财大气粗,涨了面子,还能为比斗的顺利进行提供不少方便之处,可谓是一石二鸟。
一道似火龙出谷,遍布炽热之感。
m•hetushu.com殿相比云殿也是相差不多,除了为首那面带青纱的女修让凌逸稍感称得上是对手之外,其他境界最高者也不过窥灵后期,这种修士在凌逸手里,一根手指足以碾死。
云殿这次来人在凌逸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厉害修士,不过有一人却让他隐隐有一种看不透却又发现不了蹊跷,这不禁让凌逸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凌逸坚信自己如今的实力在凡界已是没了对手,可阴沟里翻船这种事古往今来数不胜数,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早就被他深谙于心,因此在那名云殿弟子身上的注意,凌逸一直没有放松。
坐在观战台上约有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场内因为凌逸五人入场的躁动才是隐隐有了平息之象,继而一队穿戴整齐,衣着灰褐色道袍的修士像是凡间皇都的军队般,极其有序的通过方才凌逸等人前来的入口处行进众人视线中,这些修士正是赵家此次聚集主家、分家所有参加比斗大会的族人,数千赵家子弟一入众和图书人视线,便受到了观战台上数万修士的神识洗礼,毫不顾忌的扫探着他们的境界修为。
这么大一个擂台全部用黄金堆砌,可想而知要使用多少万斤的黄金才行,这些黄金若是放在普通凡人手中,估计建立几个帝国都不再话下,只是在修士眼中,多少黄金的作用其实也不如一块极品灵石的功效来的实在。
原本凌逸还以为这擂台只是在外面单纯的刷了一层金粉,以彰显赵家的奢华大气,可当他用神识探入其中后才发现,这黄金色擂台居然真的是全部用黄金堆砌而成!
“我四人代表整个仙郡赵家感谢各方道友捧场参加此次赵家族内比斗大会,稍有怠慢之处,望各位见谅海涵。”
“赵光。”
一道似土狮踏原,饱含厚重气息。
凌逸再次冲其笑着点点头,接着便直接无视了四周那数万双或震惊、或好奇的目光,和血琪四人交谈着于一个位子上坐好,静静望向台前那巨大的黄金色擂台。
尤其是最后他顺着血琪、血辉无意间流www•hetushu.com露出的那种看待核心的目光放在凌逸身上时,更是惊讶的把视线放在了凌逸身上,感受到凌逸宛若凡人的普通气息,赵黎已是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绝不普通!
跟在青年修士迈上阶梯,走到专门留给血殿之人的位子上后,凌逸冲着那引路修士稍一抱拳以示礼意,那人好像也是从一众修士口中得知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温和的修士名声有多响,于是一见凌逸朝他表示谢意,急忙抱拳回礼道:“希望几位使者大人稍后能多多给予族内小辈指点,赵某告退。”
“赵午。”
至于血殿这边的凌逸五人对赵家族人不生兴趣,是因为他们此行的任务仅仅是放松看戏,要非得说有什么其他的目的,那就是凌逸想要拿赵家现任家主赵黎练练手了……
对此那些赵家族人不但没有半分厌烦,反而一个个放出自己的威压回应这些神识,尤其是那些自恃在同辈中鹤立鸡群的赵家子弟,不管老少皆是昂首挺胸,似是在炫耀着自己高人一http://www•hetushu•com等的资本。
“有幸能再次邀请三殿贵客光临赵家,赵某荣幸之至,还望各位回到殿中,能代老朽和三位殿主问好。”雷属性渡劫后期的赵黎环顾凌逸等三殿之人一眼,最后以赵家家主的身份代表赵家向三殿门徒说道,脸上带着的亲切之感十足,让不少云殿、月殿的年轻弟子一个个露出了会心笑意,足见其数千年来对人情世故的了解与熟悉。
“赵禾。”
一道似雷光闪烁。充满毁灭之意。
一道似水蛟离海,弥漫浓郁水汽。
场中唯一一群没有做出神识查探之举的便是观战台上三殿门徒,云殿弟子是不屑于这么做,因为他们代表的就是凡界的天才翘楚,即使赵家有比他们天赋更加惊人的族人,但大体上相论,赵家和云殿仍是无法并论;月殿以那面带青纱的清冷女子为首的一众女修,则是因为或因灵脉属性使然或长期受到月殿月属性灵脉高层修士的熏陶,对男人天生就有一种抵触感,故而也不会放出神识去扫探赵家子弟的身体,尽管其中也有赵家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