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四章 赵家比斗大会(九)

突然莫名腾空,赵耳脸上终是露出了一抹难以遮盖的惊恐,双腿不断踢打着空气,喉咙里似是想要说话却一个字吐露不出唯有在那边闷吼个不停,当他艰难的睁开双眼俯视眼下这个毫无征兆制住自己的修士时,才惊讶的发现,他不是别人,正是前一刻自己嘲讽的对象,凌逸。
话音落下,凌逸忽然松开了抓着赵耳喉咙的右手,接着还不及重力使然让猛烈咳嗽的赵耳落地,一记看似平淡却蕴含着恐怖力量的重拳就那么轻飘飘的打在了赵耳腹部上,其实凌逸这一拳连百分之一的力道都没用,但对于赵耳来说,已然是毁灭天地般的力量了。
然而尽管这些明白人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让他们出言提醒,那是基本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毕竟在修真界里少一个竞争对手,对于修真界里供他们使用的修真资源就会少一个瓜分的人,他们将来得道成仙的几率亦是会随之增添一分。
心里本来就没有收下赵hetushu•com耳加入月殿的月醒此时再看到其心境完全做不到淡泊悠然的前者,修炼月属性道义千余年的她怎会不清楚这种表现意味着什么,或许那个坏家伙说男女之情不会影响修炼没错,可打骨子里就没有淡名泊利的月属性体质修士,恐怕一生也难以有所建树吧。
月醒心中如是喃喃道。
不等赵黎、赵禾等四位赵家老祖怒斥凌逸,凌逸已是单手抓着赵耳的喉咙把身体扭向整个观战台平静道:“此子斗胆藐视天下踏足仙路之人,原本我是不想搀和进来,可他口无遮拦,侮辱了我的朋友,所以我,不开心了。”
假如你家老祖败在我手里,而我又是你眼中的垃圾,岂不是你家老祖比我更垃圾?
他喜欢在面对敌人时做一个眦睚必报的小人,而不是一个不该隐忍时也要碍于脸面隐忍的正人君子,那样的人在他看来实在太傻了。
试想如果在战斗中你找不到对手和*图*书的身形,那即便对方攻击手段的威力远远弱于你,哪怕人家利用这种诡秘的步法一点点和你耗,也足够把你活活耗死了,毕竟他们还没达到金刚不坏、永生不死的地步,攻击质量不高没关系,数量够多就行了。
赵耳抛飞的身体在被一团蓝白色柔和光华于半空中拖住,随即缓缓飘飞到了赵黎的身旁,看着赵耳半死不活的模样,赵黎心头就是一阵没来由的烦躁和心疼,心疼尚且容易理解,赵耳身体留着的可是他赵黎的血脉,至于烦躁,自然是因为赵黎担心如果自家这个筹码被费,就无法和月殿套上关系,而一旦不能和月殿套上关系,那么他和那位神秘人物的交易就无法继续进行,假如他没当初没答应这个交易还好,可是如今答应下来的他自知已然没有了退路,不进则亡,这个亡,也代表他延续了数千年的赵家随其一同灭亡。
再看赵耳,凌逸没有杀他是因为懒得动手杀这么一个对他毫和-图-书无威胁可言的弱者,而且他也要让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看看,待会他是怎么帮赵家四位老祖疏通筋骨的。
心中怀着对凌逸浓烈的杀意,赵黎用神识查探了一番赵耳的体内状况,查探一番之后,赵黎脸上先是浮起一抹劫后重生的舒缓之色,转而又极为肉疼的翻手取出一粒丹药送入赵耳口中,丹药入口,赵耳惨白的脸色明显开始红润起来,接着竟是如回光返照般窜起身体,作势就要往黄金擂台上负手而立的凌逸杀去,脸上狰狞仇恨之色,哪还有面对赵兴时的半分坦然自在。
因此无论如何,赵耳都不能有事!
“凌逸,我要杀了你!”
“装?”
不知道凌逸实力的关注事态发展者此时心里大多和赵耳的想法一样,以为凌逸不应战是因为他担心自己打自己的脸,但一些了解内幕的修士却是在暗暗为所有小觑凌逸的人默默怜悯起来,云清、月苑莹,两个代表凡界巅峰实力的人物都败在你们眼里的“狂妄http://m.hetushu.com小辈”手里,你们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人家,这不是找死么?!
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侮辱的赵耳现在顾不得凌逸先前那一手对他造成多大的震撼与无力了,心头已经被怒意充斥,见得此状的月醒遥望着赵耳的表现心中立即给其判了死刑,其实说来月苑莹根本没有像她先前所言要收赵耳为徒的念头,只不过是碍于赵家颜面来这里走走过场罢了,而她先前救下身陷血琪威压中的赵耳,也仅仅是走个过场做做样子而已。
一声闷响在赵耳腹部发出,接着一道血箭于倒飞中的他口中喷洒飞溅,凌逸抬手冲着那朝自己飞来的血箭隔空一点,血箭便于其胸前三尺处停滞在了半空中,而后凌逸把手收回负于身后,那停滞在半空的血箭亦是随之落地,染红了一片黄金擂台。
赵耳压根儿就不相信凌逸的话,因此当凌逸说他不配自己大费周折降低境界与其一战的时候,赵耳除了心里增添了一丝怒意之外,更多www.hetushu.com的是对凌逸的嘲讽。“哈哈,不敢就说不敢,什么配不配?!不就是怕输给我自己没脸下台么!没有本事,以后少在别人面前装!”
赵耳睁开双眼看到凌逸的同时,观战台上包括盛怒的赵家四位老祖在内所有修士尽皆被凌逸这一手给震撼住了,这数万修士中低至丹化期寻常弟子高至渡劫期巅峰强者,没有一个人在那朵绚丽昙花绽放时追寻到凌逸的身影,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砰!
听了赵耳的言辞,凌逸用像看待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向前者,继而一朵绚丽昙花突兀于其脚下绽放凋谢,包括赵黎、月醒这些比凌逸实际修为还要高上两三个小境界的修士都无法追寻凌逸的身影,更别提其他实力更弱的修士了。
赵耳自然也在这些弱者之列,因为下一刻,他的脖颈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股巨力挟持,死死禁锢住,并且其身体也随之瞬间腾空,离开了脚下的黄金擂台表面。
想到方才月醒的一番话,凌逸报复的心态就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