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三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八)

赵家一众前来参加此次比斗大会的族人眼神交织愤恨情感间,凌逸已是把这些全部看在了眼里,说到底,虽然他现在说要灭赵家,但实际起码今日他不会这么做,正如赵黎先前为了把血殿推上风口浪尖时所说那般,一旦凌逸今天用种种手段把赵家灭了,那么即便血殿没有独霸仙郡的心思,恐怕见得此幕的其他各方势力修士也会在离开后提醒吊胆,说不定真会像赵黎所企盼的一样,联合起来对付血殿。
取出魔气令牌飞身来到凌逸对面的赵黎一脸即将雪耻报仇的爽快之色,而距离那块散发着魔气的漆黑令牌最近的凌逸,难免第一个察觉出了令牌散发气息的异样。尽管凌逸本身不排斥修魔者,可这里终究是凡界中修仙者的修炼圣地,如今出现了修魔者的物件,一切隐藏在此次赵家比斗大会后面的东西,渐渐浮出了有了水面。
以残杀族人手段镇住场面的赵黎把双眼放到嘴角含笑的凌m.hetushu.com逸身上,而后又环顾四周场面发现没有一人愿意帮助他后,缓缓把头低了下来,随即所有人便是看到,赵黎低下脑袋的身体开始不停颤抖,伴随着颤抖幅度加大,一阵狂笑响遍此地!
甩开云冀之后,凌逸先是看着云冀说了前面几句,最后又把视线放在脸色发黑的赵黎四兄弟身上转移话锋道,其实凌逸这么讲不是因为先前说过“凭他一人足可灭掉整个赵家”的言辞,而是因为他觉得赵黎此次以赵耳、赵音两人为引,拉拢月殿、云殿的事情有蹊跷,所以才一直相逼,企图揪出幕后的一些东西来。
“哈哈哈哈……”
可是现在赵黎的无知表现,却间接暗合上了凌逸的心思,一个势力如果连心都不连在一起,那么毁灭是迟早的事情,狗咬狗的情境是凌逸最喜欢见到的,而且还是自己不喜欢的一群狗撕咬,更是凌逸心中的一大快事。
凌逸孤家寡和图书人自然不惧受到几百万凡界修士联合追杀,一下杀不完他可以杀一点退一点,直到把这些敌人杀怕了为止,可血殿数千年根基摆在那里,数十万血殿弟子又不可能像他一样自身实力屹立于凡界巅峰,所以对血殿血痴等人有着较深感情的他,不得不为他们这个家着想。
“今天我心情不错,不想杀人,所以你可以不用死,但这不代表我凌逸惧怕云殿,还有赵家,现在还有什么打算一并弄出来吧,如果没有后续手段了,那我们就来谈谈,赵家该怎么亡、何时亡的问题。”
然而不知情的赵家在场所有族人一听凌逸的话,立马露出或愤怒、或惊慌、或恐惧的种种表情来,经过凌逸先前的这一番实力演绎,他们已是清楚凌逸绝对有实力说出此话,并将其付诸实践。
一声含着无尽恨意的言语传遍周遭,赵黎忽然翻手取出一块暗黑色玉质令牌,这令牌只有巴掌大小,表面却流hetushu.com露着与其体积完全不符的浓郁暗黑色雾气,不过稍稍感应下便可得知,这些暗黑色雾气并非类似夜啼的那种黑暗属性能量,而是仙郡中万千修仙者所最深恶痛疾的魔气!
“凌逸,你扬言要灭我赵家!好!这是你逼我的!”
念及至此,有的赵家族人甚至开始偷偷往外面逃离而去,什么血缘关系,什么亲人情谊,在自己的性命面前,那些都算个屁!
但不论如何,事情还是让凌逸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扼杀在了摇篮里,此刻听得凌逸的一番言语,在场所有人包括月醒、云冀这两个代表月殿、云殿考察接收殿主亲传弟子的仙郡巅峰人物,也不禁为此事的“另一种结果”后怕不已。
“那是……魔气……”
家族族人的纷乱使得赵黎恐慌之余渐渐惧极而怒,挥手打出一道雷电匹练灭杀掉一名正在逃跑的赵家丹融中期族人,赵黎将元力附于声音中大喝道:“所有赵家族人胆敢临阵脱逃http://m.hetushu.com者,杀无赦!”
赵黎的雷厉风行加上此时脸上的狰狞之色让一个个琢磨着逃跑后该何去何从的赵家族人愣在原地,脚下不敢再移动半分,横竖都是死,早死还不如晚死。
看到魔气令牌的刹那,凌逸几乎瞬间便想通了之前有关此次赵家内部比斗大会的疑点,结合起赵耳、赵音两人的体质,如果不是他横空出世扰乱了赵黎的计划,说不定赵家这阴谋的第一步真会成功。
凌逸擒住云冀的这一手一如起初拿下赵耳时一样,简单粗暴且不容分毫反抗,冷冷看了自己手中的云冀一眼,凌逸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便甩了出去,身体重归自由的云冀由于身体状态毫无损害,于半空中翻滚了几遭便自行止住身形凌空站在原地,而他再次看向凌逸的眼神,已经不再带有一丝轻视,有的只是浓浓的敬畏之情。
修魔者,果然还是耐不住天生喜好征伐的性子了!
自家老祖想的一个又一个办法都在这个青年手中m.hetushu.com轻易遭到破解,而且赵家这四位渡劫期长辈又在其手中受了重伤,试问还有谁能挡住屠戮的步伐呢?!
“怪不得你要用赵耳、赵音两人拉拢月殿和云殿两方势力,原来是和修魔者达成了交易,让我猜猜看,和你交易之人是不是告诉你等逐一灭掉三殿势力彻底拿下仙郡后,就让你赵黎充当他们在仙郡的代言人?换句话说,届时是不是仙郡的霸主,就成为你赵黎了吧?!”
心中升起这般念头的赵家族人们齐齐望着赵黎,眼眸中皆是有着不同程度的愤懑,如果不是这个往日他们备受尊崇的老祖惹上那么一个煞星,赵家岂会面临如此危难?!而且你一个人死也就算了,毕竟事情是你自己惹出来的,现在为何又不让我们逃脱苦难?莫非死也需要人陪葬么?!
赵黎在狂笑间把头抬起,脸上表情狰狞无比,就连其身边见到此幕的赵耳、赵音两名被当做交易品的赵家天才小辈也不由得退开两步,生怕被发狂中的老祖殃及了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