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二章 赵家比斗大会(十七)

“别浪费心思了,你所谓的幻境幻术,在我面前丝毫作用也没有,云殿殿主的弟子,难道就只有这点本事么?你这个二弟子比起云青来,可真是差太远了,毕竟云清还让我多用了几招才将其击败。”
这里有所有凡人生活中的美丽花朵,清新宜人的花香交错在一起钻入凌逸鼻中,不断侵蚀着他的神智,让其有一种慢慢陷入安逸放松的状态里。
想着此行难得一次外出就取得这么多成就,云冀不禁暗暗为自己赞叹称颂起来。
花海幻境被破,施法之人云冀自然在同一时刻感应到了事态的转变,心中大惊之余,为了不和凌逸这个刚刚在自己眼皮底下用霸道血属性法术击败赵家四名掌事人的变态施展攻击,云冀急忙收敛暗爽的心思,双手连连变幻法决准备制造下一场更加高深莫测的幻术。
花海天地中没有日月,却亮如白昼,随着想要合眼沉睡的感觉愈发加重,置身事外的另一个当局者云hetushu.com冀嘴角徐徐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历经一千多年不曾间断的修炼,加上云羽为其提供的大量书籍以及突破境界时的教诲,云冀几乎没费多大力气便一路突飞猛进进阶到了渡劫中期之境。
再说先前被一道道从云冀体外散发光华所包裹住身躯的凌逸,此时的他在察觉出云冀散发元力属性为幻属性后还来不及做出应对便深陷一处幻境之中,脚下的黄金擂台,身前的偌大观战台以及数万名穿着各色的修士一一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百花争艳的绚美情境!
等待着凌逸彻底沉迷于自己所创幻境的云冀心中如是默念着,想到自己即将把击败云清的家伙踩在脚下亲手灭杀,他那相貌堂堂的脸上就忍不住一阵快意翻涌。
“凌逸,等你彻底沉醉于花海之中,就是你的死期!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在师尊和大师兄口中的威胁程度甚至高过血殿殿主以及月殿殿主的人和*图*书,到底有什么本事从我的幻境中活下来!”
给凌逸一段时间利用他本身对幻术的了解基础去破解眼前困境当属最为正常的一种方式,且由于他经常炼制丹药淬炼神识,导致其神识强度远超同阶修士,在陷入幻境之后,也就十分容易的发现了蹊跷之处挣脱出来,但这些都不是他接下来破幻的要点。
一席简短的言辞传入正在掐诀结印的云冀双耳,而后在其惊骇的目光下,一只白皙的手掌忽然抓住了他的脖颈将其高高举起,看着眼皮下方凌逸那张充满讽刺之意的笑脸,云冀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他。
就连众所周知的云殿殿主大弟子云清,在与云冀切磋后都不免感慨,如果不是对其灵脉属性问题早有防范,这大弟子的称号,也许就要改朝换代了。
如今凌逸眼中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花海,热情似火的红色玫瑰、高雅傲霜的黄色秋菊、冷艳高贵的蓝色妖姬、宁静豁达的绿色m.hetushu.com蔷薇……
若是比法术破坏力或者防御力,云冀或许要比许多天赋一般的同级渡劫中期修士还要弱上几筹,可要说单打独斗或者群斗,只要给云冀一丝可乘之机,那么他杀起人来的过程,称之为一种杀人艺术也不为过!
当然,这些活下来的,全都是云殿中与其同门切磋的弟子。
重要的是,这次杀了凌逸之后,他还能带着一个符合自己师尊所修道义的小师妹返回云殿,而且这个小师妹的身体似乎对自己很着迷呢。
这种方式源自于凌逸接受宸苍界创造者传承后第一个文字光团中习得的一门辅助类神通——破幻天瞳!
“什么?!你居然破了我的幻境!”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把施展法术把凌逸带入花海幻境的云冀!
依靠强大神识恢复神智的凌逸在瞬间想到破解之法后,便立即运转丹田浊灵涡内的元力涌入眉心,随着一缕缕浊元力在凌逸的控制下汇聚于额头中心之地,一道竖hetushu.com着的眼状裂痕逐渐浮现,继而这道裂痕越来越大,终而像是一只闭着的眼睛静竖在凌逸额头上!
“幻境么……”
与幻息术帮凌逸隐匿气息效果差不多的一点就是,破幻天瞳能够破除凌逸自身实力范围允许内任何幻术,也就是说,如今能够击败玄灵中期修士的他,除非有玄灵中期专门研习幻属性道义的大能施展幻术将其困住,否则一切低于这个境界实力的修士所施展的一切幻境在破幻天瞳之法下皆要展露原形!
因为他有一种更加直接简单的方式破解幻境。
除非你意志足够坚定、神识足够强大,否则一旦身处云冀的幻境中,便几近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在他制造的幻境里,他就是唯一的君王!
“天瞳开,万幻皆破!”
沉醉于自己暗爽中的云冀丝毫没有发现,原本身处花海幻境中徐徐闭上双眼,显现迷茫之色的凌逸陡然双眸恢复了清明,嘴中还喃喃一声挂起一抹淡然微笑,得到上古真仙之幻仙m•hetushu•com传承的他无疑对幻术有着极高的研习造诣,这般造诣或许还比不上一些研究幻术多年的高层次界面大能,可应对云冀这种火候未到的把戏,俨然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话说回来,制造幻境和破解幻境虽然在根本上有着同根同源的联系,但这并不是说一个修士在制造幻境方面有着突出的进展,那他就不用再研习如何破解幻境了,世上举一反三之事颇多,却不适用于此事。
杀人不见血,灭魂不留痕,这十个字便是所有在对战云冀以后活下来的修士对其战斗方式的评价。
一声呢喃于凌逸心中喊出,接着凌逸眉心的“天眼”陡然睁大,一道朦胧浊色光束霎时扫过凌逸面前的绚烂花海,在这浊色光束的飞射下,花海中被击打出一条长长的黄金色沟壑,所有被浊色光束照耀到的美丽鲜花无一不像雪遇烈火般融化消散,而这道黄金沟壑的另一头,凌逸看到一个人。
可是吃了一次暗亏的凌逸岂会给他再度出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