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月醒的青睐

血乏言罢,云冀一脸惶恐的保证道:“前辈放心,家师肯定会好好教导她不让她产生报复念头,如果以后她斗胆对前辈不敬,晚辈保证会第一个将其灭杀。”
再说此时静静靠在凌逸怀里的月醒,瞧着凌逸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容,再联想到他在今日的种种嚣张举动,芳心中不知何时萌生的情愫种子逐渐发芽,她有些担忧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迷上了这个男人的气息,可是自己的师尊说过,一旦对男人产生情愫,将来修炼月属性道义会受到难以想象的巨大阻碍……
由于月醒的面容隐藏在青纱之后,不过从其红透的秀颈上凌逸清楚她一定是害羞了,最喜欢看女人羞涩模样的凌逸邪心大起,坏笑着抬手穿过她脸上的青纱捏了捏其粉嫩面颊,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滑嫩触感,凌逸暗呼一声好爽。
万一自己主动换来自己不想要的那种结果,单是羞也要把她羞死了。
还有,师尊会同意hetushu.com自己和他在一起么,他喜欢自己么,他有没有心上人呢……
自知男女之事不可操之过急的凌逸点到即止,单手拦着不再挣扎的月醒踏地升空,往月殿主城方向飞驰而去,那些跟着月醒参加此次比斗大会的月殿众女把凌逸对自己大师姐所做一切看了个遍,心中却无半分不喜之意,凌逸之前的种种表现显然把这些“小女孩”的心征服了,她们此时只有一个念头。
由于血乏是因为血菱的求救才来到此地从而见到后面发生的种种,因此对于赵家具体阴谋细节并不了解,更不清楚赵耳、赵音两人的存在,所以听得云冀的话,倒也是颇为感兴趣。
那七名渡劫期修士离开,站在血乏身前的便只剩下云冀一人,听得血乏问话,即便往日云冀多么傲气云天也不敢露出丝毫不敬之色连忙回应道:“晚辈云冀,在家师的弟子中排行第二,久仰前辈大名,晚辈http://m.hetushu.com有一事相求。”
“云羽的二弟子……哦,你就是千余年前云羽为了夺幻属性功法不顾身份灭杀一名渡劫期修士的根源吧,什么事,说。”血乏对于云殿之人本来就没有太好的印象,和云羽之间每次相遇更是常起争端,眼下对待云冀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脸色。
“行了,不用你保证,我血殿岂会怕了敌人?!带人走吧。”看着云冀那认真的样子,血乏不由大感此人的脑子愚钝,心境不平,此事若是放在凌逸身上,血乏自信他绝对不会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畏惧导致分不清话中刁难之意,摆手让云冀离开,血乏转身看向凌逸道:“你……”
如此一来,场面中仅剩下凌逸、月醒、云冀以及包括赵耳、赵音在内的赵家族人,观战台上的月殿弟子和云殿弟子见血乏离去,亦是纷纷飞到了黄金擂台上,云冀直到血乏彻底消失在天边才直起身子看向凌m.hetushu.com逸道:“凌逸,不管你修道时间如何,仅凭现在的实力我云冀服你,不过血殿和云殿迟早会在某些方面对上,届时希望你不要再留情,我也不会。”
至于那斩草除根的言论完全是刻意给云冀找麻烦,别说现在有凌逸在血殿中,就算是以前没有凌逸的血殿也绝对不虚云殿半分。
“哦?云雾体质的修士么,收徒之事本殿主诚然不好阻拦,只是赵家如今闹出反叛的问题,赵家老祖又是由我血殿带走,怕是以后你带走的这个赵家小辈修炼有成后会对我血殿产生威胁吧?!我血乏可不是喜欢斩草不除根的人。”
说完,云冀走到咬着嘴唇沉默不语的赵音身边,两人交流了几句云冀无奈的摇摇头,最终将其和赵耳两人一同带上高空飞去,而那些云殿弟子也是紧随云冀身后,往云殿方向返回。
主要是月苑莹不让自家弟子和男人来往的思想只针对她的亲传弟子,也就是类似月醒、月芯这种修http://www.hetushu.com炼月属性道义的女修,至于月殿其他女性门徒,月苑莹并不反对她们寻找自己的另一半,故而此行中月醒带来的几十位普通月殿女修自然没有受到月苑莹的思想教育。
恐怕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完美的大师姐吧……
血乏的话虽有鄙视自家师尊之意,可云冀也不是鲁莽的人,什么时候该出头什么时候不该出头他还是明白的,脸上敬畏之色不减,云冀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低头道:“家师此行让晚辈来是为了带走一名赵家小辈收为弟子,她和家师所修道义相同,希望前辈能让晚辈把她带走。”
不过想清楚归一码,表现出来则是另一码,直到此刻凌逸还没表现出什么太过明显的意思,男女之事月醒虽不太过清楚,可脸皮薄的她也明白这种事大多都需要男人主动一些。
同样的话,让凌逸不禁想起刚才摸人家小手的情境来,摸着鼻子尴尬一笑,凌逸凑到月醒耳边道:“小妮子,什么时候让m.hetushu•com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啊。”
“殿主,我先把月殿女修送回去,月醒这样恐怕路上会遇到危险。”血乏的话还没说完,凌逸便打断道出自己的意思,血乏见状轻轻点头,而后不再多言化作一道血光飞出城去,带着血殿众人踏上归程。
凌逸出言让赵家族人自行散去,继而转身突兀的揽住了月醒的柳腰,受到突然“袭击”的月醒本能下挣扎一顿,可如今没有丝毫元力的她又怎是凌逸的对手,挣扎半天而不得果,月醒黛眉微皱冲着凌逸沉声道:“放开我。”
要是被月醒知晓自己已经被这群师妹卖掉,估计表情应该会很精彩。
“你还有什么事么?”
一连串的问题在月醒脑海中翻腾,这是她今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现男女之情居然有这么令人心神失守的魔力,不过犹豫了一会儿她便想开了,反正自己现在连元力都运转不出半分,更别提修炼了,要是能时刻体会这种心跳的奇异感觉,好像即便只有一百年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