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有个前提

“知道一些。”说起血辉和月芯的情事,月醒这个身为月殿二把手的大师姐怎么会不知道,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出在前面挂着,月醒才一直无法正视她和凌逸的感情,一来两人相识的时间太短,二来她并不觉得月苑莹会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
凌逸孩童般可爱的表情终是让月醒那张隐藏在青纱后面的面容表现了动作,随着噗嗤一声娇笑入耳,凌逸明白,这妞儿是到手了。
月醒知道凌逸这是在准备根据这些待会和自家师尊提及两人之事前制定对策,沉默思考了一会儿,月醒才回应凌逸道:“师尊从来没说过为什么不让我们接触男人,也从来没提起过她以前的事,不过以后不许你再说师尊的坏话,否则等我恢复了实力第一个就杀了你!”
“月醒。”
凌逸忽然制住身子叫住月醒,月醒感到气氛不大对劲的同时停下来回头看向凌逸,没有说话,但眼睛已经流露出了疑问之意。
但让她心情愉http://www•hetushu•com悦是一回事,凌逸拉住她雪嫩小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男女之间流露真情很多时候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辞藻来修饰,也不用太多的物质去巩固凝实,女人很多时候不喜欢自己在爱情里太过被动,但有时候她们却也容易被这种突然袭来的霸道所触动,一如月醒此时这般。
听闻月醒的关心之言,凌逸顺杆就爬再次牵起前者的小手嬉皮笑脸道:“醒儿放心吧,我和你师尊交情谈不上深,也绝对不能说浅,魔郡魔修入侵众多州郡之事谁也料之不到,在他们手里吃点亏也正常,至于你我之间的事情嘛,你夫君我有的是丹药灵石,聘礼还是出得起的。”
解开心扉的两人如此嬉闹一番便再度恢复安静,肩并肩的走在月殿主城中这条宽敞的街道上,往来月殿弟子中时而有几个地位较高者曾有幸见过月醒一面的修士,无一不在敬畏的目光中暗问自己站在月www•hetushu•com殿殿主大弟子身边的那个青年是谁,毕竟月殿弟子上下尽皆知晓殿主亲传弟子不可冒然与男子交流的规矩,如今月醒却明显不排斥身边的青年离自己太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吸一口气,凌逸走到月醒身前双手扶着后者的纤瘦双臂问道:“大概刚才我和你说让你做我的女人听起来有点玩世不恭,不过我的意思是认真的,没错,我承认现在对你的感情谈不上爱,可是只要你愿意,我坚信我们会有将来,而且我愿意用一生在你迷路时去追寻你,在你哀伤时去抚慰你,但这些都需要一个前提。”
凌逸现在的表现完全和那个一人独挡数位渡劫期巅峰修士的强势形象大相径庭,这样的言辞总是让月醒忍不住想笑,笑这种表情对过去的月醒而言无疑是太过奢侈的一件事了。
转念想到月芯和血辉二人的前车之鉴,凌逸的确不惧怕月苑莹和他拳脚相向,可问题是人家把自己徒http://m•hetushu.com弟手把手养大,亲身教导修炼方面的问题,这一两千年的师徒情谊决然不是一时爱情所能比拟的,凌逸自信却不自大,他诚然不会认为假如月苑莹以师令相逼的话,月醒还会不顾一切的和自己走。“醒儿,你师尊过去是不是在感情方面受到过什么不公平的待遇啊?比如被别人抛弃,比如……”
望着月醒这言语淡然的姿态,凌逸真是有些想不明白月醒到底有没有一点情商,明知道有前车之鉴挡在前面,两人之事不容易被月苑莹赞同,她还能这么云淡风轻,莫非真的一点不在乎这段感情么?!
凌逸突兀的表白让月醒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她听清凌逸的话了是没错,可刚刚陷入爱河的女人大脑总是容易短路,也时常会患得患失,尤其像月醒这种未曾品尝爱情滋味,却暗定一人绝不再变的嫣然佳人,在选道侣时往往比寻常女子更加如履薄冰。
当然,重要的是这样也容易占便宜……
“你……你http://m•hetushu•com说什么?”
凌逸和月醒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周边那些月殿弟子眼中的不解之色,不过两人也极其默契的把这些视线忽视掉了,至于具体原因么,只有身陷爱河的两个人知道。
“待会见到师尊她你不要乱讲话,不然我也保不住你。”随着距离月苑莹及其亲传弟子居住楼阁建筑群越来越近,月醒的心情也是随之愈发紧张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修为被禁不知该如何与月苑莹交代,或许是因为自己身为月苑莹大弟子居然擅作主张把自己的心交了出去。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阵阵毛骨悚然之意,凌逸赶忙后退高抬双手故作惊恐道:“女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前提就是,你要是我的女人才值得我那样做。”
“再油嘴滑舌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猪!”初受爱情温养的月醒还无法完全在凌逸面前收敛自己的高雅淡泊姿态,但这一句话半嬉闹半威胁的话语着实还是让凌逸心里开心不小,起码她没反驳自己说的“夫君”这个m•hetushu.com称呼不是么。
虽然月醒现在毫无元力可用,可这并不妨碍她利用神识从储物袋里翻出一些锋利的簪子抵在凌逸腰间或者其他一些更重要的部位上。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凌逸一脸苦涩的看向月醒,试探问道:“醒儿,你应该知道你那个月芯师妹和我们血殿血辉的事情吧?”
凌逸在一边闷头细数着月苑莹不让自己弟子谈情说爱的原因,当他突然抬头对上月醒那越皱越深的柳眉时,便及时停住了说话,把头偏向一边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把手拿开。”
两人既然已经摊牌,凌逸也不顾自己会不会被家里那几朵娇艳鲜花责罚“断粮”酷刑了,反正做都做了,还不如一做到底,唯唯诺诺可不是他的性格。“呃……你说咱们两个也算是共过患难了是不是,再说你看我长得也不算太磕碜,实力也勉强说得过去,美女你就勉强收下小的吧。”对待自己内定的女人时,凌逸喜欢用他的一身痞子性格去面对,他觉得这样方便促进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