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有我么

“好。”
见状凌逸心里一凉,立即把目光投向懒洋洋倚在木椅扶手上的血痴,血痴无辜的耸耸肩,一脸不关我事的姿态,这不由让凌逸暗暗揣测起来,到底是哪里又得罪了这朵血殿红玫瑰了。
凌逸出门见到血辉,后者依旧那副冷峻模样,只是眼神中闪烁的期望之意,让心智如狐的凌逸立即捕捉到了他来找自己的意图。“血辉兄,是不是刚和血律兄见过面?”
说来凌逸对于月苑莹的感觉,其实连喜欢尚且谈之不上,月苑莹的美色不比月醒逊色半分,甚至在清雅高洁的气质上还要胜上一筹,然而不知凌逸是不想再给自己的后宫添乱,还是因为摸不清月苑莹的心思,一直有点刻意回避谈及感情的问题。
血乏举起手边茶杯轻抿一口点点头,示意让血辉落座,血辉落座之后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尊,听说魔郡入侵诡计之中除了拉拢了赵家,还分别和孤尺宗、邓家、风家、炎罗门等四和*图*书个势力有过不浅的交往,不知师尊打算何时出战灭掉这四个势力?”
血辉由于心思一直放在如何得到月苑莹认可的事情上,所以没有观察到凌逸几人的眼神交换,面见血乏,血辉恭敬弯身抱拳道:“弟子拜见师尊。”
不适当的暧昧气氛使得两人颇为尴尬,想到接下来还有可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任务要完成,凌逸轻轻摇头抛开心头烦绪,转身看向月苑莹说道:“好了,既然已经知晓进入赵家禁地的方法,我们该回去先把赵禾所提的几个仙郡威胁处理掉,届时苑莹殿主你和血乏前辈、云羽殿主一同商讨一下有关仙郡各方势力结盟一事,争取不再给魔郡可乘之机,那样我也好安心的前往魔郡,解决一下该解决的问题。”
月苑莹在遇到他以后表现出来的种种举动,即便他再怎么后知后觉也不可能一点感受不到,更何况凌逸不傻,在感情方面亦是要比www.hetushu.com月苑莹这个没接触过半点男女之情的“小女孩”清楚许多。
话毕,两人便是一前一后往血乏处行去。
“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苑莹。”
被凌逸一语道破内心想法,血辉那张冷冽的面容难得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他本就是以杀与不杀和外人交流的,有关修士之间虚与委蛇、人情世故方面的问题完全不太懂,说来还好他让血乏收为了弟子,否则以他的性格在修真界中恐怕不知死多少次了。“凌逸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听说你和月殿殿主的大弟子确定了关系?而且还是那种关系?”
带着改变了容貌隐匿了修为,携带自顾自留恋着赵家主城风景的赵禾回到血殿,凌逸把找到前往魔郡传送阵的事情简单和血乏说了一遍,便是回到自己居住的楼阁里休息去了,翌日清晨,血辉一早来到凌逸的住处,叩门把凌逸喊了出来。
及至血乏所住楼阁之中www.hetushu.com,碰巧血痴、血琪二人也在此处,几人相互问好后,凌逸坐下先是偷偷瞄了血琪一眼,想要看看血痴、血律二人帮你自己保守秘密保守的怎么样,哪知这一偷看,正好被血琪一眼盯上,后者恶狠狠的朝凌逸一瞪,满眼“你等着本姑娘教训你”的神色。
凌逸好笑的摸了摸鼻子,倚在门框上挑着眉毛没好气道:“你都说是确定了关系,男女之间还能确定哪种关系?好了,不和你闹了,你和月芯的事情我和月殿殿主提起过,近日借着要联合三殿之力灭掉剩余四家和魔郡勾结的势力,你大可表现的好一点,争取获得月殿殿主的认可,说不定在这期间还能和月芯见上几面。”
凌逸的回答很简单,却足以温暖人心。
凌逸的话总是那么让人感觉舒服,血辉重重冲着他点点头,嘴角带着“好看”的笑意问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问问师尊有关出战的事情?”
月苑莹也不知道为什么,向来不愿依靠和图书男人帮自己遮风挡雨的她此时听完凌逸的话居然冒出这么一句来,迎面对上凌逸嘴角挂笑的面容,月苑莹不由得俏脸一红把头偏到一边,这时凌逸的回应让她顿时坚定了自己芳心中早已萌生发芽的念头。
看着凌逸坚定的表情,月苑莹心有担忧却又不好再劝说什么,正如月醒待她那般如师如母又如姐妹,她又何尝不是对月醒感情深挚呢?能够早早帮月醒解开元力禁锢,其实她比谁都希望迫切。“嗯,那我就先回去了。”
“此事我已经下发给各个副城城主了,不需要你们参与。”血乏自然是不大清楚血辉和月芯的事情,所以更别提像凌逸那般想着借此战来展露血辉风头以得到月苑莹的认可了。
一听凌逸如此讲兄弟义气,始终没忘自己和月芯的事情,不太会表达谢意的血辉神情有些激动的站在那里举足无措,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谢字来,凌逸适时摆手道:“咱兄弟之间不谈谢,正好在前往魔郡之前我还和图书要多去月殿两趟和我家醒儿交流交流感情,等会问问殿主什么时候出战孤尺宗、邓家、风家、炎罗门四方势力,确定了时间我带着你借故前往月殿,争取让月殿殿主派月芯一同前往。”
凌逸应承一声,不再触及月苑莹的目光意欲寻到赵禾返回血殿,待他转身即将走出这片赵家禁地时,月苑莹忽然踏空飞起,远远给他留下一句话。
“好!”
凌逸笑笑自语一句,亦是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了原地。
说完,月苑莹的身影便在一阵月光闪烁间消失在这片土地上,凌逸身体一震偏头回望,发现佳人早已没了身影,而月苑莹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浓郁粉红,他也没能望见。
“那你保护的人里面,有我么……”
看着血辉猴急的模样,凌逸笑着点点头,应允道:“好吧,这美人没入怀,料血辉兄你也没心思做别的。”
“真是头疼啊……不过,如果我能回来,拼着让萱儿她们狠揍一顿的责罚,也要把你拉入后宫。”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