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章 干脆合并好了

月醒今日没带面纱,似乎是因为在凌逸寻来禁元密匙前不再出月殿主城面见外人的缘故,此时的她脸上不仅没有半分由于元力被禁的苍白,反而蒙上了一层诱人的桃色,这一点大概就要归功于凌逸给她爱情的滋养了。
待得凌逸和血辉两人来到月殿主城城门前,望见门口把手城门的两名月殿弟子后,凌逸上前一步挂着温和笑意对守城弟子说道:“在下血殿使者,想见见你们月殿大师姐月醒,还请两位姑娘帮忙通禀一下。”
其实说起凌逸的到来,除了让血乏感觉为自己这些爱徒提供了一个追赶谈心的对象外,又何尝不是给血痴等人带来了一丝温暖呢?眼下就说往日里从来不苟言笑的血乏自打凌逸到来后,开怀大笑的次数明显要比之前五百年里笑得次数都要多,以前血乏在和血痴等人沟通时,基本上都是以严父的形象予以教导,能看到自己的如同父亲的师尊心情开朗,如何不让血痴这些当http://www.hetushu.com孩子的欣喜温馨?!
血乏和血痴两人在一边有意无意的调笑着凌逸和血辉,凌逸倒还没怎么样,血辉却是率先挂不住脸面了,匆忙向血乏禀报一声要前去监督剿灭叛徒势力,便立即快步离开了大厅。
及至月苑莹竹屋小院前,凌逸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说话,月醒那迷人的面容便是映入了凌逸双眼。
血辉此番表现更是惹得血乏一头雾水,这时血痴在旁边轻语了几句,血乏才开怀大笑道:“哈哈,先前是凌逸拿下了月苑莹的大徒弟,你小子这又准备把月芯那女娃娃拉进咱血殿家门,怎么着,是不是准备准备让我和月苑莹商量商量,干脆把月殿和血殿合并算了,血痴,你小子有没有月殿中的心上人啊?”
血乏这一举动本来是好意,不想他这些疼爱的弟子浪费时间在清理那群垃圾上,可是这事情好巧不巧,偏偏赶上血辉要在月苑莹面前证明自和*图*书己实力以及对月芯的爱意之时,听得自己的师尊已经派人外出剿灭孤尺宗、邓家、风家、炎罗门四方势力,血辉不由得立刻傻了眼,倒是凌逸及时出言道:“殿主,不知这命令是何时下达的?”
血辉没好气的扭头瞪了凌逸一眼没做回应,转念似是想起了什么问向凌逸道:“糟了,也没问问师尊三殿之人是先去的哪一家。”
“好,有劳姑娘了。”答应一声后,凌逸便带着血辉一同往月苑莹所住竹屋小院方向走去,即将和月苑莹见面,凌逸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尴尬,想起昨日在赵家主城分别时月苑莹说的那句话,他就开始有点不太敢面对月苑莹了,不过该遇上的躲不过,凌逸索性也就硬着头皮干到底。
虽不明白血辉的意思是什么,但一听凌逸发出疑问,血乏语气颇为自然的回应道:“就在刚刚,云羽派云殿弟子前来通禀,说是准备今日开始剿灭残余勾结魔郡势力,本还说不用麻烦我们血http://m.hetushu•com殿出手,但为了走走过场,我还是让人通知了其他副城城主此事,让他们每一方派出一些人配合一下云殿之人。”
凌逸笑着朝血乏点点头,身形一动便是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大厅内。
“那就再回去问问呗,反正也没走远。”凌逸松开血辉的肩膀停下步子说道。
没想到自己这么出名的凌逸极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点头回答道:“嗯,凌逸是我,前辈不敢当,两位姑娘还是麻烦通禀一下吧。”
看着血辉狼狈的姿态,血乏又是一阵大笑,转而冲着凌逸说道:“凌逸,你也跟着一起去吧,在月苑莹那边多帮血辉那小子说说好话,他的性格太内敛,有些话恐怕不太会讲。”
看守城门的两位月殿女修一见凌逸和煦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来月殿找茬之人,心中戒备之意稍稍松下,其中一人问向凌逸道:“敢问这位道友可有大师姐她邀请你的凭证?”
“你就是凌逸……前辈?!”
追上和-图-书落荒而逃的血辉,凌逸一把揽住他的肩膀笑道:“干嘛跑这么快,还怕殿主吃了你不成?”
凌逸才自报家门,这两名看守城门的月殿女弟子立即捂住了嘴,瞪着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有崇拜之意惊呼道。
血痴懒洋洋的神色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望向血乏调笑回应道:“弟子可没有凌逸和四师弟那般本事,我这种人,不适谈情说爱,师尊你所想的宏伟大业,还是让其他师弟多费费心吧。”
“师尊,那月殿有没有派人来?”闻听事情也是刚下决定不久,血辉精神头顿时提了起来,强压下内心的激动问道。
凌逸给了血辉一个大大白眼自顾自腾空道:“血辉兄,就你这呆头呆脑的样子还想和月殿殿主把月芯说到手里来?!走吧,先陪我去月殿主城把月醒接来,到时候顺便问问月殿之人不就好了。”
月醒走到凌逸身前,低头柔声道:“师尊说可以让我陪你出去,但是要保证安全,她还说,月芯师妹也可和*图*书以陪着一起去。”
凌逸闻言一愣,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只要劳烦姑娘你跟月醒说一句,就说凌逸来寻,她一定会见我的。”
一名守城弟子离开,另一个女修则一直偷偷瞄着凌逸,对此凌逸也不太好做理会,如此被盯着看了大概有半柱香的时间,那名前去通禀的女修才是赶了回来。“凌逸前辈,大师姐说让你到殿主那里相见。”
血辉一拍脑门大叫一声:“是啊,还是凌逸兄弟你脑子好使。”说完,两人便是并肩往月殿主城疾驰而去。
血辉挠了挠头,说道:“我不去,回去又得被师尊和大师兄一顿嘲笑,凌逸兄弟,要不你回去一趟?”
“啊?哦,好好,你先等会,我马上去。”近日来凌逸名号的盛传可谓是小到灵基期修真小菜鸟,大至各方势力的掌事人,基本上仙郡但凡知晓魔郡入侵一事的修士全部听闻了有关凌逸在赵家比斗大会上的表现,加上先前三殿殿比上的大出风头,凌逸这个名字,已不再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