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三倍酬劳?

这两个字是凌逸认为身为一个男人最应该也必须拥有的东西,若是做不到负责,那就称不得男人!
可眼下卜南闲居然说卜欣因为自己徐家人出手而受了重伤?
轻声自语一句,凌逸不躲不闪,就那么直直站在徐伯毅身前挡着,站在徐伯毅旁边的徐玥一见凌逸毫无举动应对卜南闲的攻击,还以为凌逸是被唬住了,连忙娇喊道:“亦灵大哥,快还手啊,那个老头儿的攻击要来了!”
然而不管是以上哪种原因,凌逸都有必要为徐家挡住卜家攻势,一来双方有约在先,且先一步建立了良好关系,二来徐伯毅等人根本就没伤害到卜欣,卜欣又是凌逸自己放走的,还扬言要看看卜家的能量有多大。
轻蔑,嘲讽,无视!
瞥见卜南闲眼神恍惚的凌逸嘴角扯起一抹讽刺笑意,然而还不待他出言,卜南闲已是不想再和他们几个打口舌之战,翻手一握凝聚出一把萦绕着漆黑魔气的巨斧,巨斧入手www.hetushu.com,卜南闲悍然将其劈斩在大地之上。
“三倍啊……”
“卜欣受了重伤?不可能!我们根本就没和她动手,何来受伤一说?!”
闻听卜臆辰的提议,配上他此刻脸上满是笑容的姿态,凌逸不得不称赞一番此子心智过人,头脑聪明,但是他凌逸又岂是那种背信弃义,贪图那点小便宜的人?
如果真要说动手,那也是卜欣招呼跟她在一起的两名丹融前期随从企图对他出手,从始至终,徐伯毅只还踢了那两名随从一脚,凌逸也仅仅单纯用威压震慑二人一下,最后凌逸把三人全部放走,连一根头发都没碰他们。
第一,卜欣在受了气,返回卜家的时候与城内其他来往散修或者其他小家族的人起了冲突,对方怒火攻心亦或者闲云野鹤一只不怕卜家追杀,故而才出手将卜欣重伤以达到出气的目的。
卜南闲的话先是让因凌逸出手破去前者攻击而感到和图书欣喜若狂的徐伯毅一愣,随后后者立即出言反驳道,卜欣在城南徐家交易坊市的大厅里所做一切所说一切都有那么多人看着,而且凌逸也只是单纯与其唇齿相讥,压根儿双方就没动手。
巨斧砸出来的沟壑夹带着冲天魔光眼看就要临近凌逸身前,让众人不解的是,凌逸不单没有闪躲的意思,反而缓缓蹲下身子,依旧用方才破去魔元力光拳的那根手指轻轻往沟壑延伸来的地方一按。
不过徐伯毅和其身后的一众徐家客卿长老可没空理会这些,他们现在在意的,是凌逸能否像先前那般,轻易把卜南闲的厉然攻击破去!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破解我的攻击!老子是窥灵中期,你只是一个小小丹华期圆满修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三个词来形容凌逸对卜南闲的看法再贴切不过,不信邪又被凌逸火上浇油的卜南闲意欲全力出手和凌逸大战一场,哪知他身旁的卜家大少爷卜和*图*书臆辰忽然制住了他这三叔的动作,脸上分毫不带敌视之意的朝着凌逸抱拳道:“在下卜臆辰,乃是卜家长孙,亦灵兄弟是吧?我想,徐家应该没许给亦灵兄弟什么贵重的宝物,这样,只要今日之事亦灵兄弟不再插手,不管徐家有没有给你报酬,我们卜家奉上三倍!”
论修真财富,谁可与拥有宸苍界无数灵草宝根外加炼丹神书《丹苍决》的凌逸相比?!
心里否定了卜臆辰的提议,凌逸没有急于回绝,而是装作有点想法的摸着下巴作考虑状。
徐伯毅的反问似是让卜南闲心虚了一瞬,而后强势上前一步指着徐伯毅大喝道:“你个小畜生敢做不敢当?欣儿说了,她的伤就是你造成的,今日要不给我家欣儿出这口恶心,我卜南闲将来怎么在这一片地界混?这回,谁给你挡都没有用,受死吧!”
用这些东西来收买凌逸,简直和傻瓜没什么两样!
“极品丹宝么……威力不错,但是和_图_书对付我,火候还远远不够。”
一指按下,震撼全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在凌逸指尖按在地上的一刹那,一点魔光瞬间爆闪,继而这一点魔光犹如一粒种子钻进地面,直奔那沟壑魔光相向而去,两者相遇,没有太过强烈的爆炸,只是一声轻响发出,再看那沟壑,已是于凌逸身前三尺处停滞下来,随着两缕残余魔元力光华在沟壑中升腾消逝,卜南闲攻击再度被破。
被徐玥称作“老头儿”的卜南闲心中一气,拿出砸进地面的漆黑巨斧斜放在身边,同时给了徐玥一个“等收拾完他们再收拾你的眼神。”
第二,就是卜南闲在说谎!他只不过要给自己一个堂而皇之来徐家捣乱的借口!所谓出师无名,必遭世人唾弃,为了保住卜家的名声,又可以达到借助魔巳宗势力蚕食掉徐家,趁着卜欣这个机会再正常不过。外人听了传言,也只会说徐家狗急跳墙,连一个弱小的姑娘都不放过。
负责。
卜南闲要发疯的http://m•hetushu.com样子使得凌逸嗤笑一声,反问一句道:“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旁人亦某不敢说,但对付你,一根手指足矣。”
粪坑都给炸开了,凌逸总不能让臭味全洒在徐家人身上吧?
轰!
斧头宝器落地,一道宽约半尺的沟壑瞬间砸出,接着这道沟壑散布着冲天魔光一直往站在徐伯毅身前的凌逸脚下延伸而去,块块青色碎石四射而飞,砸得徐家大院周遭的房屋咔嚓咔嚓碎裂响动,房门房窗被碎石子冲击的千疮百孔,不用说,等此次争斗结束,徐家在修补宅院方面就得花费不少心思和灵石。
攻击又一次宣布流产,卜南闲有一种想要发疯的冲动,明明眼前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却能简简单单,既不掐诀施法,又不祭出宝器,便将自己的猛烈杀招抹除掉,换做谁谁心里也没法好受的了!
听得卜南闲的言辞,凌逸双眼微微一眯,心里却和明镜儿一样透亮,卜南闲说卜欣在徐家的地盘上受了重伤,无非有两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