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七章 徐家老祖的传承

奈何徐家危机在前,徐伯毅心想让凌逸多增加一分实力,既能够回报先前凌逸对徐家的种种恩情,又能让徐家在斗争中胜利的几率增加几许,于是他沉默了几息,终是目光毅然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与徐睿渊听。
徐睿渊双眼一眯,双手狠狠攥紧了木椅的扶手,表情不怒而威道:“当初卜家那老家伙带着一家人落魄入城,若不是当时我那个兄弟一时财迷心窍收了卜家老家伙的好处,任由其在城内安置下来暗自发展,又岂会最终和我徐家形成势均力敌的情势!”
何况凌逸也不是想独吞徐家老祖的传承,先不说他能不能接受传承成功,即便真的成功了,他也会毫无保留的把徐家老祖的本事全部传授给徐家族人,至于那魔属性宝器,若是使用趁手的话,想必徐睿渊也不会拉下老脸再找自己索要回去。
一如徐玥对待自己这般。
甚至有可能超越徐家老祖当年的成就也不一定。
见自己的爷爷和爹越说越和-图-书气,生怕坏了两位长辈心境的徐伯毅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了满脸淡然之色的凌逸,转而低声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向徐睿渊说道:“爷爷,有一件事孙儿不知道该不该讲。”
想归想,凌逸可不会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万一让徐睿渊等人觉得自己帮助徐家另有所图,那必然会引起徐家等人对自己产生隔阂,伤了徐真、徐伯毅、徐玥三兄妹的心可就不好了。
更何况,徐睿渊眼前提及了徐家老祖的传承一事,他来到魔郡至今还没有趁手的魔属性宝器和神通法术,这对于还不想暴露身份的他是一件极其碍手碍脚的问题,想要解决,又不想修习一些太过垃圾的手段随便糊弄,凌逸只能把心思放在眼前和自己关系最近的徐家身上。
而那个帮助他提出此要求的人嘛,自然就是现在起身和徐睿渊开口交谈的徐伯毅了,在怒兽峡谷提及此事,其实凌逸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和*图*书到经过卜家近日来动作的无意帮助,倒是促成了凌逸这个愿望。
重要的是,在前几日前往怒兽峡谷的过程中他听徐伯毅说过,徐家老祖曾经乃是魔郡威名赫赫的强者,且提到徐家后人一直没人能够参透传承石板和那配套的魔属性宝器,如此这般,便更加强了凌逸想要一试的好奇心,因为在修真界里,越是难以修习的法术、不易控的宝器,其威力也就越大,不然徐家老祖当初怎么会声震整片魔郡大地?!
徐睿渊这一句话说完,显然就已经把凌逸当做了自家人,一来是因为凌逸先前说出的那些令人倍感温暖的话语,二来也是徐睿渊有点私心,想给凌逸多增添一点对徐家的亲近之感,唯有如此,才能在接下来的徐、卜两家之战中让凌逸做到最大化的贡献。
“唉,若是老祖还在,徐家又岂会落得现在这般境况,说起来是我对不起老祖啊!”
这么做或许有些不太仁义,但从凌www•hetushu.com逸幼时第一次趁人之危,偷走炼衍宗长老周元储物袋的那一刻起,他便暗暗告诫自己,只要不危及自己的亲人,为了变强,什么事都可以做,不分正邪,不论佛魔!
于是在徐睿渊和徐斌感叹着徐家老祖传承之事时,凌逸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嘱咐自己保持原状,决不可露出半点期盼之色,最好能够让别人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届时徐睿渊这个徐家当家家主结合起自己对徐家之前的种种帮助以及后面将要发挥的重要作用,自然就会乖乖把神通宝器送上门来供自己尝试。
凌逸在紫岚州时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与人虚与委蛇,论处人情世故的本事绝不次于一些活了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老妖怪,因此对于徐睿渊的心思他虽是听了出来,却也没道破,毕竟他本来就打算挥挥手帮助徐家渡过眼前劫难。
想到自家创族老祖,徐睿渊脸上不由露出怅然之色,徐家老祖当年的强大他是全部看在眼里记和_图_书在心里,那时候的徐睿渊还小,徐家老祖又常年历练在外,只有每次徐家老祖归来闭关之前,他才能用他尚且稚嫩的小手拔拔自家老祖的胡须,惹得徐家老祖朗笑不停。
得到凌逸的承诺,此时大厅里众人的气氛也就随之缓和了许多,徐伯毅几名小辈脸上重新焕发笑容,徐睿渊和徐斌父子俩也是满心欣慰,看到自己的后辈能够为了家族不畏死亡,这让他两人隐隐看到了徐家的未来绝对会比现在要强上许多,只要徐家能在此难中像凌逸说的那样成功存活下来,那么徐家日后必定欣欣向荣,愈发壮大。
说白了,凌逸除了想要通过徐家老祖的传承给予自己便利,同时也是扮演着一个传承过渡者的角色,反正没有他或许徐家还不知道以后存不存在,那传承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徐家后人成功接受,所以让他尝试一下根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自己家族修炼一脉上最为得意的二孙子开口,徐伯毅有话,徐睿渊哪里有不让他和-图-书说的道理,况且徐伯毅不是说修炼方面很强就是莽夫一个,只不过他头脑的聪明程度相比于徐真显得不那么突出罢了。“有什么话就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
徐伯毅现在心里很乱,徐睿渊让他有话就说,他反而有些犹豫起来了,毕竟把自家老祖的秘密提前告诉了凌逸本来就是一件很可能危及家族命运的事,此时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建议徐睿渊把徐家老祖的传承借凌逸一观,那和嫁出去的姑娘胳膊肘往外拐有什么两样。
念及徐家老祖,徐睿渊难以自制的把心中落寞之情说了出来,听了徐睿渊的话,未曾有缘得见徐家老祖一面的徐斌也忍不住无奈摇头道:“爹,徐家现在这样怪不得您,也是我们这些后辈不争气,没法习得老祖留下来的传承,不然一个后起卜家怎么可能会是我们徐家的对手,哼!”说到最后,想到卜家自打在此城中竖起旗帜后与徐家相处的种种表现,徐斌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语气里愤怒之情展现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