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徐浩宇的软肋

店小二还想反驳几句,掌柜不留情面加大手上力度给了他第三个巴掌,继而翻了翻白眼也不愿再多和这小二讲些什么,直言吩咐道:“给老子闭嘴!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你小子兢兢业业做的还算不错,现在老子就把你扔出客栈,赶紧去干活儿,准备准备重建二楼。”
瑶雅来到秋露客栈以后便被卜臆辰解开了说话能力,故而一见到徐浩宇真的被诱骗而至,深知两家正斗的激烈的瑶雅慌张喊道。
更何况,徐家老祖会不给自家族人留后手么?
店小二恍然,嘴里嘀咕着招呼客人去了,店掌柜笑骂一句后,目光若有所思的望向二楼楼梯口,心中暗道:老子可是见过当年徐家老祖叱咤魔郡大地的人,那时候能无视魔郡郡王一族号令的强者,其后人岂是无能之辈?
但,他还是来了,因为这里有他爱的女人。
被掌柜一把拍的脑袋生疼,店小二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嘟囔道:“可是现http://www.hetushu.com在城里不是卜家要做大么……得罪了一个即将被灭族的少爷总比得罪未来一城之主的少爷强得多吧。”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你小子,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待会那两位少爷说不定就得打起来,提前准备重建不也好早开张么?!”
店掌柜抬手就要再给店小二一个巴掌,这下后者学乖了,赶忙回缩两步满脸哀怨之色的盯着店掌柜看,店掌柜被他这么一看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啪!
徐浩宇没坐,满脸冷意直接开门见到道:“卜臆辰,亏你还是一个男人,居然拿一个弱女子说事,卜家不是有魔巳宗当靠山么?怎么,怕了我们徐家了?想耍这些阴谋诡计来对付徐家?”
“问题是徐家这骆驼已经瘦的光剩下骨头了,还怎么比马大……”
店小二一看徐浩宇奔上了二楼,想到方才二楼已经被卜家大少爷包场了,立即就要出言和*图*书阻拦徐浩宇的步伐,这时秋露客栈的店掌柜快步来到店小二身后一个巴掌拍在后者后脑勺上,低声骂道:“你眼瞎了不成?!没看到刚才那人是徐家三少爷?你还想拦他,不想在城里过了不成?”
这也是卜臆辰出来办事仅带了两名丹融后期随从的倚仗。
“重建二楼?”店小二许是被店掌柜三巴掌拍晕了,一时间竟是没能领会出他的意思。
扭头把视线转到声源之地,徐浩宇一眼便看到了举杯朝他示意的卜臆辰,卜臆辰身前坐着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瑶雅,瑶雅身后则是站着两人,不必放出神识查探徐浩宇便是能感应出来那两人丹融后期的气息波动。
其实也不用太过重要的东西去引来徐浩宇,因为只要沾上瑶雅特有香味的饰品大多都能把徐浩宇叫来,毕竟瑶雅在徐浩宇心里的分量实在太重,哪怕即便徐浩宇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为了瑶雅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往下跳。
m.hetushu.com徐浩宇奔至秋露客栈之中,一进门迎面便迎来店小二的谄媚招待,而徐浩宇一心系在瑶雅身上,看都没看店小二一眼,环顾一周发现一楼没有瑶雅的影子,便是径直迈上楼梯往二楼疾驰而去。
闻言卜臆辰哈哈大笑一阵,随后目光陡然一凛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喝道:“徐浩宇!你要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本少爷让你在这里还好好活着就因为还用得着你,你可以选择不听话,否则我让卜家上下几千个男人好好给这贱人活动活动身体,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显然,徐浩宇本人也没有半点逃跑的意思,镇了镇心境,徐浩宇径直走到卜臆辰所坐的酒桌边上,后者见状点头一笑,放下茶杯伸手邀请道:“浩宇兄弟请坐,咱们有事慢慢聊。”
再说徐浩宇来到二楼,发现二楼中几乎没有客人存在后,还以为捉走瑶雅之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不等他完全查探完二楼的情况,一个熟悉的http://m.hetushu.com声音从窗边悠然传入其耳。“浩宇兄弟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居然为了一个风尘女子敢冒这么大的险走出徐家大门。”
心急如焚的徐浩宇穿梭在城内街道间,几乎连元力都加持在了脚上,途径一个个往来修士时引起一阵不满声,不过修真城池大多有禁空的规矩却并无限制移动速度的法则,所以这些修士被身边一阵狂风刮过甚至有的还被擦到了身体,尽管嘴上谩骂两句却也没做出太过激烈的反应。
可以说,徐浩宇只身一人来找卜臆辰要人和自寻死路没什么两样。
店小二这话没有做半点遮掩,闻言掌柜又是一巴掌甩到店小二后脑勺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是不是傻?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看人不能光看表面,现在徐家好像是被卜家与魔巳宗逼迫到了绝境,可是你忘了卜家未发展成型之前徐家在这城里坐落了多久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此时瞧不起徐家人,等日后有你苦头吃http://www.hetushu.com!”
这一小段插曲身为当事人的卜家、徐家以及魔巳宗之人无一知晓,而没过多久店掌柜的预言便是成了真,虽说功劳不在徐家后人身上,却也是印证了他的预测,届时店小二在因今日之事后怕的同时,也不免默默感叹自家掌柜的精明。
“浩宇别管我!你快走!”
卜臆辰没有阻拦瑶雅向徐浩宇发出警告,既然徐浩宇来了,他卜臆辰就有把握在前者想要逃跑的情况下将其拿住,至于徐浩宇身后会不会跟来徐家强者他完全不担心,卜臆辰可不觉得徐家会为了一个风尘女子让徐浩宇带人来救,毕竟谁也不知道他卜臆辰这里埋伏着多少卜家和魔巳宗的修士,来了越多,徐家的损失就可能越大。
说话之人自是卜家大少爷卜臆辰无疑,擒住瑶雅之后他便让随行而来的其中一名丹融后期客卿长老取过瑶雅头上的玉簪去徐家送信,其实他并不知道那玉簪是徐浩宇送给瑶雅的定情信物,只是误打误撞之下才有了当下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