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六章 威胁徐睿渊

卜臆辰一怔,随即摆手说道:“徐老爷子哪里的话,您老也清楚卜家和徐家的争执在哪个点上,只要卜家觉得徐家没有了威胁的能力,两家的争斗自然也就得以告终。”
徐睿渊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在场徐家人全部禁了声,而后徐睿渊又说道:“假若你们不能,就闭嘴!要是你们现在被卜家抓在手里,那你们是想让我救还是不救?你们的命是命,伯毅和浩宇的命就不是命?”
自己即将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局面,饶是徐睿渊往日里如何镇定自若此时也难免露出了不安的表情,而他越是不安,卜臆辰就越胸有成竹。
“家主,万万不可答应他啊!”
卜臆辰说完徐睿渊眼神一冷没有立即给予答复,这时徐家人群里却是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语的激烈劝阻着徐睿渊。
……
卜臆辰还想多多和徐睿渊周旋一下,争取达成自己这些年来最大的阴谋计划,哪知这时他那脾气火爆的三www.hetushu•com叔卜南闲却是率先不耐烦了。“徐睿渊,你人老怎么话也躲起来了!要想救人就赶紧自废修为,否则他们先死,你们徐家其他人待会也会跟着死!”
尽管卜臆辰联合了魔巳宗毅然不惧当下徐家这些修士的力量,但不战而屈人之兵一直是大型争斗中掌权者所追求的境界,能够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而让徐家从此在城池之中丧失地位,从而把卜家推上王座是卜臆辰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
“没错,家主,卜臆辰这是怕了我们徐家人才出此诡计,我们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那你方才要我徐家族人为奴为婢的言辞是何道理?”徐睿渊不依不挠,继续追问道。
“等等!”卜臆辰话毕,徐睿渊迅速出言阻拦道。
“好感人的兄弟情,徐玥不在,无妨。”
“是!”因自己失算导致他昨日在史长老等人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未能得以圆满实现,卜臆辰心生和*图*书恼意的同时还有着对史长老对此事反应的担忧,听后者此刻下达号令,他不敢多说半句立即应诺回应,额头上也是因此露出了细密冷汗。
“狂妄小辈,找死!”
“徐家尊严不可丢!”
见徐睿渊意动,卜臆辰强压下面对即将获胜的喜悦,点头认真道:“小子不敢对徐老爷子说谎,我保证,只要徐老爷子按照小子的话去做,伯毅兄弟和浩宇兄弟绝对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如若我自废了修为,徐家再自废三名窥灵期族人,那接下来呢?接下来是不是你们卜家与魔巳宗便要灭了我徐家?”徐睿渊双眼一眯,陡然转变话锋质问道。
“徐家尊严不可丢!”
“家主千万别听这小子的话,等您老人家自废了修为,即便他放了伯毅和浩宇,那我们徐家还有什么资本和他们斗?”
答应一声卜臆辰扭头就要把愤怒发泄到徐伯毅和徐浩宇身上,这两兄弟闻听自己即将面临死亡m.hetushu.com却无一人露出恐慌神采,互望一眼几乎同时说道:“来世再做兄弟。”
拍手声停,卜臆辰又把目光投到徐家现任老家主徐睿渊脸上沉声问道:“徐老爷子,不知您老觉得这两个孙子的性命值不值钱呢?拳脚无眼,修士之间斗起法来更是瞬息万变,臆辰只怕待会若是咱们双方激战起来会伤到伯毅和浩宇兄弟啊。”
徐家人骤起的气势让卜臆辰这一边的修士短暂一愣,随后阵阵嗤笑声从人群中发起,魔巳宗此行带头人史长老上前两步不耐烦的对卜臆辰说道:“事已至此,看来徐睿渊对这两个孙子也没什么搭救的心思,先把他们杀了,然后开战!”
“徐家尊严不可丢……没错!爷爷,不用管我们,徐家在这片地界沉寂太久了,让卜家这些狗娘养的瞧瞧咱徐家的厉害!”徐浩宇此时因瑶雅之事陷入绝望的心境也被徐伯毅一席话重新焕发了生机,随着徐家众人一起大吼道。
“卜臆辰!明http://www•hetushu.com人不说暗话,想要我做什么直接讲,别在那里打哑谜!”
“来人,把徐伯毅和徐浩宇杀了!”
“你们谁能救下伯毅和浩宇?”
这句话凌逸在赵家禁地之中也听赵荣轩三兄弟说过,那时他还为此大为感动、感慨了一阵,可惜现在的凌逸还在徐家密室石屋中修习徐家老祖的传承陨灵诀,故而是没能见到这熟悉的一幕。
“卜臆辰,你做梦!”
话音落下,徐家人再无一人多聒噪半句,一个个耸拉着脑袋站在徐睿渊身后不语。
徐睿渊死死攥拳,一字一顿的反问道:“卜臆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徐老爷子觉得这两个孙子不成器,臆辰当然是要帮老爷子您清理门户啊。”
卜臆辰的言外之意十分明显,意思就是告诉徐睿渊要是和我们开战就先掂量掂量你这两个孙子的性命后果如何,换言之,徐家若仍想反抗,徐伯毅和徐浩宇就要先死一步!
“哦,原来徐老爷子您m.hetushu•com是想救这两个孙子啊……”卜臆辰把话拖了少顷,继而又说道:“好说,徐老爷子自废修为,我就放一人,徐家再自废三名窥灵期修士,我便再放一人。”
徐伯毅的话语很短,却钻透了每一名徐家人的内心,且把徐家人的热血至此完全沸腾起来,顺着徐伯毅的话齐声呼喊道:“徐家尊严不可丢!”
见自己的计划还有成功的可能,卜臆辰嘴角扯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对视向徐睿渊问道:“怎么,徐老爷子有何指教?”
卜南闲干扰了自己和徐睿渊的谈判,卜臆辰心中虽有不快,却也无法责怪卜南闲什么,毕竟后者是他的三叔,是他的长辈。
然而这时徐伯毅却是大声朝徐睿渊呼喊道:“爷爷不用管我和三弟!徐家儿郎从没当别人狗的习惯!要战便战,徐家一族的尊严不可丢!”
卜臆辰神色阴狠的瞪了徐伯毅两兄弟一眼,而后当着徐家众人的面招手下令道。
徐睿渊转而冲着卜臆辰问道:“卜臆辰,你说的话可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