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四章 卜臆辰败了

“徐浩宇,你……”
卜臆辰心里对徐浩宇此刻的态度十分不爽,但有凌逸这个完全看不出底线的强敌在一边虎视眈眈,他也不敢再有什么过分的动作和言语,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转过身来,卜臆辰面向凌逸抱拳微微躬身道:“亦灵道友,在下这就把伯毅兄弟和浩宇兄弟送回去,此战双方各有损失也算是打平了,谁也没占到便宜,所以还请亦灵道友莫要责怪在下今日之举,我等就此作罢。”
徐浩宇的怨恨其实是有原因的,那时骗到徐伯毅这个假徐玥让卜臆辰抓住时,卜臆辰就出尔反尔的对徐浩宇说瑶雅舍不得自家那些卜家男人,正玩的乐不思蜀,而且还说什么“瑶雅很润”这种污秽话语,这些话徐浩宇怎么可能听不出其中隐含的意思,之前他是心如死灰了,可经历方才的一幕幕他的心思又重新活了起来,只要人没死,她还是他的瑶雅。
隐忍!
卜臆辰不把自http://m.hetushu•com己的爷爷算计在家族整体实力是由于他也不确定自己爷爷正在进行的那件事能成功,一旦失败,卜家再表现出过于惧怕、依赖魔巳宗的迹象,届时卜家必然会走向被魔巳宗吞食为自身势力的无尽深渊。
“不必了!浩宇兄弟,你先过来。”
见徐伯毅、徐浩宇兄弟二人归来,徐伯毅先是走到徐睿渊面前跪下,而后体外一阵魔光闪烁变回了他本来的模样,只是外面穿着的那身衣裙还是将其衬的有些滑稽。
何况家里人为了救自己,为了守护徐家一族的尊严个个不愿毫无作为的死去,他若是因为瑶雅而彻底忘却自己的身份,弃徐家整族利益于不顾,那他真的不配活在徐家之中。
卜家现任老家主此时正在闭关修炼,而且已经闭关修炼了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卜家老家主如今境况如何,每一次老家主偶尔传递出些许讯息也只有卜臆辰http://www.hetushu.com知晓,然后再代为传给卜家族人。
卜臆辰之前每每和魔巳宗之人商议共同对付徐家时之所以怀着可能会带着卜家沦为魔巳宗奴隶的心思去对待,一方面是因为他要时刻警醒自己,万万不能在应付外人时掉以轻心,把自己、把卜家带入万劫不复之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把自己的爷爷算计在内。
“卜臆辰,还我小雅!”
可话说回来,卜臆辰也清楚,如若自己的爷爷那件事成功,那卜家将会迈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附近数方家族宗门势力之中,唯一能够让卜臆辰钦佩的就是他的爷爷,身为卜家少家主,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爷爷究竟有多么富有雄才大略,也只有他知道卜家能够在当初苟延残喘的情况下发展至今可以危及到徐家存亡的原因是什么!
与魔巳宗剩下的两位长老商量好休战一事,卜臆辰环顾四周数千名卜家和*图*书、魔巳宗的修士,望着他们眼中看向凌逸时的惊惧目光,卜臆辰无奈重叹一声,他知道,这回自己还是败了。
卜臆辰言罢,徐浩宇还未做回应一边凌逸便是打断两人的对话开口道,闻听凌逸之言徐浩宇把头转了过去,见到对方不容置疑的眼神,最终权衡了一下徐浩宇还是选择听凌逸的话一步步走到后者身后站定。
男儿当怀有霸气环身傲然称王的品质不假,但身为一个不甘人后的男人更需要另外一个珍贵品质,那就是——隐忍。
少顷过后,徐伯毅率先移步往凌逸的方向走去,徐浩宇却是一双悲愤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卜臆辰一动不动,那样子似是想要把卜臆辰整个生吞活剥了一般!
徐浩宇明白,他现在之所以能要求卜臆辰放人完全是因为有凌逸在,不管怎么说,要想搭救瑶雅还必须仰仗凌逸,所以徐睿渊的话他现在都可以不听,凌逸的话却是不得不听。
其实卜臆辰是卜家唯一一和_图_书个清楚卜家真正实力的人,他最最钦佩的人不是他的父亲卜丹志,因为无论在修炼方面还是在计谋方面卜丹志都没有卜臆辰那么突出,对于卜丹志,卜臆辰只有对父亲的尊敬,但绝对谈不上钦佩!
卜臆辰刚要攥拳发怒,随即一想到自己爷爷往日的教诲转而又化怒为笑,点头同意道:“好,我这就让人去把瑶雅姑娘带来。”
在隐忍这一方面,卜臆辰不觉得有谁能比自己爷爷做的更好,徐家,卜家难道诚然是因为怕了徐家如日中天的迅猛发展才甘愿当魔巳宗麾下的一条狗吗?
徐浩宇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把这句话说出口,其中对卜臆辰的仇视想掩饰也掩饰不住,虽然徐浩宇知道自己现在还未脱离生命危险的范围,但他还是选择毅然决然的朝卜臆辰要人,而且语气中带着你不放人,我现在就拼着自己死和你同归于尽的意蕴,闻听徐浩宇的言辞,卜臆辰先是一愣,转而深吸了口气回应道:“浩宇兄弟http://www.hetushu.com放心,等稍后回到卜家我便让人把瑶雅姑娘送到府上。”
说完,卜臆辰直起身体招手朝卜家人群一挥,当即便走出两名心理承受能力稍强,已是从因凌逸手段粗暴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卜家族人上前解开了徐伯毅兄弟二人的体内禁制,徐伯毅、徐浩宇刚一恢复行动并未急于快步跑回徐家人群里,而是冷眼扫了一遍在场的卜家、魔巳宗一众修士,似是要将这些人的容貌记在心里,以后再找他们报族叔徐琦之死的仇!
魔巳宗这两位长老和心急如焚急待回族去向自家老家主禀报有关亦灵一事的卜臆辰暗恼不已,但卜臆辰自知他的爷爷还需要一段时间去完成那件事,当前需要魔巳宗暂时帮助卜家拖延一下徐家,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样子陪二人演戏。
隐藏自己,忍受寂寞,伺机而动,厚积薄发!
哪知徐浩宇大有不见人不死心的意思,不依不挠道:“不行!今日我见不到小雅,你卜臆辰休想离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