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为红颜怒,要自己有本事才行

可以说,如果不是他,徐琦不必死,自己的爷爷也不用失去这么一个共同生活了千余年的亲人。
“你们都给我让开!今日谁若拦我,便是违背家主之令,当以叛族处置,怎么,你们都要背叛家族吗!”
“没错,你该死!你该为了你二哥徐伯毅死,你也该为了你族叔徐琦死!”
适时头脑精明过人的徐真走到徐浩宇身旁将他扶起,认真道:“三弟,爷爷这是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所以才会如此,你也不必太过自责,古往今来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例子数不胜数,你会有之前那般选择也说不得什么对与错。”
“爹!”
徐浩宇清楚,徐睿渊这话等于既原谅了他的过错,又同意了瑶雅入门徐家,这不仅没能让徐浩宇开心兴奋,反而让他内心的愧疚更加深刻,用一个族叔的性命换取自己的幸福,这是人做的事情吗?
徐浩宇身材清瘦,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性格就不够男人,男儿有错便认,和*图*书有罪便领,况且徐浩宇的过错还不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一名风尘女子,而是因为这个风尘女子差点断送了徐家的未来,且送出了他一名族叔的性命。
徐睿渊低喝一声,那只布满皱纹的老手霎时魔元力光华喷薄而现,继而一掌就要拍向徐浩宇的脑袋,这一掌中蕴含的威力不用感受也能看出究竟携着多大的威力,若真打在徐浩宇脑袋上,徐浩宇必死无疑。
“爷爷,孙儿有过,还请爷爷责罚!”
说完,徐真顿了顿,语气中带着身为大哥的严厉继续道:“但是,身为一个男人能应该明白自己的责任,百善孝为先,不孝者何以谈爱?如果没有家族长辈,你觉得在这残酷的修真界里你能活多久?没有家族支持,你哪里会有闲余的修炼资源供你去那种风月场所消遣?”
换好衣装的徐伯毅刚从大厅外入门,一眼便是看到了徐睿渊举掌欲杀徐浩宇的情景,当即脚下生和_图_书风迅速奔至徐睿渊身边将其抱住,与此同时大厅内的徐斌、徐德义等人也是纷纷起身把徐浩宇拉开,生怕徐睿渊一时气愤再失去一个亲人。
扑通!
徐浩宇脸上没有太多惊惧害怕的样子,表情上反而还有这一丝解脱的意蕴,显然,对于徐琦一事他心里产生的悔恨浓郁程度已然超脱生死,死了,才是他应有的下场,否则根本无法弥补他犯下的罪。
徐睿渊这一席话言罢,徐浩宇顿时泪如泉涌扑倒在其脚下身体颤抖不断,难以自抑。
因此如今领起罚来徐浩宇脸上除了愧疚自责,没有半点害怕的表情,如果真的要说他怕,就是怕徐睿渊罚他不够重,不够他以罚弥补自己对徐琦族叔造成的后果。
徐睿渊显然是怒不可遏,大有不杀了徐浩宇誓不罢休的姿态,徐斌等人一见自己的爹脸色不像作假,赶忙纷纷退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徐伯毅张口欲言,但对上徐睿渊肃http://m.hetushu.com然的目光便只得让到一旁静看事态发展。
“不管怎样,琦叔死了,而且今天要不是有亦灵兄弟在场,徐家可能会面临灭族的灾难,二弟也会是第一个因为你死的兄弟,身为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情有可原,但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实力去怒,而不是用自己亲人的信任和性命去换,你懂吗?”
此时提及徐浩宇受罚一事也是立即牵引起徐睿渊对徐琦的思念,想到那个小时候经常闯了祸找自己帮忙说情的臭小子,徐睿渊眼角又是忍不住含上了几滴老泪。
“爷爷!”
“唉!”
徐睿渊的手停在徐浩宇头上过了一会儿,随即重叹一声把手收了回去,徐浩宇有些想不明白的抬头看向徐睿渊,后者拂袖把手背于身后,身体侧斜转过几步,轻声道:“回头亲手给你族叔立个牌位,然后把那个姑娘接回家,你们两个好好祭拜一下他,如果琦小子见到后辈幸福,应该也是对他的一种慰藉了和*图*书吧。”
“孙儿该死!”
徐睿渊一掌悍然拍下,徐斌等人不敢阻拦却又忍不住想要争取些什么,一个个抬手停滞在半空作拉扯状,同时尽皆把头偏开了,他们不想看到徐浩宇在徐睿渊掌下脑袋被打烂的一幕。
能够让一位活了几千年的老人心起波动留下眼泪,足以见得徐琦的死对徐睿渊而言究竟有多么悲怆心疼。
“爷爷,别!”
没了众人的阻拦,徐浩宇面容决然再度上前在徐睿渊身前跪下,见状徐睿渊掌芒凝现,似是分毫没被之前众人的劝慰所扰,仍要把徐浩宇杀了以此祭奠徐琦之死。
他这一声暴喝惊得徐浩宇身体陡然一颤,自打徐浩宇出生到现在他从未见过自己爷爷发出这么大的火气,一直徐睿渊对待他们这些孙子孙女都是满脸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然而眼下愤怒如斯,可想而知徐浩宇是犯了多么大的过错。
不出凌逸所料,他正一脸悠然品尝香茶时,徐睿渊的掌芒也是落在了徐浩宇头和图书上,只不过这一掌并未落实,于徐浩宇脑袋上方一寸远处便停了下来,一只老手连连颤抖,仿佛很想杀了徐浩宇这个不肖子孙,却因感情的牵绊难以真正下手。
作为当场唯一一个外姓族人的凌逸淡然看着这一切,他有能力也有理由帮助徐家抵御外敌,却没有资格去干扰人家的家事,不管今日徐睿渊是杀了徐浩宇还是要灭了徐家大部分族人,只要不涉及徐真、徐伯毅、徐玥兄妹三人,凌逸是绝对不会干涉的。
众人刚一落座徐浩宇便走到徐睿渊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脑袋低的很深,他知道自己先前到底做了什么,而他做的这些对徐家险些造成了什么样的损失。
而且凌逸也不认为徐睿渊真会下手杀了徐浩宇。
徐睿渊越想越痛,越想越气,刚坐下的身体随着砰的一声拍案响动豁然站起,手指指着徐浩宇低下的脑袋暴喝道。
“徐浩宇,你可知自己的身份?!”
“爷爷!”
徐浩宇把牙一咬,头再低一分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