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三章 动身归,紫岚州

亦灵,倒过来不就是凌逸么?!
重棍从天而降悍然砸落,迸射的碎石钻进每一名站在这中央处的魔巳宗弟子身体里,有些倒霉的,甚至被这四溢飞溅的黄土沙石打得身体成了马蜂窝,鲜血涔涔从那一个个血洞里流窜出来,疼痛嘶吼声一时间充斥了整座山头。
基于以上种种,徐睿渊才是严肃立了这个规定,而当徐玥把那块凌逸留下来的石板交到徐睿渊手里时,他那一张老脸霎时如菊花绽放,灿烂无比。
“既然要为雪儿铺一条回家的血路,死的人太少怎么行?!”
“完了!我要死了!”
凌逸心中自语一句,随即神识扩散至方圆万里,待得确定释放的陨灵针将所有魔巳宗弟子斩草除根后,才又召回那漫天魔针重新组成陨灵重棍,手里握着这百万斤重的宝器,凌逸恨不得一棍把这魔郡大地敲碎,让那些魔郡郡王的手下全部死光!
“走。”
徐伯毅跑到蹲在地面上哭泣的徐玥身边hetushu•com先是关心她一句,随后发现她身边没了凌逸,顿时有些不安的疑惑道。
“是谁!速速现身!”
“凌逸哥哥?!”
杀我雪儿妹妹一人,我就要让你几百万、几千万的手下陪葬!
“跑得慢就没命了,谁愿意给宗主报仇谁去吧,反正老子不陪你们了!”
陨灵重棍落地弄死数十位魔巳宗弟子后,场面顿时慌乱起来,一万多名魔巳宗弟子分散而逃,一个个腾空而起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瞄准一个方向就开始疯狂飞窜,同时心里尽皆默念着那杀人者千万不要追自己这边,苍天保佑自己一定要活下来。
观望着凌逸那逐渐消失在天际的身影,徐玥放声呼喊一声,最后终是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哭起来,怀里紧紧抱着那块刻着密密麻麻小字的石板,似乎在感受着上面的温度。
“快跑啊!”
伊弘等人见状冲着徐玥礼貌的点点头,亦是紧随凌逸步伐,离开了徐家府宅m.hetushu.com
再有,凌逸灭了魔巳宗宗主事小,可杀了魔郡郡王的手下可就不得了了,万一让魔郡郡王知晓凌逸和徐家有关系,那么不用多说,徐家必定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得灭亡。
徐伯毅大致能猜到徐玥此时口中的这个凌逸哥哥应该就是说自己的亦灵大哥,尤其是当他自己咀嚼“凌逸”这两个字几次后,猛然回过神来,好像凌逸为了隐瞒什么事情,不得已用了假名字与他们相对。
安慰徐玥几句,把她扶进徐家待客大厅后,徐伯毅把徐睿渊等一干徐家掌事者全部叫了过来,在场也没外人,徐玥便是把她和凌逸在魔巳宗山顶上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讲了一遍。
“啊!”
简单明了的一个字落地,凌逸当头往徐家城池飞去,及至徐家正在重建的府门前落定,众人落地后凌逸径直走到徐玥面前,伸手一招于那些正在忙碌的徐家下人身边取过一块铺地石板,左手持着石板,http://m•hetushu.com右手食指一点魔光闪烁,不顾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自顾自写画起来,那刻在石板上的字很小,但却并不影响他人品读,字迹清秀,一如凌逸自身容颜。
“乖。”
凌逸毫无前兆的放开徐玥,接着头也不回踏地而起,直往远方飞去。
可是伴随着一根根闪烁着森然寒芒的漆黑魔针在他们面前陡然降临,而后以他们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直射众人眉心,在其身体里游冲肆虐,尽破生机,这些前一刻还祈祷着自己能生存下去的魔巳宗弟子连绝望都来之不及,便如被箭射中的飞禽于高空自然坠落。
刻了半盏茶的功夫,凌逸把石板交到不明不白的徐玥手里,然后一把将其搂在怀里,感受着徐玥柔软温暖的娇躯,轻声嘱咐道:“玥儿妹妹,不许有事,好好照顾自己,懂么?”
“宗主待我恩重如山,但是宗主请恕弟子今日不能为您老人家报仇,待有朝一日弟子修炼有成,必将上天入地也www.hetushu.com会帮您杀了这凶手!”
“玥儿,怎么了?亦灵大哥呢?”
听完徐玥的叙述,徐睿渊沉思一阵当机立断命令在场众人道: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有关凌逸的消息从今天起徐家任何人不许提及,直到他回来!
……
徐斌、徐德义、徐真这些徐家老少都不傻,自然明白徐睿渊下达这个命令是为了什么,凌逸有那么多修仙者朋友,说明他本人必然和修仙者分不开关系,自古仙魔不两立,如果被魔郡修魔者知道了凌逸和修仙者有关系,下一次他再回来,必定会遭到无尽追杀,而且徐家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这些徐家奴仆大多没见过凌逸,所以自然不知道徐玥和凌逸的关系,有些人想要上前安慰自家这往日里对他们极好的小姐几句,但却因自己身份低下有些不敢上前,好在那些去禀报的奴仆还没跑两步,徐伯毅已是带着几个徐家兄弟闻声跑了出来。
徐玥把握着那石板的双手从两人中间抽出,绕到凌逸背后和图书将他牢牢抱住,腔调里带着些许哭意的点头道:“玥儿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直到凌逸哥哥回来。”
衣袍不换,重棍不收,凌逸看都不多看这尸横遍野的魔巳宗一眼,身形一动霎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是浑身冒着隐形杀气的立在了伊弘等人近前。
那些修补徐家宅院的徐家奴仆不知自己这小姐和那位公子有何关系,只是见到自家小姐哭泣,还以为她是受了什么委屈,连忙跑进府宅里将此事说与徐伯毅等人听。
“凌逸哥哥,玥儿一定会等你回来的!”
徐玥抬起她那张凄美的俏脸,一下扑到徐伯毅怀里啜泣道:“凌逸哥哥……凌逸哥哥走了,呜呜……”
望着那一具具外表看起来毫无异样,五脏六腑却已然被由陨灵重棍瓦解变化的魔针窜烂的魔巳宗弟子尸首于高空纷然下坠,凌逸满脸木然,对这一举动没有生出半点情绪波动,他那一身被鲜血浸染的白袍在阳光映射下红得刺眼,凌空而立,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杀人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