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七章 重返俞家,物是人非

“俞海!”
那就是——猥琐。
魔郡大军入侵一事在凌逸的强势出手下以全胜告终,俞家院内来往仆从的脚步也是由沉重变为了轻缓,偶有那么几名低级俞家子弟见到凌逸和小灵二人在院落小径上行走也只是予以微笑,并未做出什么盘问的举动。
俞海强压下内心的激荡,朝凌逸点点头便是扭头朝墨览月等人所处的位置走出,转身之前他偷偷瞥了一眼小灵,小灵他从来没见过,自然是对这个目光漠然万物的青年无比好奇,只是凌逸不介绍,他也清楚自己这个“俞海兄弟”根本没资格主动过问。
倒不是说彭雪儿在凌逸心中的重要性大于墨览月、刘策、玉乱舞等人,只是凌逸极重感情,稍有对他重要的人离开逝去便会让他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冷静心境,也自然引不起他回忆过去美满情境的念头。
听闻凌逸的呼喊,俞海这个俞家少爷一时还没能反应过来,等他左顾右盼终于在不远处见到凌逸hetushu.com和小灵两人的身影时,立即身体猛烈一颤,随后快步往前跑到凌逸近前,随后似是又怕冒犯了凌逸一般后退两步,把身子稍稍放低,低头躬腰道:“凌逸前辈,此次紫岚州大难,真是多谢您了!”
不管怎样,凌逸这一句话便让俞海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他忽然有一种想要为凌逸抛头颅洒热血的冲动,凌逸本人也不清楚自己这种独特的魅力究竟从何而来,不过俞海的表情他却是读的懂。
“好了俞海兄弟,墨兄、陈枫他们在哪,如若无事,先带我过去如何?”凌逸现在很想赶紧跟自己那些兄弟姐妹见面,然后把自己要交代的问题交代完立即返回魔郡,毕竟相对于防守他更喜欢进攻,而魔郡郡王的血,他还要染到自己身上这袭血袍上从而铺完整接彭雪儿回家的血路!
抬手将俞海扶起身子,凌逸冲着他微微一笑摇头道:“其实我的年龄还不见得比你大,若是m.hetushu.com不弃,跟陈枫、乱舞他们一样叫我凌逸大哥便是,还有紫岚州是我的家,守卫家园,我本该出一份力不是么?”
凌逸时刻在警示自己不要因为彭雪儿的事情一直让心境处于悲伤状态,那样对于修炼和思考会产生极大的阻碍,然而这种事情,显然不是凌逸想不去理会就能不去理会的,因此他唯有故作无谓,尽量用别的事情牵引自己的注意力。
何况进出俞家的警戒虽稍有放宽,但却不表明是个外来人就能随便进出俞家,这一点别说紫岚州刚出完大乱,就是寻常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凌逸二人既然能够进入,其身份自是应该没有问题。
俞海没想到凌逸的境界越来越高,眼界越来越宽,手下势力更是独霸整个紫岚州,可其架子却是不长反减,当然,他并不知道当初凌逸以览月宗副宗主的身份在集灵城内摆架子也只是一个保护自己的方式罢了,并非刻意而为。
当前所见之和-图-书人为俞家少爷,其身份呼之欲出,无疑便是当年在集灵城内因凌逸不识相想教训他却反被凌逸教训的俞海,历经这不长也不短的分别,俞海在凌逸眼里看起来更为成熟了一分,或许这份成熟仅是自从魔郡大军入侵时才蜕变形成的,但无论如何,此时的俞海已然有了独当一面,自己去正视危难的本领。
俞海对凌逸的认识依旧停留在前辈的身份上,而刚刚在与魔郡大军厮杀之时他也众多浊殿殿徒中拼死守护身下紫岚州最后一方净土,后来凌逸赶至解决麻烦他也全部看在了眼里,心中升起对凌逸的狂热崇拜之余,对他的敬畏也变得更加深刻一分,想起自己当初傻傻呼呼的要灭掉凌逸,简直是不能再好笑。
直入俞家府宅之中,俞家的院落装饰一点未变,依旧如当年凌逸入城以览月宗副宗主的身份与俞腾购买灵石时那般,道路两旁栽种的树木上仍是鸟儿鸣叫声不已,让人听了便不由心神安定,这鸟,乃和*图*书是俞家老祖宗俞傲为了自家家族子弟平缓火爆脾气安心修炼所栽培养育的。
“凌逸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兄弟都想死你了!”
尽管明白自己这个“兄弟”的名头可能只是凌逸一种礼貌友好的表现,但俞海依旧难以抑制为凌逸卖命的心思,这种现象其实很好解释,试想一位皇帝跟一个乞丐说“别总叫我皇帝,如若不弃,叫我一声大哥便是”,那个乞丐会不因此激动万分?
小灵跟着凌逸,凌逸跟着俞海,三人一前两后顺着俞家宅院内的小径一路转转绕绕,终而在俞家新建的一座议事大厅门前停下,俞海一马当先刚要招呼,门内陈枫的身影已是率先扑了出来!
不过从凌逸为俞家留下大量稳神丹后这鸟儿的作用便是可有可无了,然而听惯了这种鸟儿鸣叫的俞家子弟对这些往年来贡献巨大的小家伙儿们还是一直悉心照顾,犹如过去。
凌逸众多兄弟之中当属陈枫的脾气秉性最为顽劣,就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www.hetushu.com童一般,但在众人之中,最能跟凌逸玩得开的也是陈枫,因为他们两个有一个很共通的点。
“嗯,凌逸大哥,我这就带你去!”
正当凌逸准备放出神识查探一干浊殿主干人员此刻身处何地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映入眼帘,见到这人凌逸嘴角不由挂起一抹笑意,想到当初这个在集灵城客栈里嚣张无比的俞家少爷,凌逸顿时有了一瞬间恍惚,记得那时离如今并不远,可紫岚州似乎因彭雪儿的死,让凌逸大感物是人非了……
从俞海脸上那疲惫未消仍有凄苦之意的表情来看,凌逸不难猜出这一次魔郡修魔者入侵之事带给他、带给俞家、带给浊殿、带给整个紫岚州誓死守护家园的修士们多么深刻的影响,能在此劫中不死,也不失为对每一名敢于反抗魔郡大军之人的磨练。
这一点乃是因为他们听说了凌逸归来的消息,浊殿殿主在此,那数万魔郡大军都不是他一人之敌,试问眼下谁还敢来俞家这个暂时的浊殿大本营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