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的奇迹,还需你们见证

墨览月说完,众人皆是理解点头,陈枫也是憋足了一口气,死死攥拳看向凌逸道:“凌逸大哥你放心,其他殿我管不上,但这妖殿我一定会给你打理好,今日你回身来救兄弟,来日兄弟倾力助你,咱们一起踏上巅峰,杀尽天下逆我者!”
凌逸情绪骤然激动起来,墨览月等人也不明白他们是哪里踩到了他的“尾巴”,转而凌逸也自觉大概自己有些激动了,摆手摇头道:“罢了罢了,或许是我顾虑的太多,如若不让你们走自己的路,恐怕最终也难免寿元耗尽坐化陨落,总而言之,我只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件事。”
哪知凌逸一听生死之语,马上瞪了王雨嘉一眼,瞧向陈枫道:“陈枫,雨嘉该管管了,再把死挂在嘴上小心大哥把你俩关个百八十年,让你们好好修炼修炼,省得整日只知道卿卿我我,把脑子搞坏,说话都不会说了!”
“什么事?”
凌逸也明白众人对自己离开之举肯定怀有浓烈的不舍之情,但他m.hetushu.com没办法,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完成,屈居一隅终究难成大事,要变强,必须不断闯荡!
人都是逼出来的,靠自己逼,也靠环境逼,环境越是恶劣,人超越极限突破自我的机会就越大,因此他们要出去,也必须出去!
听闻凌逸经过这短暂的相聚后又要离开紫岚州出去闯荡,陈枫登时便露出了不舍的面容,双手死死抓着椅上扶手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陈枫说得对,凌逸兄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修炼,争取将来能帮到你!”
“凌逸大哥,你这哪是让我们努力活着,天天看你创造奇迹,我们这心脏怎么受得了,估计不用别人杀震惊也该震惊死了。”王雨嘉见气氛稍显沉重,接过凌逸话锋调皮道。
……
最不信这贼老天的凌逸轻嗤反问,随即接着道:“苍天之色惹我不喜,我便浊苍为其彻底洗礼!为什么没法改变?凭什么没法改变!”
俞傲老头儿灵脉属性为火,和*图*书其脾气更是火爆直爽毫无顾忌,相对而言墨览月说话就显得理智舒心许多,见凌逸目中不甘于停留的眼神坚定无比,自知他们无法让凌逸留下,登时看向众人赞同道:“凌逸说的没错,他有他的修仙路,我们有我们的修仙路,谁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谁身边久陪不离,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既然凌逸给了我们变强的资本,我们就该利用这些资本好生修炼,人纵有一死,却不可毫无作为而死,他现在很强,但试问在场众位,谁愿意一辈子让别人保护,而不是努力变强去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呢?”
何况,还有太多的人在等他……
“唉!凌逸,人各有命,谁生谁死自由苍天定数,这种事情总归是没法改变的……”墨览月听完,叹息一声,怅然回应凌逸道。
“反正以后咱在紫岚州得小心点,若是再有魔郡魔修入侵,总不能一直让凌逸师兄返身来救吧?”
“这的确是个问题,要不,我们先把已知能够通往其他和图书州郡的传送阵全部毁掉,全部呆在紫岚州专心修炼?”
“嗯,起码不能拖凌逸大哥的后腿。”
凌逸目光一凝,一字一顿道:“你们在座众人,必须要活着,努力活着,我的奇迹,还需要你们见证,不然未免太过寂寞!”
“可是如今魔郡郡王野心遍及整个凡界,到处兵荒马乱,纷争不休。”
“我已经失去了雪儿妹妹,所以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
最后这句话是秦博说的,在众人议论中最为主要的问题就是他们现在实力还不够强,必须想个办法解决强敌入侵这一隐患,凌逸坚决要走,说明他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做,他们总不能帮不上忙反成累赘,当下最有效的方法无非便是毁掉通往其他州郡的传送阵,防止魔郡郡王再度派人来攻打紫岚州。
话音落下,全场陷入沉寂,凌逸说的话字字珠玑尽是真理,正如他话中所说那般,在紫岚州里虽然他们有良好的修炼环境,可这里境界最高者便是俞傲和图书,而窥灵期的目标却非凡界终极,想要站得更高,他们需要更加强大的目标去超越!
凌逸深深看了墨览月一眼,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你们不仅不要毁坏传送阵,而且最好借助传送阵去外面的州郡历练修道,虽然紫岚州如今有聚元大阵凝厚天地元气,更有我留给你们的丹药功法作为辅助,于此处修炼到渡劫期圆满之境渡劫飞升并不是不可能,但如果你们一直眼光局限于窥灵期,把窥灵期视为遥不可及的境界,恐怕今生都难入渡劫之境。”
“我怕,我怕因此而失去你们。”
伊弘代众人问道。
“苍天定数?”
组织了一番思绪,凌逸环顾众人肃然说道:“我能明白大家的感受,而且我也不想离开你们,更放心不下你们,可是,我们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路,要自己走,我不可能时刻呆在你们身边,也不可能万事做的面面俱到,我想留在这里陪你们终老,但这里将会是我的终点,现在却远和图书没到临至终点的时候。”
对此凌逸沉吟了一阵,终而眉头紧凑多次欲言又止,眼神中挣扎之意明显非常,看得墨览月不由出言问道:“凌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这里又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还有,人本就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生物,只有眼界变得开阔,遇到更强大的敌人,得到更深厚的机缘方可迅猛升级,炼得高深修为,屈居一隅,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凌逸言罢,他身边的糟老头儿俞傲火爆脾气一起,吹胡子瞪眼道:“谁要你小子时刻呆在我们身边,老子不需要人保护!”从和凌逸关系确定为友的那一刻起,俞傲便直接自主忽视掉了当初兽仙殿之行内被魂箜暗算朝凌逸求救的情境,说起话来也不再有什么顾忌,完全以一个老者长辈的身份与其相处。
对此,凌逸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毕竟成立浊殿统一紫岚州也仅是为了给自己的亲近之人得一安稳庇护之所,并无高低贵贱之别。
“凌逸大哥,你又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