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一章 难道凌逸是真仙转世?

“苍弘文,废话说完了么。”凌逸打断苍弘文想要继续与兽王说辞的念想,轻声问道。
看着兽王胸口上被自己留下的掌印,苍弘文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朝兽王说道:“兽王,只要你现在撤去兵力,本王保证在拿下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后任你挑选一个州郡让你这些兽族修炼者安稳繁衍如何?”
没有人得的出这个答案,不过云羽、兽王却是能够大致猜测而出,这一定是有关他那体外绽放浊色元力光华的秘密,这种道义,他们不曾见过,可谁都看得出来,这种道义究竟有多么变态妖孽!
“难道这个凌逸是真仙转世?”
苍弘文一撤,寒冰刺龙便是顺着惯性径直轰在了那战车之上,九只兽劫期双尾铁马感受到那股让它们躁动不安的寒气,本能下就要嘶鸣逃窜,然而有铁链拴持,它们选择逃跑的方向又是不一,因此便不免导致冰龙冲在战车上寒气炸开,将整个战车包括那九http://m.hetushu•com只双尾铁马一起被冻成了冰块,失去控制之力,这具铁马战车冰雕便是凌空而落,砸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神通法术的强悍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凌逸的体质怀有那么多种灵脉属性?!
“七彩凤凰炎,疾!”
然而此时显然不是追究凌逸体质奇异之事的时候,冰龙那与自身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龙身携着几乎可以冻结空气的寒冰之力冲来,苍弘文身形并不转移闪躲,依旧站在那九只兽劫期双尾铁马所拉战车之上,带着下品劫宝层次爪刺手套的右手往地面方向甩了一甩,觉得他这受伤的胳膊稍稍舒展开一些,才将右臂后撤蓄力,在冰龙撞来的刹那悍然砸向寒冰龙头!
“寒冰刺龙,疾!”
从来没有人敢跟自己这般讲话,苍弘文转头怒目看向凌逸,呼喝道:“大胆!谁准许你打断本王的话!”
“这招威力还算尚可,不过如若这就是你的最和_图_书强手段,那本王可就……什么?!你还懂凤族之法?!”
神识锁定住身处战车之上的苍弘文,凌逸一声法令发出,那高空巨型冰龙便是毅然窜出云殿,扭曲着庞大的冰刺龙身朝他猛烈冲击而去,见得此番霸道的寒冰属性神通在凌逸手中如此得心应手的施展而出,苍弘文对于凌逸的忌惮便是更深了一分,同时,对凌逸灵脉属性多变的事情也是更加好奇惊惑起来。
想到自己之前还好没有太早表明态度,否则事后还真的不太好办,起码云羽清楚,自己不会是苍弘文的对手,而凌逸要打败了苍弘文,那他的性命自然也就算是捏在了凌逸手里……
轰!
凌逸不以为意,轻轻扭了扭脖颈,发出骨头清脆的嘎嘣声,右手抬到胸前优雅的攥了攥拳,而后看着苍弘文道:“王?在我凌逸眼里,你称不得王。”
云羽、兽王各自为凌逸表现或惊叹、或忌惮间,火凤已是扑打着蓝焰凤翅呈闪电之速来http://www.hetushu.com到了苍弘文近前,爪刺手套只有一只,他自是不可能用自己的另一只手去盲目对抗这炎热无比的火凤,而此刻再掐诀施法也是来之不及,无奈之下苍弘文唯有选择暂退,右手撤拳,虽在这瞬间受到了些许极寒之气侵袭入体令他不禁小受伤害冷哼一声,但也比火凤冰龙一同轰在自己身体上的结果好上许多。
话音落下,凌逸不给苍弘文反语相讥的机会,双手印记连动,口中法决念念有词,不多时,天空骤然昏暗下来,寒风滚滚刚猛呼啸,凌逸体外浊元力光华升腾四溢冲上云霄,继而苍弘文便是望见在凌逸头顶乌云之中陡然传出一声龙啸!
根本不给苍弘文半点缓气的时间,凌逸在施展完毕寒冰刺龙之法后手上印记便是连连更替,继而一只相比寒冰刺龙龙身要小上多倍的蓝色火凤便毅然在其头顶凝聚而出,火凤盘旋在凌逸头顶来回逡巡,凤翅扑打间蓝色火焰翻飞升华,寒气尚未尽消,hetushu.com一股无比炽热的炎意已是紧随而来。
苍弘文全力挥散体内魔元力抵制寒冰刺龙传来的寒气不让其冻结自身,刚缓过气来想要嘲讽凌逸一句,却是发现后者已然站在原地施展起第二记法术来。
一声震撼轰响在苍弘文拳面与寒冰刺龙龙头撞击时传荡开来,携着漆黑魔光的右拳顶在龙头之上砸碎了一片冰刺,随即他的拳头便是顶在龙头之上与那龙身上传来的阵阵极寒之力狂暴对冲,一时间,寒气弥散,魔光四溅,双方在那对峙之处形成了两道蓝、黑屏障,阵阵恐怖以极的波动从这两道屏障中间往四周扩散而出,吹得四周狂风大作,空气也因此炸响不断。
那,是一只蓝色火凤!
吼!
龙啸传出,震响四方,所有在场的仙魔两郡修士皆是被这撼人心魄的啸声惊到内心,忍不住分出一缕神识去观望天空上的异变,伴随着龙啸声紧随而至的是一颗硕大的龙头,这龙头呈冰蓝之色,表面寒气弥漫升腾,所有展露在外和图书的地方皆是布满了大小长短不一的冰刺,又一个眨眼的功夫过去,那龙身也是从云层中隐隐显露而出,毫不例外,龙身之上,亦是冰刺满布!
对凌逸满是嫉妒忌惮之意的云羽暗自想道,心中对于此战结果的判定也开始有了松动,凌逸没来之时他认为苍弘文这一方必胜,但此刻……结局恐怕要有变数了。
兽王闻声难以自抑的哈哈大笑起来,冷声决然道:“苍弘文你不必再浪费口舌了,今日本王带军来此便是要与你做个了断,要么我死,要么你亡!”
法令一出,火凤最后在凌逸头顶旋转一遭,随之凤头朝向出拳抵抗着寒冰刺龙的苍弘文嘶鸣振翅而去,一直站在丑面巨鸟背部观战的兽王还有那冷眼观望此战的云殿殿主云羽一看凌逸这龙凤冰火两种分属极端之力的法术先后发出,而且看起来凌逸施展时毫无滞涩之感,兽王是不禁暗自感叹凌逸实力的可怕、天资的妖孽,云羽则是有些嫉妒的默念为何凌逸有这么多诡秘的强大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