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五章 赵耳必须死

懊悔是因为没有在苍弘文自爆之时将其储物戒指抢夺过来,一旦得到那丹药,届时帮助凡界这边与自己重要的人打造一些超级打手,那他就更不必担心凡界里的后事了。
苍弘文是谁?!
开始时凌逸听了月醒的话反应和血菱等人的想法一样,根本没有把赵耳放在心上,可如今被月醒再一提醒,这事情似乎的确应该防患于未然,提前把他解决了才好。
“丹药?渡劫期圆满?!”
凌逸咄咄逼人的姿态让云羽非常不爽,可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打不过凌逸,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予以回答。
凌逸回味一番,而后才是记起曾经袁镇的确和他说过,待得到了仙郡,若是两人再度相见,必要与其一战!
月醒话没说完,那意思却是表述的十分明显了,她这话没有加以掩饰,所以周围人全部听到了,提及赵耳,凌逸又是想到当初这厮在赵家比斗大会之时对血琪的出言不逊以及对月醒hetushu.com的隐晦爱慕之色,最让凌逸反感的当然还是后者,凌逸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
“夫君!”
最重要的还是,凌逸不理解袁镇此时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根本不必太过认真的去查探其修为,凌逸从他此时绽放的元力气息来感受也能察觉出他的修为虽然相比在紫岚州时有了极大的进步,但也只是有进步而已,窥灵前期之境,别说如今凌逸的实力在凡界单挑无人可敌,就算是丹融期之境时袁镇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早就得以印证了。
月醒皱着一对柳眉轻轻摇了摇头,继而看向凌逸说道:“夫君,赵耳不可放走,他因为我的缘故一直对你心怀不满之意,而且如今的他吃了苍弘文的丹药,已经把境界提升到了渡劫期圆满之境,这般实力在凡界之中诚然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先前听夫君说魔郡之中有你的朋友,要是赵耳过去,难免会因为夫君的http://www.hetushu.com缘故对那个徐家展开报复。”
袁镇不顾在场之人不解、甚至带着些许鄙夷之色的目光,自顾自与凌逸双目相对,神色无比坚定的问道。
袁镇见似乎发生了什么让凌逸不喜的事情,所以摆开姿态的他也不急于催促,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等候,凌逸未答,倒是血菱先嗤笑一声说道:“赵耳?那厮有什么可担心的,离开仙郡也省得以后见了堵心,这可是美事一桩。”
凌逸十分关切的看向月醒,同时连忙放出浊元力探入月醒体内,暗道着自己怎么那么糊涂,居然就相信了苍弘文给她吞服的丹药就仅仅是有着失忆之效,不过他快速在月醒体内以元力加神识查探了一遭也没发现有什么气息紊乱的迹象,正当他准备发问,月醒却是先一步解释道:“夫君,之前被带走的魔修之中,赵耳在也其中,要不要把他……”
这是承诺,是男人之间的承诺,所以袁镇才是不顾和*图*书自身与凌逸在实力上的差距坚持要和凌逸正面比斗一次,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承诺都背弃,那还如何配得上“男人”二字。
凌逸挽好了袖袍,放开身边月醒的手爽快回答袁镇道。
放开月醒的手后,凌逸脚下步子刚凌空往前踏出半步,身边的月醒便是拉住了他的胳膊。
在场所有人以为袁镇疯了,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而众人的目光袁镇也能够感受到,不过他却是不为所动,体外释放的元力光华不暗反亮,气势也是一点一点的在徐徐增长,俨然在其心里,这一战是必须要打。
“好,我陪你一战!”
如今让月醒一说,凌逸也明白了赵耳在那魔修之中代表着什么,简单来说,就是赵耳做了叛徒。
即便凌逸自身幻息术之法在不战斗的时候便会习惯性施展,而且凭他现在的实力在凡界之中也无人能够堪破他这幻息术的奥妙,但袁镇就算看不出来,之前和苍弘文的战斗他会没看到么?
和图书这种代价,只要有能力自己晋升到那般境界的修士就不会去付出,类似于爆元魔丹之物,肯定都是不思进取,想着一步登天且胸无大志之人才会追捧的宝贝。
那是魔郡郡王,是胸怀天下的枭雄,这般人物在凌逸面前都不得不低下那高傲的头颅说一句自己输了,你和我打,不是找死是什么。
被月醒制住身形,凌逸当然明白这绝对不会是因为月醒担心自己在与袁镇比斗时受伤而做的阻拦,当即回过头来疑声问道:“怎么了醒儿?你哪里不舒服么?”
理清了其中缘故,凌逸这才露出一抹欣赏的笑容,还把身上两只雪白袖袍往胳膊上挽了一挽,表明自己十分重视这一场争斗,看到此幕,袁镇也是难得露出了笑容,他清楚,在面对苍弘文之时凌逸都没有这番动作,由此可见后者对于自己从心里来讲就没有半点轻视之意。
一听苍弘文用一粒丹药便把绝对不可能登临渡劫期之境的赵耳直接弄到了渡劫期圆满境m•hetushu•com界,在为这丹药效力暗惊的同时,凌逸也是有些懊悔和恍然。
至于为什么是制造打手而不是让血菱他们这些人直接吞服,原因很简单,拥有《丹苍决》的凌逸比谁都清楚,越是逆天的丹药炼制起来就越艰难,而且极有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凌逸,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被你拉开很远,而且这一生也几乎没有可能追赶上你,但是你可还记得,曾经我与你说过什么吗?”
丹药之事已经是不可再追及的问题,趁着当下云羽还在,凌逸不由转目看向他不解道:“云羽殿主,赵耳那厮在当初赵家比斗大会结束后不是被云冀带回云殿了么?为何他会与苍弘文扯上关系?还说,在此战开始之前,云羽殿主便为自己和云殿众修找好了退路?”
面对袁镇的突然战斗表现,凌逸也是一愣,展露出十分不理解的神色来,照袁镇之前的举止言谈来看,他应该头脑没病啊,而且自己也说明了柳芸晴的处境,为何他还要与自己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