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六章 再战袁镇

不过事情的发展显然不像袁镇想象的那般理想,在那包含着无数尖利风刃,以及散布着黑暗气息的元力掌印成双攻击向凌逸之时,已经把自身境界定位到窥灵前期之境的凌逸压根儿没有做出半点防御或者反攻的态势,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享受着这两记法术的洗礼。
“那我,可就出手了啊。”
而证明的方式自然是在凌逸与他同等修炼级别的时候能够和他酣战一场,而不是被彻底碾压。
这下倒是袁镇真的让凌逸搞得忍不住了,当下先一步抬手结印施展起法术来。
云羽话毕,在他身后那些亲传弟子人群中走出一女,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赵耳的族妹赵音,身怀云雾体质的她在云殿之中的地位可谓是比之云清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云羽这一身本事无法全部传给云清等人,可赵音却是可以,因为他二人所修道义相同。
凌逸话都没说完就被袁镇打断,而且后者还颇为不耐烦的放开手脚说道http://m.hetushu.com,这般姿态看得血律、血琪等人皆是瞪大了眼珠,满是一副不可思议之色,还有那一直没来得及跟凌逸说上一句话的林宁,见到袁镇这般“嚣张姿态”,在暗自为之前自己师尊的强大表现所自豪的同时,还不免默默感到好笑,这丫的一个窥灵期修士居然跟自己渡劫期圆满之境的师尊装上了,真是风大不怕闪了舌头。
“呃……这倒不是,主要是……”
“行,瞧得起我就赶快出手,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
“你确定,要我放开手脚?”凌逸脸色有些古怪的问向袁镇道。
袁镇大概是经久没有被凌逸暴虐,所以忘记了自己在凌逸手中被全面压制的情境。“让你放开放开手脚就放开手脚,哪来这么多废话,怎么,还没开始打就瞧不起我了?”
可是一旦那样做的话,未免就显得太过瞧不起袁镇,这般局面可谓是进退维谷,凌逸连出手和_图_书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出手了。
“之前赵耳的确被带回了云殿不假,不过后来云某将其派到云殿一处副城之中担当高职,他却是不满足于现状逃离了那里,这件事也是云某在他离开后不久才知晓,他与苍弘文之间的事情云某一概不知,在这一点上云某也没有欺骗凌逸小友的必要。”
换言之,就算现在为赵耳求情的人不是赵音而是月醒,凌逸也不会在没有把握保护徐家族人安全的前提下放过赵耳。
袁镇似是早就猜到了凌逸的处境,当即开口说道:“你也不必让我太多,我也明白若你全力一战,我连你半招都接不住,索性今日我便厚颜一次,你将修为压制在窥灵前期之境,而后放开手脚与我比斗便是。”
搞定了赵耳之事,月醒才是放开了凌逸的胳膊,依仗着体外托浮她的浊元力腾空往后退了几步,凌逸以眼神示意她让她安心,在后者点点头后才转过身来面对袁镇,说实话,这一场切磋他真m.hetushu•com的不知道该怎么打。
“嗯,放心。”
在凌逸面前说赵音还小,就像赵音喊凌逸为“前辈”一样让人觉得怪异,不过这两个称呼在修真界里也算不上不正常,毕竟这里崇尚的是实力,凌逸有实力,就算让云羽叫爷爷都不为过。
赵音没法挽救自己族兄的性命,表面上一脸悲情,好像没有夹杂半点异样情绪,可凌逸却明白,在她心里肯定是恨透了自己,一旦被她捉住机会,自己的下场必然难逃折磨致死之状,不过凌逸却并不担心,对于赵音这种所谓天才,他一个怪物怕什么?
凌逸现在还要完成与袁镇的承诺,而且对付赵耳也没有必要要他出手,他当然不会在那种垃圾身上浪费时间。
“大暗黑掌!”
凌逸自是不会为赵音的装模作样所动,别说她长相、品行没有达到能够吸引凌逸的程度,就算达到了,赵耳那厮可是关系着徐玥、徐伯毅等人性命的莫大隐患,为了更多的人,他自是要选择更http://m•hetushu•com正确的做法。
黑暗掌印印在身前,滚滚罡风裹着风刃一点不留情的在凌逸周身飞刺,对此身处其中,身形隐隐能够让四周之人望见的凌逸嘴上却是挂着笑。
云羽一番回答让凌逸当场便信了七八分,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把云羽怎么样的想法,云羽背叛之心他心中有数,要是想整治他便不会浪费那一粒化劫丹了,尽管那化劫丹对他来说连个屁都算不上。
袁镇这一出手便是自己两种灵脉属性的压箱底手段,凌逸墨迹归墨迹,可袁镇要是因为这一点就放松对他的警惕那可就太过呆傻了,他正在对战的人是何身份,又是何实力他很清楚,这一战或许不会赢,但输也要输得证明了自己,证明自己比除了凌逸这个怪物之外的修士要强!
除非你设计一场天衣无缝的阴谋让自己钻进去,否则凭赵音的进阶速度还有自身手段,是绝对没有可能把凌逸单吃掉的。
“血痴大哥,麻烦你走一遭了。”
凌逸还是有些不太确定袁镇和图书的想法,再次出言问道。
血痴懒洋洋的回应一声,继而提着手中还未收入丹田内的血刺灵锤,在赵音来不及多说下一句的时候化作一道血光朝赵家主城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血痴离开,赵音忙要再多恳求凌逸几句,但当她被后者凌厉的目光刺中后,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时云羽也是上前把赵音拉回身旁,冲着凌逸说道:“凌逸小友不必在意我这徒弟的言辞,她还小,不懂得人情世故罢了。”
“疾风绞杀,凝!”
赵音走出来后,脸上再无当初看待凌逸的愤恨之色,而是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楚楚可怜道:“凌逸前……前辈,请您大人有大量,还是放过我那族兄吧,他这段时间过的够苦了,就算做了叛徒,我们此战不也是胜了么,何必要徒添杀戮呢。”
凭袁镇的实力,即便凌逸发挥同等境界的实力,袁镇也必然会在几招之内落败,如果一上来就施展法术相对,除非施展五行术那种低品阶法术,否则袁镇亦是会无比迅速的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