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七章 跟师娘打招呼也有错?

“袁镇兄,这可是你不让凌某留手的,这一招,你接下我便认输。”
袁镇被凌逸这么一说脸色顿时一黑,随即冷哼一声,翻手一握凝聚出一柄剑身萦绕着缕缕清风的暗黑色长剑宝器,转而抬手就是一道裹着罡风的暗黑剑芒甩向凌逸,同时咬牙恶狠狠道:“你小子别得意,有种我用剑劈你你也别躲!”
提及“徒儿”二字,林宁连忙兴奋的从人群中飞出来到凌逸身旁,而后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道:“徒儿林宁,拜见师尊。”
凌逸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以后有机会你和宁儿打打就知道了,他可是五行属性同体体质,当初在这仙郡大地之上有一位林家老祖,便是我这徒弟的老祖宗,人家一人独斗三殿殿主而取胜,你认为你在同等情况下能够斗得过三殿殿主?”
被林宁突兀一叫,月醒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她转瞬理清了自己的思绪,轻咦一声,俏脸红着红着一直红到自己的粉颈,和*图*书不知该作何回应。
听得凌逸的话,血律、血琪等一众血乏的亲传弟子不由暗暗白了凌逸一眼,之前血乏对于这种师徒礼仪之事可是要求的十分严格的,在血乏看来,如果师徒之间都没了这最基本的规矩,那以后这血殿还怎么管教?不过血乏严厉归严厉,私底下时血乏对他们还是很好的,因此当下凌逸无意之言让血乏躺着中了枪,这些血乏爱徒自然不免默默鄙视凌逸一番。
说着,在那剑芒杀至凌逸近前之际,袁镇毅然举剑朝凌逸飞去,两人之间自此再无仙修、魔修之间惯用的远距离斗法之样,而是变成了妖修的近战搏斗。
“血神指,疾!”
“行了行了,能不能别说这个了,赶紧找个地方歇歇,打了这么久太累。”
“哼!”
想到方才袁镇要自己全力出手,加上这家伙对自己的宝贝晴儿如今还关怀不止,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念及以上种种,凌逸决定和-图-书不再给这家伙留什么脸面,趁早将其解决早早了事他还要跟自己的宝贝醒儿多说上一会儿话呢。
血指冲击在黑风剑剑身上时袁镇当即便是忍不住闷哼一声,身形在这血指的猛烈冲撞下连连凌空后退,只见他右脚脚后跟微抬,左脚平踏高空,呈抵抗姿态意欲把这一招完全接下来,然而事与愿违,在坚持了少顷功夫过后,他那发麻的双手终是再也抓不住剑身,导致黑风剑脱手倒飞了出去,黑风剑一丢,那血指的目标自然就是袁镇本人了。
凌逸会心一笑,而后转身来到月醒身边牵起她那娇嫩的小手,之前大战在即这般举动月醒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如今战事平息,这么多人在边上看着呢,月醒让凌逸搞得实在是不好意思的紧,连忙挣脱了两下想要抽回小手,可是凌逸就是死死攥着根本不给月醒挣脱的机会,见脱离凌逸的魔手无望,月醒索性也就任由他去了。
袁镇不愿意再从http://www.hetushu.com凌逸这一对变态师徒面前找打击,摆了摆手阻止凌逸继续说下去。
见得血指攻来,光从那威势上来感受袁镇便明白这一指不可大意,当即把脚下步子及时滞住,停留在半空中双手把黑风剑竖在身前,同时身上黑暗、风两种混合属性的元力狂暴喷射,遍及在自己周遭形成一层呈隐有透明的暗黑色气屏,这时,血指也是冲击在了黑风剑剑身之上!
凌逸的笑没有半点轻蔑之意,有的仅是对袁镇这种“老朋友”的调笑之情,这边他一边享受着疾风绞杀与大暗黑掌的攻势“瘙痒”,一边在那罡风漩涡之中笑着朝向袁镇说道:“袁镇兄,是不是方才与魔修征战耗费了太多元力?不然的话为何这攻击那么没有力度?”
“嗯,快起来吧,拜什么拜,我又不是什么糟老头子,才没那么多事。”
林宁把身体直了起来,随之朝凌逸咧嘴一笑,还不待他说话,袁镇已是平静下了心绪,将黑风http://m•hetushu•com剑收回丹田之内,来到凌逸师徒二人近前吹胡子瞪眼道:“你说我斗不过这个小屁孩儿?是,我承认我打不过你,可这小屁孩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在同等境界下和你一样变态吧?”
旋转流淌着殷红液体的血色漩涡在凌逸胸前瞬间凝成,继而一根指纹明朗的臂粗手指从中似缓实急的冲顶而出,径自朝向举着黑风剑冲击而来的袁镇迎面顶去。
面对即将轰击在自己胸口的暴力血指,袁镇没有露出半点惊恐或者求饶的姿态,只是保持着他那让别人看了都觉得累的无谓傲气,皱眉咬牙双眼紧闭,静候胸口上那一记重击的降临。
袁镇招呼凌逸一声,飞身的速度却是分毫不减,面对袁镇的疾驰而来,凌逸不慌不忙在罡风漩涡中安然掐诀,之前袁镇释放的三招攻击对他而言连体外那层隐形的浊元力保护层都突不破,所以这番施法自然是毫无阻碍。
“哼,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挨了揍的林宁捂着自己和*图*书脑袋,眼睛里满是委屈之色,我这跟师娘礼貌打招呼怎么也有错了?!
看到自己心喜的这个乖徒弟,凌逸是打心底的高兴与愉悦,抬手虚扶把林宁扶了起来。
不过又过去几息时间,袁镇也没有感受到胸口上传来疼痛之感,缓缓把眼睛睁开,他第一眼便是看到离自己身前不远处,已经把挽起来的袖袍整理好的凌逸,后者面带温和笑意,摇了摇头说道:“袁镇兄,这辈子你是斗不过我了,而且似乎凭你这实力,等我那徒儿到了丹融期圆满之境,你这窥灵前期的修为也是不够看啊。”
“嗯?”
凌逸见月醒有些尴尬,回手就给林宁来了个超大号的板栗,瞪着眼佯装怒意道:“你小子叫这么大声干嘛,吓到你师娘我把你屁股给你打开花。”
这时林宁悠悠然的飞了过来,见到自己这实力超乎变态意义的师尊又给自己找了一个绝世师娘,心中暗暗为其竖起大拇指的同时,上前无比自觉地朝月醒躬身一拜乖乖道:“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