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九章 即将别离

不过凌逸也不敢完全保证那些真仙会完全无视他这种近乎变态的妖孽体质,他们本身或许不需要,可不代表他们的后人徒弟就不需要,正如古籍上所言,在高层次界面并非只有渡劫期以上的修士,而渡劫期的修士经历天劫到达高层次界面后也并不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所以不管那虚无缥缈的仙界是否真的存在,其中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生活环境,里面的真仙又是否真的跟凌逸之前所见幻仙、兽仙、血魔那般容易相处,但有一点凌逸能够确定就是,往往修炼到那种地步的修士,是不会放弃自己数万数十万年的修炼成果来把他的灵脉以大神通剥夺走的。
说白了就一句话,凌逸已经准备展露自己的实力和潜力了,也准备好慢慢去接受宸苍界传承所夹带的那责任了!
但现在的他可是要升入第二层次界面的人了,到了那里,他将看到更和图书加美妙的世界,也将面对更多更强的对手,届时即便他自己想要隐藏所修道义也基本上不容许他那么做。
所谓苍鹰搏兔尚用全力,到了一个陌生又强大的地方,他要遇到敌人还想着如何隐藏自己的实力那便真是自己找死了。
试问天下有哪一个画山水画大师愿意废掉自己以前前半辈子所有的积累去改变画风改画虫鱼鸟兽?
这话说的是没错,可谁能保证天下间就没有其他类似于幻息术那般诡妙的隐匿神通了呢?!
再过不久他就要离开凡界了,这里他最无法割舍的人除了无法予以他回应的柳芸晴外,便是他现在要找的绝世佳人——月醒。
如此一来既能相互照应又不妨碍修炼,而且兽王他们若是需要什么修炼资源还能够借助血殿殿徒之手便捷取得,双方各有所需各有所得,何乐而不为呢?!
答案是没有。
走出www.hetushu.com兽王居所,凌逸脚下清风一卷,便是化作一道无形惊虹收敛着气息往血殿主城外飞去,他的目的地无疑便是月殿主城。
与兽王闲叙一阵,凌逸便是起身告辞,临走之前他还在兽王的应允下放出神识帮其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在他那相当于玄灵期圆满层次的强大神识扫探下,最终确定兽王那苍魔掌暗伤的确痊愈之后,他放心离开。
后面的话凌逸捡着不太重要又能给兽王解惑的言辞讲述一遍,就像他讲给血痴等人听差不多,兽王听完也是恍然了许多,同时立下保证说自己坚决不会把这件事情说给其他人知道。
既然疼爱,自然会给他们最好的,凌逸这种修炼体质,如果真有可能得到且以类似于夺舍一样的方式将其嫁接到自己后人的体内,便是等于给了他们一个无比广阔的未来,后人变强,对于整个家http://www.hetushu.com族宗派的势力发展不免立下一个稳定的保障,如此美事,傻子才不会把握。
至于兽王及其族人日后的去处,凌逸还没有想好,毕竟这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他也仅仅是见过那么几个,到底哪里适合兽族生存修炼他自己也说不好,何况凡界魔郡魔修的统治还没有被完全推翻,既然眼下没有合适的地方可去,凌逸便是出言建议兽王暂时带着那些兽族强者驻扎在血殿之中。
基于这些原因,在兽王醉醺醺又满含期待之意的目光注视下,凌逸释然的打了个酒嗝,施施然为其解惑道:“兽王前辈您有所不知,此事还要从晚辈幼时一次机缘说起……”
所以血殿这里越是安全,凌逸就越能放心的离去。
此外,兽族强者留在血殿除了帮助血殿巩固在仙郡大地上的地位以及防止凌逸离开后再出来个类似于苍弘文的家伙来此侵扰外,更重和*图*书要的是凌逸能够更加放心的离去。
总之不管怎么说,凌逸选择把自己的浊道公布于世,既有着他给自己压力的想法,也有着自保的绝对自信,同样他也从未忘记“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反正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小心一些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乱子。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凌逸真的不想再凭借幻息术之法整日琢磨着如何掩饰自己的浊之道义,每次斗法都不能痛痛快快放开手脚之战,这种憋屈的感触他真的受够了,在凡界还好,凭他的实力很少遇见过真正能够威胁到他的敌手,随便出手解决了麻烦便是。
这就是高层次界面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因为强者如云,至强者也是数不胜数,便是导致其后人、徒弟数量多如草芥,其中也必然有这些大能无比疼爱的后人在内。
对此凌逸只是会心一笑,既然他选择说给兽王听,就不在乎兽王是否会为他保守m.hetushu.com这个“过去”的秘密。
你或许会说,凌逸不是有他那强大的神识么,遇见敌人后先观察一番对方实力,经过评估再考虑要不要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不就可以了么。
等他走时,这里还有一个闭关修炼的柳芸晴外加一个决定要等柳芸晴出关一起修炼渡劫前往灵界的月醒,其他人凌逸虽然同样关心,但有自己两个女人在此,其关心程度自然要大大提升一个档次。
能多陪陪她跟她享受一时宁静,是凌逸求之不得的美好生活,到达兽界,也就等于拉开了新的修炼帷幕,有更多的危险和生死历练在等他,把握眼下跟月醒在一起的时间,既是月醒的祈愿,同样也是他自己的期望。
每一个地方都有没有修炼体质的人类或者其他生物存在,而且同样有着渡劫期之下那几个低层次境界的修炼者,对于这些人,他们没有背景还好,可一旦提到背景,往往说出来都会把人吓上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