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云羽飞升

其实这方面就是凌逸想的太简单了,他终究是一个人惯了,之前自己在紫岚州组建浊殿也是一时兴起,为了给自己紫岚州的那些兄弟姐妹一个安定的家园,至于这势力日后能否为他所用,在某些方面帮上他的忙,他倒是根本没怎么指望。
云羽自然也知晓了云冀、赵音的死讯,登时他的确有些惋惜,也有些伤心,毕竟这二人都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云冀更是与他一起生活了千余年,这其中的感情,绝对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的。
凌逸和月醒二人自是最早来到云殿主城周遭高空上观望这一情景的修士之一,在那雷云漩涡形成后,一道散布着淡淡光华,充满虚幻飘渺之意的惊虹陡然飞入高空,待得惊虹收敛,才是露出一身姿挺拔的中年,这人不是旁人,正是云殿殿主云羽!
云羽飞入高空,天上雷劫还未降下,他先是环顾一周,见得凌逸与月醒这一对神仙般的眷侣在远处遥遥http://www•hetushu.com相望,当即放声喝道:“凌逸,今日便是来兑现与你的诺言了!云某离开之前只说一句,待得我走后,云殿我这些徒儿你莫要与其为难,不然的话,云某日后得知,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誓要与你拼上性命。”
此番情境的出现原因无他,正是与凌逸有着一月飞升渡劫之约的云殿殿主云羽准备应约引动天劫,飞升灵界。
虽然凌逸知道月醒根本不在乎这什么殿主之位,但是毕竟这是月苑莹的意思,且身为一个殿主,假若没有一殿之中实力最高的水准,日后难免会有人不服于月殿在仙郡之中的统辖地位,故而凌逸才是有此所问,至于有没有他说的这些情况皆不重要,大不了再多一次杀戮便是。
如此这般,凌逸跟月醒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便是一直呆在月殿主城之中互相留恋着,直到数日后的一天,云殿主城方向高空中陡然出现了天地和_图_书异象,片片乌云云海往那云殿主城正上方凝聚而去,待得乌云聚集在一处,一个巨大的乌云漩涡便是徐徐凝成,其中偶尔开始爆闪出一道道蓝白色闪电,震耳欲聋的惊雷声逐渐变大,最终引得仙郡既血乏、月苑莹二人飞升渡劫后第三次大躁动展开,无数附近修士纷纷拔地而起,极为有规矩的聚集在远处观望着这数千年难得一见的情境。
凌逸和月醒两人在床榻之上纠缠许久,待得两个时辰过去,两人才是依偎在床榻上不再乱动,不过不乱动归不乱动,凌逸的手可是一直探在月醒衣裙内丰盈之上轻轻揉捏一直未曾拿出,使得月醒连连娇嗔不已,可是我们凌逸大官人就是宛若未闻,根本就不搭理你这茬。
月醒听完凌逸的话,也是明白他这关心之言的意思,当下便是摇摇头,用脸颊蹭了蹭凌逸的胸膛回答道:“没有,师妹们都很支持我,而且殿中自打我回来展露了一下自身修http://www.hetushu•com为波动以后便再没有什么怀着鬼心思的殿徒,这些人还不都是这样,个个想着一步登天,就算自己不行,也想着支持一些有这个实力的内部高层修士,其实即便我不在,有月璐师妹,这些人也翻不出什么天来。”
凌逸了然的点点头,转而问道:“那些人的名号你们可都清楚?”
“嗯,就是他们。”
听得月醒所言,凌逸也是认为颇为有道理,他之前没有想到如此浅显的道理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因为与这些琐事相比,他更加关心月醒的安慰,另一方面在凌逸看来,这所谓的月殿有没有也并无太大影响,血殿就在这周边,大不了月殿解散,让月殿这些人去血殿呆着便是,反正修炼嘛,换个地方又不会影响什么。
然而没办法,云羽清楚自己斗不过凌逸,没有必要因为这一时的仇恨便跟凌逸闹翻拼个你死我活,有什么仇恨,等他到了灵界以后慢慢积攒实力、势力,总有m.hetushu.com一天这仇他会报,也会让凌逸明白,你今日的咄咄逼人造成的结果是什么。
静默少顷,凌逸把嘴贴近月醒的一头长发之间,小声关心道:“醒儿,月殿里面的事务还好处理吧?没有人为难于你么?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师妹不服你这新任殿主,想要拉帮结伙自己登上这殿主宝座?”
月醒领会了凌逸的意思,知道他是想在临走之前替自己尽量解决所有的麻烦和隐患,不过正如她自己所讲这般,若是将那些误以为自己修为真的被束缚住,完全没有统领月殿能力的月殿高层修士全部杀害,那么她这从月苑莹手里接过来的月殿恐怕就要变成名存实亡的势力了。
“夫君你是指那些怀着不正心思的人?”
月醒无奈,见自己阻止不了这坏蛋的举动,唯有把头轻轻靠在凌逸胸膛上,肆意呼吸着其身上沾染少许酒气,却不影响其自身独特的气息,毕竟再过不久两人便是要相隔两界,如此遥远的距离,也不知何时和图书才能再次相见。
话音落下,凌逸也没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暗暗腹诽,你这话说的也不过是为了在临走之前装一次好人罢了,如果你真的那么爱护疼惜自己的徒弟,前些时日我将云冀、赵音二人杀害你为何不现在追杀于我?
说完了这件事,两人便是再度陷入了静默,不是两人没有话说,主要是离别之前那怎么想掩饰也无法掩饰掉的离殇之情实在让人太过难受,月醒是不想多说什么给凌逸造成太多的心理影响,而凌逸则是这种离别作的太多了,不愿意再将这种情绪附加在月醒身上,既然她不说,他自然也没有必要提及。
“我明白夫君你的意思,不过没有必要把他们全部杀光,毕竟人可以杀干净,但是那贪婪的心却是灭不干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贪婪和欲望,总不能因为这个就把月殿大半修士清理掉,既然我的修为恢复了,这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下去,毕竟他们也都只是一时糊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