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玲

月醒听完凌逸的话没有像之前那几次一样自己开始随便看看,而是生怕凌逸这坏家伙趁自己不注意又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上,故而这小手死死拉着凌逸的胳膊,让他陪着她一起看这店面里摆放的“宝贝”。
被一个正常的男人忽视,这女店主还是第一次,心生好奇加上心有愤愤之意,自顾自整理了一下衣着,挂着她认为最为勾人的笑意莲步微移再次来到凌逸和月醒身边,而这时他二人正在一处紫檀木架前看着上面摆着的修炼宝物。
也正是因为她这种作为,才致使她如今有了窥灵前期的实力,这店面乃是她跟他的夫君一起开设的店面,背后无依无靠,当初店面刚开张的时候他们二人由于是散修,没少受外面的人欺负,好在凭她一人之力,最后跟许多城内强者有了关系,这店面的情势才算稳定了下来。
要问她那夫君知不知晓她在外面有人的事情,那答案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www.hetushu.com分”,她那夫君也是时常在外面找花酒喝的醉鬼,修炼至今因为没有她跟那么多强者有关系,完全是依靠她给的修炼资源提升实力,所以至今也不过是丹融期圆满之境。
这一句玩笑话十分巧妙的掩饰了凌逸那举动给这女修所带来的尴尬,而跟在凌逸身后进门的月醒见到这一幕后也是先愤愤的瞪了那女修一眼,随即像个捍卫自己领地的小母老虎一样走过来挽住凌逸胳膊,略带挑衅的盯着那店内女修。
在一处名叫“钦宝阁”的店面前,凌逸与月醒二人在外面先是看了看这店面的规模,见这钦宝阁从装潢上来看还算贵气,虽然没抱着能够在这里买到建阵所需物品的希望,但凌逸还是带着月醒走了进去,反正他现在的主要目的是带着月醒多游玩一会儿,至于正事他相信会有人来主动找他帮他解决的。
这女修的解释显然只是单纯的敷衍,而后她又本能下观察了一下月醒此和*图*书刻的容貌,发现后者容貌普通穿着更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俨然一个村里来的姑娘般土里土气,再看凌逸也是没什么好看的地方,当即心里暗暗鄙视这家伙又是一个妻管严,不然就凭自己这姿色估计他还巴不得多摸自己两下了。
问到理由的话,这女修就会搬出她那夫君来,说自己不能抛下他等等一系列旁人根本不会相信的话,然而也没办法,她还说一旦与之结交的这些城内强者杀了她的夫君,她也会一死了之。
进入钦宝阁内,迎面便是走来一个衣着淡蓝色连衣长裙,胸口上面几乎全部暴露在外的妖娆女修,这女修皮肤白皙娇嫩,身前那一对饱满的丰盈比之月醒还要大上一圈,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往最深处一探究竟的邪恶念头,这女修也是有够火辣,一见凌逸先脚进门便是似风般迎了上去,而且完全不顾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一把便揽住了凌逸的胳膊,将胸前那两团http://m•hetushu•com粉肉狠狠挤压在他臂膀上。
“哎呀,忘了跟两位介绍,小女子林玲,是这家店面的女掌柜,两位想要点什么但说便是,这店里的东西不多却也不少,单是这么找恐怕会耽误两位不少时间呢。”
让那些跟这女修有关系的强者所惊奇的是,无论他们如何表示要把这女修纳为小妾,她就是不依,床上时跟他们如胶似漆,到了下面就是一锤子买卖结束,我让你舒服,你就得保护我。
那店内女修被凌逸抽出胳膊后也是不留痕迹的把自己动作收敛,挂着一副甜甜的笑意朝着凌逸歉意道:“这位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女子这也是职业所需,没办法,这交易之事越来越不好做,如果不多拉拢几个客人,店面关门我也没地方去了。”
然而这一点她却是真的想错了,先不说月醒的真实容貌如何,单是她这大胆放肆的举动也一辈子不会得到凌逸的青睐,凌逸的女人有一点是最重要的选择标准,那就是——干净。和-图-书
这店内招待的女修一看凌逸这般姿态,心里肯定是不觉得他不看她是因为她不够美、不够妩媚的缘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点也不关注自己这边,说不定心里早就已经暗暗把自己从头到脚上了一遍了。
如此思想的人这女修见了不知多少,然而这样的人越多她就越自豪,毕竟没有点容貌、身材上的资本,旁人想要这种关注还要不到呢。
“知道啦!一切都听夫君的就好了嘛。”因为有个“挑战者”在身边,月醒比之往常更容易的撒起娇来,那甜腻腻的声音搞得凌逸那叫一个酥爽,这要不是有个脑袋在肩膀上压着,估计整个身体就要跟着飘起来了。
凌逸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搞得不知所措,等他下一瞬间反应过来后便是立即干笑着把胳膊从那女修手里抽了出来,先一步微笑道:“姑娘这是作甚,在下可是有家室的人,你可别把凌某往火山口上推。”
凌逸自然明白月醒心里面的小九九,对此他也不予说破,只是不言和*图*书不语,嘴角挂着往常他那亘古不变的温和笑意陪她走走停停,目光从开始看了那店内女修一眼后就再也没关注过她,好像她根本不值得他关注一样。
至于真正能够把她抱上床榻好好把玩一番的修士大多都得是有点财势的人,你没有点资本还想上老娘,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渐渐地参与这些事情的修士也都默认了这种关系,这事凌逸是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话还不知该如何感叹这世间世事的奇妙。
像眼前这个女修不提别的,单是这见谁就把胸往谁身上蹭的举动凌逸就接受不了,要是把这样的女修娶回家,估计过不了几天这脑袋上绿色的帽子就叠了不知多少层了。
听完那女修的话,凌逸表示理解的点点头,随即眼神也不在这般庸脂俗粉上多停留半点,眼眸中满是爱意的转向月醒柔声道:“醒儿,随便转转,也别看上什么玩一会儿就给人家放下,夫君这里灵石还有一些,喜欢的话咱就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