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一章 平淡的日子难得

如果可以,月醒甚至就想以后的日子都跟凌逸这么过就好了,没事两人在居所内浇浇花养养草,偶尔出来闲逛一番买点日常用品,即便要她一辈子碌碌无为毫无权势地位她也心甘情愿。
凌逸要是把自己现在需要的东西往外面一说,根本无须血、月两殿的殿徒出面搜集,估计整个仙郡的势力都会抢破了头把东西送来,凌逸是何等人物,别说能够和他攀上关系,就是说上两句话那也是能吹破了天的事,只要与凌逸稍微接触一下,其修士所在势力在仙郡大地上的地位必将提升一个层次,那些与之有敌意的势力也会收敛自身行为,不然万一惹恼了凌逸,那可就是灭门灭宗的大麻烦。
凌逸冲着月醒嘿嘿一笑,甜言蜜语信手拈来道:“没有没有,能让醒儿做我的妻子那是我凌逸几百辈子修来的福分,你不知道呢,在外人面前都是我癞蛤蟆吃天鹅肉,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嫉妒我,不过没www•hetushu.com关系,嫉妒就让他们嫉妒好了,他们越嫉妒越代表我家醒儿贤惠大方、美丽动人。”
因此凌逸在城门口时才会做出那般举动来吸引着城池内掌事者的注意,若不这么做,恐怕这城被他转遍了也找不到他需要的东西。
途径一个又一个地摊还有一些规模中下的店面,月醒这下算是发挥了他女人的天性,基本上没经过一些比较新奇或者容易惹起姑娘家关注的地方她都会停下来瞧上一瞧,这种事情她以前做的本来就少,如今又有凌逸在一边作陪,她哪里有不好好逛上一通的说法。
“夫君你就会瞎说,你要是算丑,那醒儿也不美咯。”月醒看着凌逸娇嗔一句,言语里分明没有带着即将离别的伤感,这个时候她最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说什么,总之不要让凌逸舍不得或者不放心就是了。
走在这城内街道上,与以往凌逸在各处城池游逛hetushu.com时的大致情境一般无二,大部分地摊上都有着一个甚至是更多个修士站着吆喝,拉着来往修士购买他们在地摊上摆着的东西,只不过这些修炼资源相对于那些在店面内的宝贝档次都比较低,很少有修士能够看上眼,购买地摊上这些“奇珍异宝”的大多都是一些来往散修或者境界较低的势力内修士,因为他们手头上的丹药灵石实在太少,根本不足以进入店面内购买所需修炼物品。
那两名守城弟子一见凌逸入城不交灵石反而随便扔出两粒丹药,本能下就要出手拦住他与月醒,但其中还算比较机灵的一个人在大致嗅了一下那丹香,感受了一下丹药内部传达的灵气波动后,在确定了窥灵期丹外表那独特的翠绿色,当即拉住另一位同伴小声让他看一下这丹药,两人凑在一起嘀咕一阵,终是由那机灵修士上前代表无比感激道:“多谢前辈赐丹!前辈稍等,晚辈这就进www•hetushu.com去让人出来招待。”
出行要低调不假,却也不能太过平凡,不然凌逸需要的东西虽然他自己觉得算不得多么贵重,但相对而言却也是这表面上的交易大会所不轻易出售的宝贝。
一夜暴富,大多都是在这些地摊上才能遇见的事情。
尽管凌逸跟月醒都改变了妆容,到了血、月两殿如今覆盖到以前三殿范围的势力内也不会被自己人认出身份来,但为了这一次出行达到“我有灵石买,你有宝物卖”的目的,凌逸还是带着月醒一路远行,前往非三殿名下管辖的城池内进行采购。
这些地摊上的东西也不是全部都是垃圾,这里的东西就像是普通凡人之间在古玩市场一样,一百个所谓的宝贝里面有或许会有那么一个真货,而且还是以“垃圾”的价格卖给来往修士,一旦有识货的人能抓住这个机会,很可能就会多赚几倍几十倍的灵石。
比较正式的店面里面,背后掌柜或者隐藏更深的势和*图*书力很少有不识货的人,珍贵的东西也都不放在外面让别人看见,因为珍贵的宝贝一般都会由这些背后操控者卖给一些熟悉的买家,当然这些买家的身份定然也是非常有地位有实力的宗门家族。
两人飞行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的功夫便是在一处看起来规模还算宏大,来往修士数量也颇多的城池大门前落足,进入城门时凌逸察觉出那两名守城修士的修为乃是丹融期圆满之境,心思一动便翻出两粒极品窥灵丹扔到两人手里算是入城费用。
“不必,我们二人就是随便逛逛,无需惊动太多人。”凌逸心里是想着让那城主级别的修士出来一见,谈谈买建阵材料一事,嘴上却是推脱掉了这修士的建议,因为在此之前他还得带着他的醒儿好好玩玩呢,等那城主琢磨琢磨自己这出手就是两粒极品窥灵丹的修士什么来历、什么身份,值不值得他出来一见,到时才是谈正事的最佳时机。
两人又是嬉闹一阵,转而打扮好妆容的www.hetushu.com凌逸、月醒便是携手高飞,往四周城池飞去,正如凌逸与月醒说的那般,他之所以不让血痴派人更快的将通界神诀搭建阵法所需材料搜集送来,主要就是能够在离开之前多陪月醒走走,反正现在在凡界之中他也没什么敌手,换言之,就是咱们的凌逸大官人根本不惧麻烦。
夸赞之言,尤其是对一个姑娘家说她容貌好看、端庄典雅的言语,是女人们永远不会听腻,也是哄姑娘家最有用的话,若不是因为眼下还有要事要去完成,凌逸估计能在这里把月醒夸到天上去,而实际上月醒在凌逸心里,也就是这么一个无可挑剔的女子,说实话嘛,谁不会说?
这一幕早就被凌逸的神识观察在心,不过他也没继续跟踪那离开的守城修士,全身心放在陪月醒在城内两侧店面地摊的游逛上。
凌逸说完不再理会守城修士二人,自顾自拉着月醒的小手往城内走去,那两人互视一眼,留下一个继续看守城门,另一个则是离开不知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