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三章 有些事情,错了,便没有回头路

扑通!
人头落地。
可再怎么倾尽心思,最后这些宝贝也全部到了凌逸的手里,这些东西他自然是看不上,等回头返到血殿之中,除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外,将这些都留给他们便是,此外,他身上一些不需要的丹药也留下来,为血殿增强整体实力做点贡献。
当然,在凌逸心里,这遗留给血殿的东西显然不止这些,因为眼前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没解决掉呢。
因此性命攸关,他显然不能选择这般没有确凿把握的事情,故而他选择了第二条路,那就是放出元力多少抵挡一下那血剑的破坏力,即便最后有剑气透体而入,那也不至于伤及性命,留着命,兴许还有机会逃离此地。
听完凌逸的话,薛城主完全不再顾忌周边有什么人,或者自己的身份又是什么,直接一下子就跪倒在地,现在就算凌逸让他装成一条狗他都愿意,更别提跪地求饶这种事情了,反正只要自己能留下一命,这些看了和_图_书自己懦弱一面的手下通通清理了便是。
敛宝道人在觉出自己方才所言似乎将自己性命送上黄泉之后,立即就想要否决自己刚才所言之词的意思,然而怒气满怀的凌逸又岂会给他这“悔改”的机会,当即那血灵剑剑尖便是毫不犹豫的插进了敛宝道人喉咙里,不过他这一剑并没有透体而出,而是留在了那脖颈中央。
吸收了敛宝道人血液的血灵剑剑身一层朦朦猩红色血光更加浓郁,闪烁着诡秘光泽的同时,还衬着一种十分妖异的气氛。
咯咯咯……
“薛城主,用那些无才之人常说的话来讲,你这便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凌某之前便是道明,只要你肯将东西规规矩矩的送上来,灵石一块我也不会少给你,而且我还打算这件事你若办得好,这城内的经商事务以后便与血、月两殿多交流交流,然而……你似乎并不想要这种结果啊。”
“自己的m.hetushu.com错,自己收场,有些事情,错了,便没有回头路。”
这一下,薛城主等人便是更加惊讶了!
最让一旁观战的薛城主以及他那些手下修士所震惊的是,凌逸手中伤害到敛宝道人的那血灵剑居然没有让后者流出一滴血!
血婴笑,万灵皆亡。
原本应该是娇笑的声音在这一刻由敛宝道人发出后显得格外沉闷瘆人,敛宝道人在感应到那剑尖即将刺进自己喉咙的刹那想了多个降低这伤害的方法,本来他想要快速往后移动,从而躲过这个攻击,不过他又觉得自己既然在实力上比不过凌逸,那速度上说不定更没优势,况且他也清楚,同阶之中他的速度根本不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一点。
薛城主此刻恨不得自己能够立即把鼻涕眼泪挤出来一些,无奈这种表情与他分别了太久,想哭他也哭不出来了。
然而没有办法,敛宝道人几乎将体内所有能够调用的元力全部覆盖在了www•hetushu.com喉咙剑尖那一点处,由于水元力过于凝厚,还导致他那喉咙被剑尖指着的地方形成了一小块类似水蓝色玉块的斑点,这一小块水蓝色的光块看似极其不起眼,但是这防御能力却是堪比那些经过法术阵法加成的城墙,然而就是这么自觉几乎难以让凌逸攻破,就算攻破也不会造成太过猛烈之伤害的防御,竟是在那血剑顶刺之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血灵剑剑灵小十因为最近一些时日都没畅饮鲜血,因此这一次能喝道敛宝道人的血液感觉格外兴奋,而且像是不肯浪费一滴似的,无论是从身体里涌上那喉咙的血液,还是敛宝道人被刺破的手掌心处流出来的鲜血,一滴没剩下,全部被小灵吸进了血灵剑里。
说完,血剑出,惊容现。
就像用一根木棍捅一张非常薄的纸片一样,一触即破。
跪倒以后,薛城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的更加真诚,朝向凌逸悔恨道:“我该死!我该死!凌前辈您大和*图*书人不记小人过,之前晚辈的确有过不安分的想法,可是现在是真的不敢了,凌前辈您稍后,晚辈这就把您要的东西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只求您能饶晚辈一命,晚辈修炼四千余年不容易,不容易啊!”
奈何凌逸的攻击能力实在是太强,以至于与敛宝道人的防御力压根儿不在一个层面上。
又是一阵“咯咯”的声音,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从敛宝道人喉咙里发出来的,而是从……竟是从那血剑中发出!
“今日本不愿徒添杀戮,却不曾尔等居然将自己的命如此不加珍惜,那便是怪不得旁人了。还有,你的嘴不干净,希望下次投胎,做个没有嘴的东西,不然你这条命还是在你身上呆不住!”
话音落下,凌逸根本不给敛宝道人半点儿活路,直接将刺进去喉咙里的血灵剑一抽一扫,将其头颅整个从脖颈上砍了下来,顺着这股惯力,敛宝道人肥大的头颅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而后轱辘轱辘恰好是到了薛城主脚下www.hetushu.com,薛城主见状受惊,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身后站着的几名修士让他撞得也是一阵散乱,登时不光薛城主本人,就连这些修士中认识敛宝道人,知晓其身份的人也是被这一幕吓得脸色苍白无血,显然担心下一个死的便是自己。
受到这般致命的攻击,敛宝道人本能下就将双手立即攥在了那血灵剑剑身上,其实若血灵剑换成一般普通的长剑,估计连白痕都没法给敛宝道人这种渡劫后期修士造成,毕竟经过那么多年来的天地元气滋养,即便这敛宝道人不是修妖者,那身体硬度也绝非金银可比了。
咯咯咯……
脑袋分家,敛宝道人的性命就此斩落,凌逸站在原地静滞了一会儿,随即将手冲着敛宝道人的右侧胸膛处一抓,一个用金丝缝制的正方形扁袋子便是直接从那他衣袍里撕裂而出,原来,这特殊形状的储物袋是敛宝道人自行打造而成,为了让自己能够时时刻刻安心,他还将其缝在了自己衣袍中,可谓是为了宝物倾尽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