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六章 反了你了!

但凡有这种能力的,一般都是族中地位比较高的族人,越是这种族人对青龙族的规矩懂得就越多,怎么可能做出把青老打成重伤,需要那么多珍贵灵草来疗养的地步?!
如此一想,青龙耀才是觉得有些道理,毕竟青老传授自家小辈功法神通那么多年来,彼此之间的感情那就真的跟长辈和后辈之间的关系,这羊毛出在羊身上,再用到养羊人那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然而直至昨天晚上,他那美事被自家小辈搅和了以后,他才终于正视起这件事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问了一下。
青逐明显还是咽不下凌逸被打到九成死的那口气,一点也不给青龙耀面子没带好气的反问道。
“交代?”
青老一双布满手纹的老手交叉背在身后,对于青龙耀所言还有他那怒极的表现恍若未闻,脸色平淡如水,也没有刚刚在自家小屋里与那青龙族族人时的暴躁脾气了,轻疑一下后冷哼一声,接www.hetushu.com着说道:“族长,青逐前几日方知,我实在是没有本事能够把这族中的小辈教好,传授本领手段是为了自保,而自保的原因就是担心在外惹事生非,招到旁人心上惦记,不过若想不招人,那必先会做人,青逐自认一直以来并非单纯只跟族中小辈讲述道法神通,做人的道理从来没有落下过,可是……呵,我那认为比道法神通更加简单的做人之理,他们都是一丁点儿没有记在心上,既然简单的都教不会,青逐觉得那道法神通我是更加无法让他们理解了,眼下如此,我还有什么理由传授他们修炼知识?那不是误人子弟么?!若是现在不教,兴许这青龙族还有望,我就是怕继续教下去,青龙族尚未参与那所谓的十大家族小辈盛宴,就已经先毁在青逐手里了!”
青龙耀在觉出青老有问题以后,当晚也顾不上跟自家婆娘晚上寻欢作乐了,坐在床头思索此事和-图-书直至转天清早,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看青老这几天往藏药大殿抢药的那架势,根本不像是有半点病痛,那为什么身体那么好,还不传授这青龙族小辈功法神通呢?这不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做的事情么,突然闹情绪不做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最开始那藏药大殿的看守族人来他这里禀报青老抢药一事的时候他也仅仅是稍微有些疑惑,问了问抢走的灵草都是些什么类型的灵草,那看守弟子如实禀报,青龙耀一听是有关治疗伤势的灵草,误以为青老受了伤,可他又想不明白,在这内族不会出现强烈争斗的家族之中,谁会把青老打伤。
想到自家那些老祖宗在青逐救回青绝以后,就放言一定要好生对待他的警示,青龙耀生怕自己的举动太过份,又忙不迭收敛起怒色,语气神情明显变得缓和下来,问向那青老道:“青逐兄弟,你说的这些话……为兄实在是有些听不明白,是不是族里有http://m•hetushu.com小辈惹你生气了?要是如此,你大可自行惩罚,既然我等把后辈教给兄弟你,那就是万分的对你信任,他们不听话要打要罚权力都在你,何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呢?还有……那藏药大殿之事,莫非青逐兄弟你受伤了?”
可惜那过来找他询问修炼问题的小辈当天没有参与暴打凌逸之事上,所以嗫嚅了半天也没讲出个所以然,这不一大早上青龙耀好不容易等到天明便派人把青老请了过来,谁知这请了半天,按理说早就应该到了的时间,却一直不见青老的影子。
“族长,我的样子像是受伤了么?”
被青逐这话一噎,青龙耀唯有干笑两声以示尴尬,同时十分隐晦的跟台下那青暴使了个眼色,青暴看着粗声粗气莽夫一个,但其实很多事情他都看的明白,得到了自己大哥的示意,他学着刚才青龙耀的样子一拍身边四方小茶桌,溅起一滩茶水的同时起身怒声喝道:“青逐,你注意你自和图书己的身份,大哥……不是,族长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说,你若有理那何必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先不说别的,藏药大殿一事就算你有千万般理由也不该硬闯,第三层那都是族中这么多年来许多族人用命换来的药草,你就这么抢走了也不跟族长禀报,到了这里还不行该行之礼,反了你了!”
青老一字一语,词调十分宁静的与青龙耀和在场所有人说了一遍,继而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青龙耀闻言心头疑惑更甚,青逐这些话明显就是话里有话,而且完全像是自己在理一样,思绪一番这么多年来青老在族中所做一切,青龙耀虽不喜他是二弟青绝之人,但对于那些事情还是看在眼里,一直以来青老教导自家小辈修炼习法那是百分用心,可眼下让青老这么认真和气的人都生气到了表现不出愤怒的地步,恐怕其中还是有些缘由的。
越等青龙耀脸色就愈发阴沉,这下青老来到大殿之中,他这怒火一下子顶到了脑和图书门儿上,砰的一下拍了座椅的扶手,也顾不得往日跟青老一口一个“青逐兄弟”的关系了,站起身子怒目瞪着青老问道:“青逐,你私闯藏药大殿多次,而且这几日也没有履行你在青龙族之中的职责,怎么,莫非在我青龙族呆了那么多年待得腻了,想要换座庙栖身了不成?!就算你想要换座庙,那也应该提前知会一声吧?眼下十大兽族年轻一辈的盛宴在即,难道你不知道教导我青龙族小辈修炼的重要性么!若我青龙族后辈因为你的过失而在那空间之中损失惨重,导致青龙族日后青黄不接,你可知这是多大的罪过!青逐!你给我一个交代!”
不过反正青老没来他这里告状,而青老又是自己那二弟的人,他青龙耀自然是管不着那么多,可随着青老抢药的频率越来越高,青龙耀又是疑惑了,这青老状态那么好,想来不应该是自己受伤了啊,那兴许就是自家有小辈受伤,青老来不及与自己禀报所以才做出抢药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