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九章 唯一的爱,唯一的爱

青烟作为青晓晓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之一,青晓晓自然是不会对他有所隐瞒,当即便是把凌逸跟她说的话全部说了出去,不过青晓晓也仅仅是说凌逸在来到青龙族之前有其他女人,此外更多有关于凌逸破阵时所施展的奇特神通以及凌逸所言自己来历神秘的事情倒是没讲。
青烟闻言立即恍然,原来青晓晓这般痛苦竟是因为自己“太过”专一的缘故,随即青烟便是哈哈一笑,细心为青晓晓解释道:“你个傻丫头,我不喜欢别的女人,是因为她们没有你娘能给我的那种让我想爱的感觉,而你娘也从来没有不让我去找别的女人,她在这方面可就要比你这傻丫头强多了,你娘从来都是认为,喜欢你爹的女人越多,就证明她的眼光越好。”
一看青烟怒气冲冲的要去找凌逸,青晓晓赶紧回身拉住了自己父亲的臂膀,连连惊惧的摇头不让青烟走,青烟一看自己女儿这样子,也知道现在不是找凌逸要说法的时候,问清事实http://www.hetushu.com的经过才是重点。
有了青烟在身边,青晓晓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脆弱,一把扑倒在青烟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可是……爹你也很优秀,家族里面喜欢你的女人也不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只要娘一个人?”青晓晓心中疑惑不解,立即便是拿出自己爹的例子来问,这一点,其实也是青晓晓无法接受凌逸有其他女人的最重要的原因。
青烟抚着自己女儿的后背,任由女儿的泪水把自己衣袍打湿,从小到大,他从来没见过青晓晓这么放肆的哭泣,这便是爱情,青烟身为一个过来人,他都懂。
接着,她只感觉自己背后突然被人披下了一袭衣物,等她余光一扫,看到这衣物的颜色后,立即猛然扭头,转头他便是看到凌逸那满脸冷然之意的面孔,接着去而复返的凌逸重重叹息一声,把取出来的白袍给一直在打颤的青晓晓披好,望着青晓晓那挂满泪珠,充满http://www•hetushu•com凄美之意的面容说道:“我给不了你唯一的爱,却能给你唯一的爱,这句话你如果能想通,我还会等你,但如果你实在无法接受,那就还是不要那么伤心了,你是个好姑娘,犯不上因为我这种人而乱了心境。”
青晓晓问出此言,并不是单纯为了给自己寻找一个可以接受凌逸这份感情的理由,她就是想知道,凌逸这个她尚且还不是特别了解的男人,是否真的如他所说那般,对待自己每一个女人都能全心的去对待,如果他不能,那么假如他口中的那些女人彼此知道彼此的存在,就一定不会在凌逸身边呆太久,而凌逸如此优秀,他的女人青晓晓相信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优秀的女人,一般在选终生伴侣的时候都不会马虎。
于是青烟把青晓晓扶着进了屋,把房门关好以后,将其带上二楼她自己的房间,扶着青晓晓在床上躺下,给她盖好了被子,青烟这个做父亲的才是坐在床头,疑声问向青晓晓道:和_图_书“晓晓,是不是那个亦灵欺负你了?你跟爹说,爹帮你出气!”
青晓晓听完凌逸的话,也是暂时止住了自己的泪水,脑子里不断想着凌逸那句“我给不了你唯一的爱,却能给你唯一的爱”是什么意思,后面在凌逸的搀扶下,青晓晓几乎是没有任何记忆的被他送回了住处,将青晓晓留在门外,凌逸便自行离去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自己爹娘的恩爱青晓晓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她也一直期待着自己能有这么一份爱情出现,哪知这次倒是出现了,却让她心痛的难以接受。
等青晓晓哭声稍微小了一些,颤抖的身体也是平静下来,青烟才是从怀里把青晓晓拉出来,面色沉重的问道:“晓晓,跟爹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们彼此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么?”
青晓晓不说凌逸身份和过去,青烟其实也早就大致猜到凌逸以前的不寻常,而听得青晓晓哭泣的理由,青烟非但没有发怒,反倒是恢复了往日那平易近人的温和模样,hetushu.com抬手给自己宝贝女儿摸了摸泪水语重心长道:“傻丫头,这修真界就是如此,男人越是强大,自然就越会引来女人的喜爱,女人天生便是需要男人保护的,她们所要的爱情,无非就是给自己一个温暖安全的港湾供自己表露自己女人的一面,你应该也清楚,亦灵他有着不寻常的地方,所以在你之前他有其他女人,这并不是什么怪事。”
见凌逸没有理会自己,身影逐渐随着黑夜隐匿消失,青晓晓这一刻觉得自己好冷好冷、好痛好痛,她毕竟还是一个心性上没有长大的女孩子,突然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她也是一时接受不了,开始凌逸说他喜欢她的时候青晓晓还觉得自己即便步入美好仙境,但后来这些话说完,两人闹得不欢而散后又是让青晓晓如坠地狱,这莫大的落差终于使得青晓晓难以抑制自己眼眶之中的泪水,一下子瘫坐在地低声啜泣起来。
起码自己男人给自己的爱,一定要足够打动她们。
然而心底烦躁的凌逸并没有给青晓晓答案m•hetushu.com,而是径自往青老所处楼阁方向走回,凌逸已然从心里把青晓晓判定为一个将来的陌生人了,对于自己喜欢却又无法在一起的女人,他若是自己不这么狠心斩断,他自己清楚那将会带给他多么大的影响。
站在门口,青晓晓久久无法自拔,就那么愣在原地站了半个时辰也没进屋,屋内的青烟感受到门外有人却一直没有进来,也是从床榻上翻身而下,悠然走到房门口打开,一见偷偷跑去找凌逸的女儿脸上挂着泪痕呆愣在门口站着,青烟当即便是皱眉愠怒,还以为凌逸是欺负了青晓晓,留下一句“该死的小子”绕过青晓晓就攥拳准备去找凌逸问个究竟,就算凌逸再怎么受到家族长辈重视,欺负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青烟那副好脾气也得立即燃起熊熊大火,烧灭那些欺负自己女儿的东西。
现在凌逸还要为了给自己所爱一个安稳的生活而努力登达顶峰,他的脚步还不能停,所以只能狠心清扫一切可以影响他的人事物,从而换取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