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章 长辈的看法

青晓晓今日让青烟这么一说,立即就是颠覆了自己过去那么多年的爱情观,她实在想不到,自己以为爹娘的专一居然是这么一回事,而她娘的想法,居然这么令人惊诧,而且现在听起来,似乎还真是有道理呢!
回到房间里的凌逸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青老,发现后者并没有因为青晓晓和他开始在门口发生的一切而惊扰,正当他准备上楼休息,整理一下自己烦乱的思绪时,一直闭着眼作打坐状的青老忽然悠悠睁开双眼制止凌逸的脚步道:“是不是和晓晓吵架了?”
经由此事,凌逸第一个念头就是以后万不可轻易在从外面吐露心声,青老为人凌逸可以相信,但其他青龙族之人……
“啊?!”
夜色过半,青晓晓听青烟说的入神,心里也是对凌逸有其他女人的事情越来越看轻,正如青烟所要表达的意思一样,既然选择爱一个人,那就应该毫无顾忌的去爱,哪怕最后遍体鳞伤m.hetushu.com,伤痕累累的一个人离开,那也曾经相爱过,拥有过自己不曾后悔的过去,况且青晓晓从心底就认为,凌逸并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不然凭借自己的美貌和地位,怎么说也得比他以前那些女人要强一些吧?可他没有选择骗自己,反而先是说出了实话,从这一点来看,凌逸的为人就没有问题。
话音落下,凌逸顾不得躁动的心绪,双眼陡然睁大盯向青老,手里的杯子也是摔在桌子上倒了一桌子的茶水,心中暗道:莫非之前跟青晓晓的谈话都被青爷爷知道了?可是自己那时候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人在旁边窥视啊!
被青老这么一问,凌逸心中苦涩摇头,还是被青爷爷听见了啊,无奈之下,凌逸收回脚步,来到那青老所坐床榻不远处的圆桌上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哼哼唧唧道:“嗯,是闹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当然,这些东西大部分http://www•hetushu•com都是青烟话里话外给青晓晓阐明的道理,本来青晓晓就是爱情上的白痴,陷入爱情以后,她脑子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终而,青烟缓缓把青晓晓放在枕头上,帮她盖好了被子走出房间关好门,回到一楼自己的床榻上继续打坐调息,着手应对当下青龙族即将参加的盛典来。
凌逸还不知道青老是什么意思,加上本身就有些心思凌乱,故而只道是青老从日常动作里看出了什么,反正他也和青晓晓表明了心意,正面回答青老的问题也无不可。
“嗯,我挺喜欢她的。”
望着怀里自己女儿幸福的样子,青烟转首望向打开的窗外夜空,低声喃喃道:“亦灵,不管你隐藏了多少,但如果你敢对我女儿不负男人的责任,放心,我青烟绝对会拼上这条老命来让你知道知道这么做的代价是什么。”
青老会心一笑,继而语气有些凝重道:“其实你喜欢晓晓,对m•hetushu.com么?”
“傻丫头,他的意思就是,他没法只爱你一个人,但是却能给你只属于你、不同于他其他女人的爱,也就是说,你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谁也不能取代的,说实话,爹说这么多,并不是劝你一定要跟他在一起,虽然爹觉得亦灵这个人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不错,值得我和你娘把你托付给他,但晓晓你要记住,爹跟娘任何事情都可以不在乎,却只想你能幸福,你若是觉得做什么会让你幸福,那爹跟娘永远永远都会支持你,哪怕你最后被短暂的幸福所骗,苦了、累了、受伤了、痛了,那你转身离开,回到爹跟娘身边,这里一直都会是你的家,有爹跟娘在,谁也别想欺负我家女儿!”
随即再一想其实也对,以青老幻灵期圆满之境的修为,要是想在他面前隐匿身形,自己也是察觉不到。
暗自警醒一声后,凌逸刚要说些什么,只听青老朗笑一声摆手道:“你个臭小子别瞎想,http://m.hetushu•com我这老头子才没功夫去偷看你们两个小孩子卿卿我我,不过话说回来,你真以为我这个老头子傻啊?要不是看你小子顺眼,你以为我会不好好盘问你心底的秘密?唉,其实这么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毕竟一开始只是单纯觉得你小子对胃口,所以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都相信你的样子把你留在青龙族,而青龙族对我也算有恩,万一你心怀叵测,这么做已然算是我对不起青龙族了。”
言及最后,青烟身上陡然迸发出一种与他脾气秉性完全不相符合的霸道威严来,青晓晓心结被青烟打开,同时又充满了浓浓的亲情温馨,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她也是累了,就这般笑着从青烟怀里睡着。
青老点点头,话里有话的说道:“让青爷爷来猜猜,我猜你应该正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跟她说了一些你身世的事情,导致她有些地方无法接受,故而两个人才产生了矛盾,至于那无法接受的问题,想必就是和*图*书你小子以前有其他喜欢的女人吧,而且你似乎不打算放弃任何一个。”
“青爷爷,我……”凌逸闻言只道是青老知道了什么,一听他的话,凌逸以为青老是要责怪自己跟他不说实话,当即便是紧张起来,好歹青老对他一直不错,欺骗一事,凌逸在无奈之余,也是颇为觉得对不起青老的信任和关怀。
心怀畅然,青晓晓也是脸上重现了笑容,不过随即想到凌逸最后给她留下的那句话,她实在想不明白,便是抓住机会问向青烟道:“爹,他最后跟我说,他不能给我唯一的爱,却能给我唯一的爱,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烟闻言,当时也是没能立即反应过来凌逸这话的意思,但好歹青烟也是活了那么久的“老妖怪”,思绪一转,他便是笑着说出了答案。
看着青晓晓惊讶的样子,青烟疼爱的抚了抚青晓晓的乌黑长发,接着眼中闪露出一片浓浓爱意,思绪往前,给青晓晓讲起当初自己和她娘过往的种种美好青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