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一章 你有多少我都要!

其实什么“祖训”什么为人要光明磊落都是凌逸自己想出来的词,毕竟他此次并不是真的代表青龙族来此次交易大会出售灵草的,一开始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积攒一些兽石来为接下来在兽界修行的一段时间行以便利,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恶心恶心鹤之骞这个对自己女人心怀不轨的丹鹤族少族长。
然而事与愿违,那紫蜥族中年非但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样子,反而露出了一脸“我了解”的姿态,毫不避讳的回答凌逸的问题道:“亦灵小友这么说也是很有道理,这剧毒之物其实说起来我们紫蜥族族人也不想碰,奈何老祖宗遗留下的神通就有那么一种需要九曲毒心草等几种毒草炼制的药水配合修炼,那神通之强,是我们紫蜥族族人难以舍弃的,一旦舍弃,恐怕我紫蜥族就难以在兽界立足了,所以没办法,我们只能顶着被天下之人鄙夷的帽子,为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环境中好好活下去而修炼那种法术,这么说,亦m.hetushu.com灵小友应该懂了吧?”
假如凌逸有一天真中了这种剧毒,或者被旁人损毁了身体要害,而他本人又没有时间让去解决想办法解决这种事,那么他唯一要做的便是保证自己能有身体任何一块肉、一滴血不被敌人消灭掉,只要对方不把他身体上所有血肉消灭,那么给他一些时间,他便可以再度重生!
他刚才那一番有关九曲毒心草使用的原因表述,的确是没有半点欺骗在场众人的成分,这一点,与紫蜥族真正强者交过手的金猿族族人、白雕族族人也都知道,所以没人否决这紫蜥族中年的说辞。
心里又一次因为这紫蜥族中年所言而瞬间闪过种种思绪,转而凌逸便是皱了皱眉出言疑问道:“据晚辈所知,这九曲毒心草分明没有任何一点能帮助修炼者提升实力的作用,若是可以,晚辈斗胆想问前辈一句,前辈要这剧毒之物究竟所为何事?”
凌逸说来也清楚,这一次估计怎http://m.hetushu.com么说都得把灵草卖给紫蜥族了,可他还是想跟这紫蜥族中年墨迹墨迹,兴许对方不耐烦了就不要了呢?!
这种能力源自于血魔那一次的机缘,正是接受了血魔的传承,吸收了那次传承中最为重要的一滴永生之血,才是使得他保命的手段多出了一种一般人绝对想象不到的神通。
紫蜥族中年一听这回交易有戏,立即脸上重新焕发了真心的笑容。
闻听凌逸的疑问,这紫蜥族中年也没露出什么恼怒的神色,只是笑容逐渐收敛了起来,眯着眼满是阴毒之意的反问道。
这紫蜥族中年的要求说实话实在是有些出乎凌逸的意料,他原本以为此次出售灵草只是单纯的卖一些对兽族之人修炼有益的品种,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开始时把话说的那么足,刚才已经否了凤族的需求了,如今接连第二次否了第二个十大家族之一的大族之人所需,未免就显得青龙族好像有些故意与其他同列十大http://www•hetushu.com家族之名的兽族势力作对了。
“亦灵小友那里有多少我就代表紫蜥族收多少,放心,兽石不会少了你的。”
修炼者外炼皮肉,内炼筋骨、脾脏,但修炼者再怎么厉害,却也无法在头颅被砍掉,或者心脏被剧毒侵蚀而存活下来,遇上这种绝命的情况,只有两种人可能存活下来。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待九曲毒心草的剧毒程度更简单,那就是从这灵草的名字上去理解,剧毒攻心四字便是形容一些剧毒之物所创造的词汇,九曲毒心草能占上这两个字,便是足以窥透其毒素究竟有多么骇人。
“嗯,前辈这么说也有道理,那好,晚辈这笔买卖便是做了,只是不知前辈需要多少九曲毒心草?”
紫蜥族中年心想着这兽界里九曲毒心草本来就少,当下紫蜥族族人却越繁衍越多,需要的九曲毒心草数量也越来越多,此次交易大会能够买到一些,简直就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这也容不得他不高兴!
如此自保的手段www.hetushu.com凌逸不敢说众界之中就他一人,但起码这种手段绝对是任何一个种族的修炼者所热切希望拥有,却只能在梦里寻求的神奇手段。
滴血不灭,便可永生!
“嗯?难道在亦灵小友这里购买灵草一定要说出用途么?”
虽然不清楚在这来路上暗算青龙族和凤族的幕后黑手里有没有紫蜥族,但凌逸看着这紫蜥族之人就不是什么好鸟,真卖给了他们九曲毒心草,自己说不定就等于为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埋下了不好的伏笔。
强压着自己激动的心情,那紫蜥族中年立即报出了自己的需求。
凌逸听完连忙摆了摆手,做足了弱者的姿态摇头道:“不不不,前辈别误会,只是前辈应该也清楚,我青龙族祖祖辈辈都要求族内之人为人光明磊落,哪怕与外人有仇隙,也应以光明正大的方式去争战,对于这种毒物,我青龙族向来都是哪怕遇见了也是深藏在家族里面的,虽然这次晚辈身上带了一些,却必须要问问前辈的用意,假如……晚辈只是说假如,假如前辈m•hetushu.com要这灵草是单纯为了害人,恕晚辈不得不遵从祖训,无法将这九曲毒心草卖给前辈了。”
至于另一种嘛,那便是凌逸本人了,不是说他能在《丹苍诀》里面找到什么解毒的奇丹炼制之法,从而炼制出来丹药解决这种剧毒的侵蚀,而是他本人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一种是真仙,真正的仙人,这种情况在凌逸知晓有关九曲毒心草剧毒程度后,其实也无法完全确定真仙在这九曲毒心草的剧毒下可以存活下来,毕竟他没见过真正的仙人站在他面前试药,他见过的,只是幻仙、兽仙、血魔那种灵魂体,不过从这三者之人仅仅残余一丝灵魂就能给他带来那么大的机缘好处来看,凌逸觉得假如这种层次的仙人还活着,应对这种毒草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紫蜥族中年说清楚了他需要九曲毒心草的原因,而且说的根本让人无法找到什么理由去拒绝,除非凌逸铁了心不跟对方做这个买卖,同时狠狠抽自己之前放出大话的脸,否则当下除了答应对方的要求外,他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