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七章 白雕族与丹鹤族的恩怨

鹤之骞闻听其言,立即把从白岳身上的视线转移到了在楼上起身走到白岳身边,怒目望向他的白天锐,看到白天锐怒气冲冲的样子,鹤之骞心里别提有多爽快了,本来他之前就让凌逸气的不轻,这下子总算是找回了一些自信,而这带给他的快感也自然因为那个铺垫而成倍增加。
因此,没有绝对把握的话,丹鹤族是绝对不会主动和白雕族开战的。
至于丹鹤族为什么说要五个名额,而且心里想的是少一个都不会继续与白雕族纠缠呢?
白天锐显然不像鹤之骞这么有城府,论斗嘴皮子他也没有凌逸那般功夫,故而生了一肚子气他一句话也还不出来,眼看白雕族在场几人包括族长白岳在内个个脸色阴沉,白天锐作为在场白雕族唯一一个后辈,当即便是在高处指向鹤之骞言道:“鹤之骞,你休要在那里混淆是非,我爹之前所说的意思是希望在场诸位兽族同僚保持秩序,以方便拿出我白雕族的东和-图-书西进行交易,因为宝物贵重,所以才不想在交易过程中出现什么乱子!莫要以为我白雕族不知道你们丹鹤族的想法,不就是你们多次来我白雕族讨要参加此次历练之事的名额我们没给你们吗?若是有什么想法,干脆直接动手,别跟女人似的光逞嘴上功夫,哼!”
说来丹鹤族实际上很重视此次历练的名额,只不过因为上述所说的原因,他们已经选择了和丹鹤族较劲,若是因为对方不肯让步,而他们眼下又不敢真的开战,转而改变战术,去找那排名第十的家族麻烦,那丹鹤族或许就会逼得那排名第十的家族跟排名第九的白雕族联盟,如此一来,恐怕白雕族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要说白雕族的想法,其实也更加简单,丹鹤族整体实力的提升所有兽界之人有目共睹,随着丹鹤族的不断变强,在好奇这丹鹤族爆发原因之余,白雕族为了保住他们这十大家族和_图_书之一的地位,自然需要在各个方面去压制丹鹤族的发展势头,若是让丹鹤族小辈借助此次历练的机会再给丹鹤族带来什么难以想象的好处,别说等这些丹鹤族小辈成长起来,就是此次历练结束之后过不了多久,恐怕白雕族族人的性命就要堪忧起来了。
“鹤之骞!”
丝毫不示弱的白天锐简单重复了一下之前白岳所言之词的意思,这么做也是不想引起众怒,让旁人都站在鹤之骞背后的丹鹤族那一方,而话说到最后,他更是以少族长的身份表明了白雕族的意思,你丹鹤族不是想挤进十大家族的位置上么?你不是想把我白雕族挤下去么?那好,那便手底下见真章!
鹤之骞饱含讽刺之意的言语入耳,白岳仅仅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毕竟在跟鹤之骞相比来说,他怎么说都是一个长辈,即便两个家族再怎么不和,在这么多外人面前他也不能欺负一个小孩子吧,此外,他身为白雕族族长,和图书自然要保持他那崇高的身份和地位,若是真应了鹤之骞的话跟他像个泼妇一样吵吵闹闹,旁人根本不会觉得鹤之骞有什么值得腹诽的地方,而是全部把内心的讽刺送给白岳,没办法,谁让他年纪大,身后的家族又是名门望族呢。
其实在场众多兽族之人大多都知晓白雕族和丹鹤族最近闹得有些不愉快这件事情,只是不明白两个家族为什么闹得不愉快,具体细节又是什么,此时通过双方对话,他们也是稍微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并暗自记下心里,回去禀报家族掌事者供其参考进行相关事宜的决策。
“呦,天锐兄此话是何意义?难道鹤某说的有错吗?白岳族长之前话语这般强硬,难道要表述的意思不是我说的意思吗?”鹤之骞哼了一声,丝毫不惧白天锐的目光,脸上笑容一收,连声疑问道。
没命活着回来,就算捧着再多好处,又有什么意义呢?!
显然,如果丹鹤族派去的人数少于五www•hetushu•com个,他们担心白雕族小辈在那历练空间之中会对同行的丹鹤族族人下黑手,也正是因为这历练派去的年轻族人都是人中之龙,所以丹鹤族更加注重此次历练的安全性,而不是自家小辈能因为这次历练得到多少机缘或者提升多少实力。
主要原因在于,丹鹤族根据自己本族现在的实力,估算了一下大致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层次,从而在绝对有把握在两族开战过程中取胜的同时,尽可能的让自己家族地位能够高上一层。
于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在多次前往白雕族游说,致使最后所有派去白雕族的丹鹤族说客全部被杀后,丹鹤族也是放弃了这种想法,同时从此也算是彻底跟白雕族结了仇。
别看这仅仅是高出那么一个排名,在兽界这个强者为尊的地界,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和地盘,拥有更多的附属家族势力,就必须要尽可能的提高自己家族的身价,只有这样,才能让家族发展的越来越快和图书,越来越好。
因为有仇隙在先,白雕族现任族长白岳在说出那一番威严的说辞后,鹤之骞则是立即笑了起来,而后起身拍了拍手称赞道:“不错不错,白雕族果然不愧是兽界十大家族之一,这话说起来都是这么有底气,可惜我们这些实力弱的家族,在白雕族这种大族面前,只能老老实实的听话喽。”
至于为什么丹鹤族想要挤进十大家族的名额不去找排名第十的兽族,却偏偏找上了排名更靠前一位的白雕族,其原因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可丹鹤族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并不是说之前和白雕族有什么过节,或者本来就看白雕族不爽。
不过白岳没法出言,不代表他儿子白天锐这位白雕族少族长不能说,身为一个家族的少族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便是白雕族下一任族长,这样一来,白天锐说的话既能代表白雕族的意思,又是凭借他同辈的身份跟鹤之骞好好“聊聊”。
起码,现在不会。
“鹤之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