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零一章 好运变噩梦的开始

其实在交易大会上,鹤之骞的“十三叔”就已经说了今日之事的谋划了,而此次鹤飞带着家族之人前来,也多半是听了鹤之骞那十三叔的意见,虽说五十万上品兽石的事情他没提及,可如果能够通过这一战让鹤之骞出出气,顺便帮丹鹤族涨涨气势,五十万上品兽石说起来倒也不算什么,毕竟他们丹鹤族前些时日可是狠狠大赚了一笔的……
可惜的是,凌逸正规修炼的时间还是太少,不然今日之战,在青龙族众人眼里必胜无疑,甚至一些有心者还不忘在思考,假若凌逸自幼便是青龙族之人的话,凭借这份修炼法术的极高天赋,会不会如今青龙族小辈第一人就不是青煜了?!
凌逸皮肤表层凝聚出的这层细密龙鳞根本不是外人所看那般,像是凌逸借助本身兽体之力凝聚出来的,但凡知晓凌逸本身身份的青龙族之人都明白,他身上这一层宛若实物的龙鳞,根本就不是凌逸自身所携有的,毕hetushu•com竟他只是一个外族之人,不过是通过龙灵的改造才能够运用青龙族法力施展青龙族神通。
“之骞兄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对了,之骞兄你如今可曾婚配?”
事无往前,凌逸的身份已经无法改变,可他如今的实力却是随时都可能给人惊艳,看着凌逸二话不说就释放出青龙法力,鹤之骞冷冷一笑,眸中看待凌逸的眼神轻蔑无比,就算让你出手又如何?我就不信,青龙族的法术神通就那么厉害,能够把你我之间的境界差距拉近!
被丹鹤族整体势力暴涨之大好形势冲昏头脑的鹤飞压根不知,他们丹鹤族就算再怎么受苍天眷顾,遇上凌逸这种专门逆天的人,任何好运都将转变成噩梦。
有青龙族长辈在一边保驾护航又怎样?斗法之时每一招都是转瞬即逝,我鹤之骞就不信我若想伤你,你那些家族长辈能够来得及出手帮你!
“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和图书的。”
“当真是美女?亦灵兄弟,你能有这份心真是太……咦!不对,我跟你扯这些干什么!亦灵兄弟,别浪费时间了,咱们还是办正事吧!”
不到一年和几百年的时间差距,只要不是太傻,应该都能对比的出两人在法术修习感悟方面谁更高出一筹。
鹤之骞听得凌逸所言,明明对方知道修为比自己差了太多还让他先出手,基于之前凌逸对他的种种戏弄之举,鹤之骞总觉得凌逸身上带着一股天生的阴谋家味道,所以即便很想就顺着凌逸所言率先出手来个先发制人,却也是不得不暗自提防,先拖那么一会儿的时间看看凌逸想做什么。
凌逸在那里调笑鹤之骞一顿,可怜一直被家族长辈夸赞头脑精明的鹤之骞却因为在凌逸面前早就乱了心境,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凌逸是在耍他,等到他反应过来,四周观战之人早已是捧腹大笑起来,而作为这鹤之骞的父亲,比斗还没开始打鹤飞就和*图*书已经觉得自己丢大脸了,好在鹤之骞及时反应过来,不然不用凌逸出手,鹤飞就得先把鹤之骞臭揍一顿。
听着四周人的嘲笑,鹤之骞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凌逸了,这厮不仅让自己赔了兽石、嘴斗连败,甚至在开打之前还不忘戏弄自己,而自己还就是傻傻的被人家玩弄,如此仇恨,如果今日不让凌逸见点儿血,鹤之骞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没事,我就是问问,昨日在外面小弟看见一个不错的美女,好像是什么什么虎族的同辈,改天再见到不如我给你介绍介绍?”
凌逸没有回应鹤之骞的问题,不等对方那小眼神盯着自己看出什么套路来,登时便是绽放出那玄灵后期巅峰状态下的青龙法力来,青龙法力从凌逸体内伪装成青龙内丹的浊灵涡内喷涌而出,一股股散发着玄灵后期巅峰境界气息波动的青龙法力被凌逸刻意从浊力之中剥离出来,随即经由全身灵脉萦绕周身,一阵阵和*图*书闪耀的青光不时从凌逸体外散发升腾,而凌逸展露在外面的脖颈还有双手,也是伴随着青龙法力的凝聚而变幻出一层细密的青色龙鳞。
“还没有呢,你问这个干什么?”
最后一言言罢,凌逸嘴角挂着小计谋得逞的笑容,冲着鹤之骞嘿嘿一笑点头道:“说的也是,打完了我还要陪晓晓去玩呢,之骞兄还是快些出招吧。”
“你确定要我先出手?”
哪知凌逸根本不管他这些,让对方先出手也不过是对此战有着绝对的信心,故而才随便那么一说而已,既然对方不领情,那他干脆就为此战打响第一炮就得了。
要知道,青煜这青龙族万年不出的超级天才后辈,修炼到凌逸这种程度的青龙爪也是足足用了几百年。
看老天眷顾丹鹤族的样子,鹤飞觉得近来发生在丹鹤族身上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既然苍天给了他们一株伴魂芝,说不定就是为了将来给他丹鹤族族人解决大麻烦用的宝贝。
可越是知www.hetushu.com道这一点的青龙族之人就越惊奇,凌逸这层宛若实质的细密龙灵,分明就是通过对于《青龙爪》之法的深刻运用,从而利用青龙法力凝聚出来的,越是这样,就越代表着凌逸对于《青龙爪》的理解程度深,能够用几个月的时间来修炼出这种火候的青龙爪,别说其他神通修炼的如何,单是这一项就足以表明凌逸对法术神通感悟能力的强悍了。
“之骞兄既然如此客气,那小弟我可就不客气了。”
更何况,这五十万上品兽石也没白扔,他们丹鹤族不还拿到一株伴魂芝了么?!这种奇材虽说现在用不到,可谁又能保证以后不会派上用场呢?
心中想罢,凌逸还是不露半点儿异样,笑着点头回应鹤之骞道:“之骞兄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不管怎么说,小弟这点花拳绣腿在家族里真的是排不上号,跟青玄大哥和青煜二哥相比简直就是大象和蝼蚁之间的差距,所以咱们这一战不必太较真,在家族长辈的见证下玩玩就好了。”